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八十七章 温柔

 

苏媛送走了长姐,耳边似还响着她的那句话,突然就觉得,或许这才是阿姐来看她的真正目的,这是察觉了什么吗?
她清楚自己是理智的,面对元靖时,就算再意乱情迷,也没有失了本心,也带着几分警惕。何况,先前的两次见面,苏媛对他,真的没存什么希冀。
她知晓阿姐还会去其他宫里,将在外打听消息的汀兰唤了回来。傍晚之时,又听说太后请了皇后、瑾贵妃、德妃及灵贵嫔去宫中,又让丹蕙公主和明瑶郡主在旁,同嘉隆帝和瑞王夫妇用了晚宴。
没有喊自己,这也是意料之中,却未想到,萧韵会跑永安宫来。
这可真是稀客。
萧韵的目的,从来都浮在争风吃醋上,无非就是含沙射影的提醒苏媛自己身份,道她虽然得宠,可在这后宫里,终究是比不得那些位高后妃的,这样的日子太后并未唤她云云。
苏媛今日厉得事情多了,颇是疲惫,本就没精打采的,闻言只是一笑过之,并不欲理会。
而她这种态度,自然就更惹恼了萧韵。萧韵正要恶语相向,苏媛便抢先说道:“萧婕妤何必总来寻我的麻烦,你既然也说了我在这后宫里不算什么,那特地跑来是为了什么?”
“你、你这是对我不耐?”萧韵瞠目。
“否则呢?难道还要一本正经的听你说这些,然后若无其事的回应你?”苏媛抚着茶杯,叹声道:“你再看我不顺,如今也动不了我,这又何必呢?我知道萧婕妤你出身高贵,可是比之你更矜贵的人也不是没有。皇上不喜欢你,今日就算不是我得宠,也会有别人,何苦来无事生非?”
“你,你放肆!”萧韵听她把话说得如此直接,气得站了起来,“你竟然嘲讽我!”
“是,这又如何?”苏媛斜斜抬着眼,有些不耐。见其只撑着怒容却不能发作,无语的搁下茶盏,又道:“萧婕妤还是回你的重华宫吧,你若实在气不过,自可等我失宠后再来落井下石,如今可是无用的。”
她轻言轻语几句话,把萧韵给气走了。
桐若上前劝她:“小主这样,这萧婕妤怕是不会就此罢休的。”
“我要她罢休做什么?姑姑,是她挑事在前,我对她,却不想退让。”
这宫里,不是谁都能让她退让的。苏媛虽无心结恶,但也不想就此示弱,好让人欺凌的更加厉害。
心想着嘉隆帝今日在太后那处用膳,身边有皇后有瑾贵妃,今晚应该不会过来了,便早早洗漱上床歇息了。
见过了长姐,她的心暂时放下,没多会便入了眠。迷迷糊糊间,发现身边有人躺下,进宫后的警惕令她立即睁开了眼,正对上望着她的元翊。
嘉隆帝似乎也没料到她会突然醒来,浅笑了柔声道:“是朕吵醒你了?”
殿内灯烛未灭,苏媛在看清他时便立即清醒了,眼下的震惊一览无余,不明白道:“皇上,您怎么来了?”说完便要起身请安,被他一把按住。
元翊揽着她躺下,不大只问:“怎么这么早就睡下了,身体不舒服?”
“没有,嫔妾是以为皇上今日不会来了。”
元翊故作生气,“你倒是心宽,不理会朕,这般早歇息,试问这后宫哪个妃嫔会像你这般?”
苏媛听出他话中的揶揄,偎着他突然向他怀中拱了拱,娇嗔道:“是臣妾失了良心,倒是辜负了皇上。皇上既知这宫里那般多妃嫔都夜夜为皇上掌着灯,那怎么不去她们处,反倒是来了我这儿?”
元翊听她娇娇柔柔的声音,两人彼此相依,又将她搂得紧了些,好笑道:“你这样推朕走,朕真走了,你可要后悔?”
苏媛撑起身,趴在他胸口,定睛望着他:“那皇上可要走?”
元翊这时候竟纵着他,温柔道:“朕若是要走,还来做什么?”他说完,大掌扣着她的脑袋按在胸膛上,慢声的说:“听说今日你见了许多人,可是累了?”
“嗯。”苏媛应是。
“可有什么要与朕讲的?”
苏媛不明白,只是有些事他不说破,自己是不可能去主动提及的。想了想,便将萧韵的事情说了。
元翊对她的反常有些意外,“你竟是也跟朕吹起耳边风了。”
“那皇上可进耳了?”
“萧婕妤那性子,确实刁蛮了些,她对你的嫉妒,朕也有所耳闻。”元翊默了默,再言道:“只是近来文昭侯府多有怨言,朕得安抚着萧家。”
“嫔妾明白的。”
元翊闻言,便凝声再问:“你当真明白?”
苏媛“嗯”了声,风轻云淡的讲:“其实就是拈酸吃醋,嫔妾不理她就是。”
元翊闻言,心中微暖,松开她亲自将帐子落下。
苏媛见其闭目沉默,像是要睡了的样子,便也眯眼睡了过去。原是快睡着了,迷糊间被人突然又揽过去压在身下,右手在他身上微抵,清醒后便放了下来。
经了那样场欢爱,用好水再躺回去,苏媛却迟迟没睡意了。她靠着元翊,在那想白日的事情,想和涵儿的对话,又想到长姐的叮嘱,再想到在冷宫里的祁莲,越想越精神。
“怎么还不睡?”元翊的声音又响在头顶。
苏媛翻身的动作微滞,又转回去贴着他柔媚道:“嫔妾睡不着。”
“朕没来的时候你睡得那样沉,朕来了你倒是睡不着了?”
苏媛轻哼了声,“皇上怎么总是调侃嫔妾?”
元翊只是笑,顷刻言道:“阿媛,你有心事。”
肯定的语气,并非询问。
苏媛揣摩了片刻,总觉得最近的元翊似乎特别想自己与他交心,迟疑了片刻便回应了他,“是,嫔妾有心事。”
元翊再道:“与朕说说。”
“嫔妾在想,皇上有多喜爱嫔妾。”她突然声线轻怨。
“有多喜爱?”元翊嗯了声,尾音重且长,反问怀中的人儿,“你觉得朕对你不好?”
“好是好,可是嫔妾说不准皇上的好是哪种好,想到从前您也是这样对韩妃好、对祁常在好,对很多娘娘好的,但她们有事,皇上说舍就舍了。”
听她满是不安的语气,元翊突然支起了胳膊,望着她笑,“阿媛想与她们不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