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八十六章 体谅

 

林婳的意思,基本还是过去那样,只是托人代传,或者以信相述,都比不得亲自明言来的直接。她再次强调,这瑞王府是不可能离开的,也不让苏媛再替她的事操心费神。
苏媛虽说心疼,但面对长姐,极少会有反对的意思,即使不认同不情愿,还是再她的再三叮咛下答应了。
然后,便是祁莲的事情。
苏媛好奇,林婳也不瞒她,眨着眼细道:“阿媛,家里出事之后,我与你分别,被人带回京城。后来,辗转多处,流落北地,在那里,我遇见了阿莲,那段时日里,是她陪着我的。”
她说到这些,眸底闪过通过痛色和不舍,又深深闭眼,浓密的睫毛将她的情绪掩盖。
苏媛从未听阿姐提过分别的那段时日里的事情,突然听闻,还有些愣住,继而许是有所理解,患难真情,也难怪祁莲会那样想帮她。
“我不求她帮我做什么的,我这样的人,护不住谁,也不想呈谁的情,因为还不了。可是,我进京之后,原是已帮她摆脱了过去处境,却没想到得了自由的她,突然进了宫。”
林婳说到这,语气轻了许多,望着苏媛叹道:“她只比你长了一岁,我初见她的时候,见她可怜兮兮的在做粗活,被凶恶的嬷嬷毒打,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你。阿媛,我一直不知你在杭州,也没想到他竟然将你找到了,还如此心机深沉的把你送进宫!”说到这里,林婳是恨的。
苏媛听出了她对元靖的恨意,淡淡答道:“当时姐姐让我逃去江南,去苏州舅舅家。可惜,就算混入了商旅之队,暂时摆脱了那些紧追不舍的官兵,但我并没有顺利去到苏州。”
“你碰见了被召回的元靖。”林婳语气肯定。
苏媛颔首,“是,他救了我。当时,我没想到,他居然认出了我是林家的女儿,更没想到他会救我。”想起当初破庙中的元靖,苏媛脸上是挂笑的。
林媛见了,掩住心底的嫌恶,语气凉薄,“没想到,他竟是先找到的你。”说着冷笑了笑。
“我托他打听长姐下落的,他说姐姐已经离世了。”说起这个,苏媛也觉得可笑,“我当时,对他深信不疑,竟没有想到那只是他用来提升我仇恨,进而操控我一步步落成棋子,替他进宫。”
“他想你进宫,自然就不可能告诉你我还活着的事实。”林婳抬手,轻轻抚了抚她的面颊。
苏媛沉默片刻,暗咬了咬唇,言归正传:“不说他了,姐姐,祁常在她怎么样了?”
“她,不太好。”
“太后抱恙,真的是她做的?”苏媛发问,就算心中猜到,但总想讨个确切答案。
林婳并不瞒她,“是她。”
“太后的饮食都有专人先试,何况还有太医定期问诊,若是中毒,她是怎么瞒着这么多人做到的?”
“太后有颈疾,犯起来时双肩酸疼。她服侍太后,将药放在了按摩的香膏中。趁着太后沐浴之后服侍,一点点渗入进去的,用的是北地密药,连太医都诊不出是中毒。”
林婳虽然没见过祁莲,但对她可谓了解甚详,说话时表情也很肯定,“我知道,她是为了我,不想我再这样辛苦。说来,我都进瑞王府好些年了,但依旧没能报仇,她或是觉得解决了太后,我便能重新开始。”
苏媛身为林家女,她的亲妹妹,闻言心中惭愧,没想到那个淡然寡言的祁莲,却能有这样的用心。而自己,却在她主动提出帮助时,对她还存了疑心。
她声音微哽,“那现在……”
“现在东窗事发,无人能救她。”话至此,林婳表情决然,亦交代道:“阿媛,你也不要轻举妄动。救不了她的,也别赔了自己,感情用事,就是她那样子。太后留她口气,放在冷宫里,便是想看看有谁会去联系她,你无论是明面还是暗中,都不准做!”
“我,我知道了。”
“这件事,她没事先同我说起,是我这个孩子,来的不是时候,她怕再现去年那样的场景。”林婳说着,伸手抚上自己小腹。
苏媛的视线随之望去,腹部尚未显怀,想起去年她在慈宁宫里小产的事情,她艰难的开口:“阿姐,这个孩子,你打算如何?”
“我、”素来果断的林婳在此刻却突然哑语了,好半晌才轻轻的说:“阿媛,这个孩子,姐姐舍不得了,怎么办?”
林婳眼角泛酸,问完便挪开了视线,像是内疚像是不安,很是伤情。
“瑞王的孩子……”见她这般,苏媛更加肯定了长姐对元竣的情意,也能理解。其实长姐这辈子过的真心太苦了,她并不想逼她,顷刻便答道:“舍不得,便生下来吧,这是姐姐的骨肉。”
林婳不可思议的转身,惊诧道:“你,阿媛,你让我把他生下来?”
苏媛颔首。
林婳面色纠结,“可这是那人的亲孙儿,我难道要替害了我们林氏的仇人绵延子嗣吗?不、这样我是对不起阿爹和祖父的,对不起林家上上下下那么多人。”她首度含了泪水,却迟迟不肯落下。
苏媛见她激动,忙伸手握住她,“不,阿姐你做的够多了。我知道,我知道你这些年的苦,这个孩子,阿爹和祖父会理解的,你不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。姐姐,我只有你一个亲人,我想你好好的,一直好好的。”
她倒是先哭了出来,倾身盯着对面人再道:“你受苦的那些年,我却在杭州做着大家小姐。那时候遇上他,我也说不上是幸还是不幸,但他先前有句话说的很对,我并未受过真正的苦,至少生活中是这样。曾经家在时,有爹娘护着,逃亡时是姐姐救我,等到落魄无望时,他出现了。我这样子,又有何资格阻拦姐姐生下这个孩子?姐姐做的,远比我做的多多了。”
林婳只是动容,“你真的不怪我?”
苏媛摇头,“不怪姐姐,只要姐姐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再做冒险的事情,姐姐怎样都好。”她说着,想起上回的事情,“姐姐不要再像过去那样冲撞太后了,明着对碰,于我们没好处的。”
林婳冷笑,“这个道理,我怎么会不知?可是,我撼动不了她,也不想要她活得那样舒心。”说着替苏媛擦了擦眼泪,轻声道:“好了,别难过了,我来你这许久了,该离开了。阿莲的事情,就这样子吧!”
苏媛点头。
林婳没走两步,突然转过身,郑重其事的再道:“记住姐姐的话,恭王不是值得信的,他虽救过你,这个恩,我们报了就是。其他的瓜葛,莫要再生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