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八十八章 消疑

 

苏媛与他对视,自然点头。
元翊笑意更甚,语气莫名,“你倒是实诚。”
“皇上这样待嫔妾好,嫔妾自然是贪心的,想做皇上心上那个和旁人不同的妃嫔。”苏媛语气认真,“若是哪日嫔妾有事,嫔妾当然盼着皇上能帮帮嫔妾,而不是说弃便弃了。”
“你最近,很不一样。”元翊索性坐起身,靠在床头,胳膊搂着她凝重语气,“以前你从来不和朕说这些话。”
“以前皇上总觉得嫔妾目的不纯,哪里是真心疼爱嫔妾呢。”苏媛的胆子渐渐大了,观着其面色并未生气,索性直白了道:“皇上最早,还想着拿嫔妾去刺激瑞王爷呢。”说着便欲离开他身。
元翊力道不松,将她锢在身前,望着她负气的表情,弯唇道:“那后来朕也没有那么做。”
此刻的他特别平易近人,毫无往日帝王的威严及高深,像是无比纵溺着她,缓缓又说:“多久前的旧事了,你还拿出来提。”
“那还是嫔妾自己想的法子,否则早没有今日了。”
那件事,不得不说苏媛是后怕的,其实当时也不懂是哪来的自信,居然就这样设计避开了年宴。
“真的怕?”元翊又问。
苏媛颔首。
他的语气便有些复杂了,“其实,就算当时你见了瑞王,瑞王不喜你与她侧妃容貌相似,但朕瞧着林侧妃如今和你的关系,也不会让瑞王发作你的,你又何须担心?”
他像是话中有话,苏媛浑身轻颤了颤,打了个机灵。
“怎么,朕说的不对?”元翊自然察觉到了她的反应。
“皇上说的,嫔妾哪里敢说不对?”她表情冷淡了些,像是有些拘束,被抬起下巴直视他,才不情不愿的又说:“嫔妾与林侧妃的关系,也是后来稍有好转。嫔妾可还记得,当初林侧妃在皇后宫中初见嫔妾时的刁难,若是年宴上相遇,她肯定不会阻拦瑞王发作。”
“你倒是了解她。”元翊收回视线,语气深沉,“说来,这位林侧妃,朕都很是瞧不明白呢。”
“嫔妾也不懂。”
“听说今儿个她来永安宫了?”
苏媛闻言,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弄不懂元翊,本以为他不计较了,却又突然提起,从来就摸不准他对自己到底是如何的态度,忙郑重了面色答道:“林侧妃许久未进宫,去了后宫许多地方,确实也来了嫔妾这处。”
“还留了许久。”
苏媛极轻的应了下。
“来感激你吗?”
苏媛仰头,不明所以的道:“嫔妾不懂,皇上此言的意思。”
元翊勾着她耳边的一缕长发在指间缠绕,“阿媛,你怎么会不懂朕的意思呢?朕一直都在等你先坦白,可是每次你不是装傻充愣,便是与朕顾左右其他,朕都没说什么。今日朕又提起,你还打算就此敷衍而过吗?”
苏媛脸色一白,欲坐起身,他却不放,只得继续呆在他怀中回话:“嫔妾,嫔妾是和林侧妃有些交情。”
“当时你为主动帮她,特地去钟粹宫找太后,挑拨贵妃和贵妃的关系。贵妃寻你问话,你却只道是皇后威逼于你,博她同情,这些事情,你可否认?”
苏媛咬着唇,心思全被道穿,令她浑身皆不自在,“皇上既都查明了,怎还来问嫔妾?”
“朕问你,是想你亲口跟朕说。”元翊语重,不掩失望,“可惜,这么久,朕再怎么旁敲侧击,你还是不肯向朕坦白。你口口声声问朕待你如何喜爱,问是不是与待旁人相同,可是你又是怎么对朕的呢?”
他说完,见她不答,叹了声再问:“阿媛,你的心在何处?”
听得这话,苏媛不假思索的就道:“嫔妾的心,在皇上这里。”手接着抚向元翊胸口,“皇上信吗?”
“信!”元翊语中透着惊喜,也不顾这话有几分真假,只是再问:“既然心中有朕,那便和朕说说你的心思吧。”
“嫔妾和林侧妃交好,不过是羡慕她。”
“羡慕?”
苏媛颔首,“羡慕她和瑞王爷的真情。嫔妾其实并不愿看见明瑶郡主插足他们,想必皇上也不希望赵氏女再进瑞王府,对吗?”
元翊无可无不可的回道:“一个明瑶郡主,影响不了什么,赵家和瑞王府,从来都是荣辱与共的。”
那种姻亲,实则拆了也没多大意义。
“是没多少影响,可是能安赵家人的心,皇上说是与不是?”苏媛答得情真意切,“皇上,让林侧妃留在瑞王身边,总比看瑞王和明瑶郡主相亲相爱好。”
这种答话,元翊是惊诧的,“你的意思是,你那么做,还是为了朕?”
“嫔妾可不敢邀功。”
察觉到身边人的放松,苏媛松了口气,同这样的嘉隆帝交心她是永远不可能做到的,再怎样元翊也不可能容忍一个被别的男人安排在身边的女子吧?再说,他的喜爱,只是他讲,到底有几分,苏媛心中实在没谱。
“朕瞧你的语气,倒没看出来不敢。”
苏媛便添道:“嫔妾自然也是有私心的。”
“哦?”
“没进宫前,嫔妾住在谢府里,便听闻过京城有位了不得的瑞王侧妃,这宫里的娘娘和主子都不敢得罪她。又说有人因为和她好了几分,便得宠了,那想来林侧妃在宫中的地位也是非凡。嫔妾出身低微,若是能与她交好,在这宫里也可容易些,不是吗?”这些话说得掏心掏肺,听上去真的难辨真伪。
元翊未疑有他,只道:“你倒是不怕朕怪罪你。”
“是皇上自个儿要听的,嫔妾若不说,岂非惹恼了您。”苏媛嗔言。
元翊便又躺了回去,“好了,歇息吧。”
苏媛温顺的道是。
将要睡着时,却又听他在耳边说:“没想到,朕让你如此不安。”
其实也没那么多不安的情绪,只是他非要个说法,苏媛便只能这样讲。事实上,她从来不觉得要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某个人身上,对嘉隆帝期望自然也没那么多。然而,听出话中的怜惜,她到底觉得心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