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八十九章 传召

 

苏媛的那番说辞,终于让嘉隆帝没有再盯着她上次去找赵环的事情说了,情绪暂松,便也心安起来。
只是,没两日,就传出冷宫里祁莲病逝的消息。
苏媛闻声,呆怔了许久,没想到会这样快。再怎样,当时没有立即处置,便是想要所谓的顺藤摸瓜抓与她有关之人。既如此,赵太后的耐心怎会如此浅淡,竟只等了这么几日,便将人弄死了。
她不敢确定,慈宁宫那边到底有没有查出祁莲和长姐的关系,不过现在祁莲离世,那事情暂时告一段落。
想起芳华宫里和她初见时她拒人千里的情景,再想到她因何铤而走险对太后下手,又落得如此下场,苏媛心生悲感。
因是戴罪之身,她的身后事并未按照妃嫔之礼,只让人用席子卷了送出宫,具体何处并不得知。苏媛想了又想,将东银唤来,问她能否让宫外的人将祁莲入葬。
东银反劝她:“小主,祁常在犯的不是小事,就算如今太后息事宁人,但谁也不敢确定这有没有后手,小主何必将自己卷进去?”
“但她……”
“逝者已矣,小主不能心软。太后可能对林侧妃手软,那是因为侧妃现在有孕在身,怀的是瑞王骨肉,但小主若是牵扯进去,就算是捕风捉影,只太后的几分疑心,您今后在宫里的情况便会步履维艰。”
东银细声说理,“何况,这事情就算要做,也不该是您去做。小主别觉得奴婢心狠,这本就是和您无关的,犯不着为了个死了的人而将自己搭进去。这宫里,可不是凭感情用事的,您该珍重自己。”
“我知道,其实也是找你商量,并未真要如何,既不便,就罢了吧。”
东银看着她,心想了想,垂眸不语。
晚时,钟粹宫来人,道瑾贵妃传召她。
苏媛听了太监的传话,只说进去换身衣裳,让他稍等片刻。她更衣时,梅芯即在旁揣测,“小主,贵妃娘娘突然召您,您可小心为是。”
“嗯。”她也在想赵环为何突然找自己。
梅芯想了想又道:“到了贵妃宫中,奴婢且守在外面,若有什么事,去请皇上可好?”
“不妥。”苏媛摇头,“这是后宫里的事情,皇上素来不爱过问这些。何况,贵妃就算不满我这几日又承宠,但依着往日她的作风,顶多也就为难我下,不会真对我怎样。你去请皇上过去,到时候难免更加触怒她,往后我的日子才真不好过了。”
她如今夹在贵妃和皇后中间,模棱两可的姿态虽然暂且保身,但说起来两边都不信她。苏媛想着,用皇后去平衡瑾贵妃对自己的心理,解的暂时之困,却不能长久,到底得想想办法,真正在后宫立足才可。
“对了,先前,叔父是不是在营中犯了事,被罚了?”
她突然说起叔父,梅芯想了许久才反应过来,说的是护都营参将苏致楠。因为去年的许多事情,得了皇上几分重用,从参领升至参将,在皇后兄弟陈逸轩陈翼长手下,从前顺风顺水,只最近颇多受挫。
这些状况,或多或少传入永安宫,只是苏媛没有去过问,现在突然提起,连自己都觉得意外。但是,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了。
“回小主,正是,苏参将因为办事不利被陈翼长杖责了三十板子,而且还停职两月,现在还在受罚中。”
“停职两月,这还真是狠。”苏媛眨了眨眼,悠悠道:“不管怎样,我是以苏氏女进宫的,那苏家就只能是我的母族。就算我和他不熟,可我们荣辱与共,皇后见我不顺眼,那陈家对他也不会善待。”
“小主要见他吗?”
苏媛自然是想提拔苏家为自己所用的,这京中又只有个苏致楠,她想了想,为难道:“可惜,他和谢维锦不同。谢维锦身在御前,有无皇上指令都可去长春宫探视涵儿,我想要见他,倒是不易。”
梅芯下意识的就问:“可要请王爷想办法?”
话语刚落,苏媛就横眉瞪她,“找他做什么?”她自己不愿不说,也还记着长姐的叮嘱,重声道:“不去找他,我的事情,自此和他无关。”
梅芯翕了翕唇,不再接话了。
其实,怎么可能做到无关,早在苏媛随元靖进宫的那刻起,二人之间就不可能分割斩断了,只是她一味的想着撇清,内心不肯去直视。
对镜理了理妆容,苏媛便随钟粹宫的人往赵环那处去,心底也在琢磨她的用意。等踏进宫殿,她行完礼便规矩的立在那,仰头看向高坐的赵环。
赵环依旧是盛装华服,居高临下瞧着她,语调不紧不慢,“玉婕妤,你可知道本宫召你过来,所谓何事?”
苏媛老实的摇头,“嫔妾不知,还请娘娘明言。”
“玉婕妤进宫这么久,听说和太医院的朱太医很是相熟?可是旧识?”
苏媛闻言心里一惊,“嫔妾不知娘娘再说什么。”
“你真不知?”
赵环手边摆了本册子,抬着手指随意翻了两页,语调悠悠的再道:“本宫查了太医院的记录,你玉婕妤不论是先前在芳华宫还是搬去了永安宫,都是朱太医替你诊平安脉的,是与不是?”
“是。”苏媛应话,亦上前两步,解释道:“因着嫔妾刚进宫时,皇后派了朱太医来给嫔妾调理身子,后来便信赖了朱太医,也就传他了。”
“那你可知,朱太医是给瑞王府林侧妃治病的太医?”
苏媛未做惊讶,依旧面色如常的点头,“嫔妾知晓。”见其松开册子,面色一凝,抢在她前面又道:“可是,朱太医是皇后相让嫔妾用的。贵妃特地追问,可是其中有何不妥?”
赵环望着她满面无辜的表情,到嘴边的疾言厉色顿了顿,像是在探究她的真假。须臾,手指敲在账册上面,慢条斯理的再道:“你当真不知?”
苏媛摇头。
“人都说久病成医,还以为这林侧妃也用的一手好药呢。”赵环突然意味深长,“皇后,林氏……”闭了闭眼,“呵,你不知情,倒也不奇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