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九十章 反用

 

苏媛见赵环如此试探,却又点到为止,心知并无证据,心情一松,站在那若无其事的询问:“贵妃娘娘特地召嫔妾过来,可是因为前阵子太后娘娘抱恙的事?”
赵环听她如此追问,若有所思的好奇:“怎么,玉婕妤听说了什么?”
“不敢隐瞒娘娘,嫔妾确实听说了些流言。”
“哦?什么流言?”
苏媛微微一笑,坦荡荡的回道:“是和祁常在有关的。”
“是吗?”赵环捧着茶盏,语气悠悠,“都听说了些什么?”
她的脸色不似方才那样严肃凌厉,苏媛语气也正常许多,自诩她是这钟粹宫的人,自在了道:“嫔妾是听说,太后娘娘这次抱恙,与祁常在有点关系,不知是不是她服侍不当了。”
“你这话倒是含蓄了。”赵环微微一笑,又问:“这是听谁说的?”
“左不过是那些宫人,娘娘也知道我平时都和哪些人往来的。”
赵环故意道:“你是说,灵贵嫔?”
苏媛摇头,“这倒没有。”
赵环眯眼,再问:“那是,德妃?”
苏媛模棱两可的回道:“嫔妾可什么都没说,还请娘娘疼疼嫔妾,别说这话是嫔妾说的,否则让德妃娘娘听去了可了不得,她如今可替皇后分担着宫中庶务呢。”
提起这话,赵环面色就不好了,冷哼了声,“她?”将本抚着的杯盏松开,语气不善道:“你也太将这个德妃当回事了。”
“嫔妾,毕竟是从她宫里出来的。”苏媛低着脑袋,像是有所畏惧。
赵环再道:“你让本宫疼你,你说本宫要怎么疼你?”她语气悠长,慢慢又道:“你在这儿求本宫,倒不如去求皇上,皇上才是真疼你的。”
后宫的女子便是如此,既要拉同盟,又见不得旁人得宠,苏媛知道赵环对自己的情绪复杂,遂言道:“娘娘别开嫔妾玩笑了,这宫里皇上疼的人可多了,皇后若是真要难为我,难道他还可能为了嫔妾去与皇后做对吗?”
“好端端的,你怎扯到了皇后,她这又是怎么你了?”
苏媛抿了抿唇,迟疑着道:“前几日,嫔妾给皇后请安,她还特地与嫔妾提起祁常在,说到底当初嫔妾和她都是住在芳华宫的人。如今祁常在犯了错被打入冷宫,暗示着让嫔妾去瞧瞧她。”
那时候慈宁宫和钟粹宫可正都盯着冷宫那儿呢,让苏媛去看望祁莲,不是故意害她吗?赵环直身,“你这说的,可是当真?”
“自然不敢欺瞒娘娘,嫔妾当时想着,皇后的意思,我若是不去探视,说不定就被当做无情无义了。但进了冷宫的人,嫔妾还真不怎么敢去近身。”
“你倒是聪明,晓得明哲保身。”赵环阴阳怪气,看不明是夸她还是赞她,“那么,你还是没和本宫讲,你是怎么猜到太后抱恙与祁常在有关的。”
“其实,嫔妾也只是猜测。太后素来凤体安康,前阵子突然频频召祁常在过去服侍后就抱恙了,祁常在又被打入冷宫,加上那日林侧妃去嫔妾宫里说的话,心中略有怀疑,今日娘娘特地找嫔妾过来,才觉得约莫是有联系的。”
“林侧妃当日和你说了什么?”
“倒没说什么其他的,左不过是提了提皇后、德妃和祁常在等人,这些人都是她以往进宫所交好走动的。”
赵环仔细凝望着她,像是在分辨这话的真假,半晌眨了眨眼,“你从前,却也是她们其中一人。”
“那时嫔妾刚进宫,无所依仗,皇后拉拢嫔妾,嫔妾不敢不从。”苏媛的姿态低级极了。
赵环看她如此,心中还挺受用,最后摆摆手言道:“罢了,既然这样,那你回去吧。”等人跪安走到门口,却又似想起什么,喊了声“等等”。
苏媛便复又走回去,神态恭敬的等候吩咐。
“皇后如今待你如何?”
赵环突然这般问话,苏媛想了想,小声道:“回娘娘话,皇后表面待嫔妾还如从前,只是这心里对嫔妾的想法,娘娘您也晓得的。”
“还没撕破脸,就是好的。”
赵环不加遮掩的言道:“你当初毕竟是皇后提拔起来的,虽然如今她视你为眼中钉,但在皇上面前是不敢为难你的。这样,我要你帮我弄清楚一件事。”
“娘娘但说无妨。”
“皇后待林侧妃是利用,对德妃是拉拢,那德妃和林侧妃之间,有何干系?这件事你要从凤天宫着手,单问德妃和林氏是寻不到答案的。”
“她们?”苏媛茫然,“她们不都是为皇后所用吗,娘娘在怀疑什么?”
“本宫让你去你就去,打听这些做什么?”赵环没好气的轻声呵斥。
苏媛连忙点头,“是。”
“下去吧,我寻你的事情,你也可以在皇后面前提及,只当本宫是疑心你了。本宫瞧你也是聪明人,怎样不动声色的在凤天宫游走,知道的吧?”
苏媛微微点头,“嫔妾定不负娘娘期望。”话落见其再无其他吩咐,欠身道:“娘娘若无其他吩咐,那嫔妾先告退了。”
赵环点点头。
等她出了钟粹宫,梅芯就紧张的询问。苏媛摇摇头,“没多大事,一来试探,二来么,想用我去对付皇后,她当了这么多年的贵妃,也不是简单的。”
“贵妃如今虽然不动小主,但他日说不定就……”
梅芯如此担忧,苏媛是理解的,闻声叹气制止:“不用多言了,他日的事情他日再说。”
梅芯点头。
往前走了几步,梅芯迟疑着再道:“小住,王爷递条子了。”
苏媛脚步微顿,心知对方是因为何事,她打听替元靖打听谢家和丹蕙公主婚事的事情,结果迟迟没有兑现承诺,应当是不满了。
“不用理他。”
“那小主看吗?”
苏媛正准备提步,闻言又是一顿,“罢了,给我吧。”
梅芯往后看了看跟着的宫人,从袖子里将纸条取出,借着身子遮挡递了过去。
苏媛伸手接过,其上只有个时辰,将字条揉乱,不置一词的继续往前走,“去凤天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