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八十五章 见面

  

苏媛就这么在长春宫与谢芷涵闲话家常,她有些坐立不安,时不时望着窗外,担心长姐此次进宫的目的。
谢芷涵察觉后,抚着她的手宽慰:“媛姐姐,应该只是报喜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
“太后又把明瑶郡主传召了过去。”苏媛忧心忡忡。
“难道,太后想趁着林侧妃有孕,往瑞王身边添人?”谢芷涵犹豫后语气极轻的询问,带着些许小心,生怕惹得眼前人烦躁了,话落再添道:“林侧妃应当不会像长宁台那次一样吧,毕竟如今有孕在身。”
这个孕,苏媛才真的是担心,从最初她得知后与长姐写信联系,再到如今,真不知其是如何打算的。
“有瑞王在身边,但愿好些。”
谢芷涵便寻了其他话题与她说,聊了没多会,出去打听消息的汀兰进来回禀,道林侧妃与德妃娘娘从慈宁宫出来了,如今正往芳华宫去。
苏媛凝色,“瑞王呢?”
“瑞王爷还在慈宁宫里。”
她点点头,挥手让她退下。
过了约莫大半个时辰,汀兰又进殿道:“侧妃娘娘从德妃娘娘处出来,去了皇后宫里。”
谢芷涵纳闷:“她这是在干吗?”
苏媛亦是不解,让汀兰继续出去注意着。汀兰应了是,迟疑的说:“小主,听说林侧妃只是因为许久没进宫,去各位主子处拜会罢了。”
苏媛并不相信这番说辞,长姐根本不是同人交涉交好的性子,何况以前也不注重这些,没道理在有孕后倒是爱走动了,她蹙着眉轻轻挥手,让她退下。
汀兰出去后,谢芷涵猜道:“是不是太后试探她和祁常在,于是林侧妃各宫都去走走,故意做给太后看的?”
这点还真说不准,苏媛道不知。
“如此,待会她会不会去姐姐那?”
听到涵儿这样讲,苏媛倒是心中一震,语气惆怅道:“你这话在理,她说不准就会去找我的。”闭闭眼,起身道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谢芷涵拉住她,“媛姐姐也不必这样急切吧?”
苏媛莞尔,“你不知,我已许久没见过她了,她难得进宫。而且,先时我与她也是有往来的,若是独独不去我那里,反倒是招疑的,她应该会到永安宫。”
谢芷涵不懂她们姐妹间的感情,微微点头,欲要相送,却被苏媛拦住,“你不用这样客气的,瞧你气色不大好,屋里坐着,我自己回去就成。”
谢芷涵面色泛白,是有些虚弱,先前问她,她只说不要紧,闻言便立了下去。
苏媛见了,叮嘱道:“若实在不舒服,就请太医。”
“我知道了,媛姐姐慢走。”
“嗯。”
没有行轿,这时辰很是炎热,梅芯打着伞跟在旁边,方走出长春宫,迎面倒是迎上了步履稳健的谢维锦。
谢维锦身上持着长刀,穿了深色的侍卫服,与禁军的衣裳颜色不同,目视前方的走着,旁边有个引路的太监,该是特地来见涵儿的。
他看见苏媛,先是眼神微滞,继而在三步外停下,拱手行礼道:“见过玉婕妤。”
苏媛回礼,微笑,“谢侍卫是来见灵贵嫔的吧?”
“回婕妤,正是。”他避着视线,并没有看她。
苏媛觉得其实二人间也无什么好多说的,又想起早前的心思,生出愧疚来,便侧身说道:“涵儿身体不大好,谢侍卫进去看看吧。”
谢维锦闻言,面上一慌,“是。”
两人错身,苏媛等前行走了段路才回眸,已经是看不见他身影了,心虚的叹了声。
梅芯见状,不由低道:“小主,谢侍卫这是回宫了。”
苏媛并未看她,语气悠悠,“回来又如何,涵儿如此待我,他亦帮我,我却差点恩将仇报。”内疚的垂头,心里滋味是不好受的。
梅芯只得转移话题,“小主别多想了,您并未多不住他们,还是先回宫吧,说不定待会侧妃娘娘就过去寻您了。”
是的,这才是目前重点。
回了永安宫,她左等右等了会,没见长姐过来,倒是听说她和瑞王在慈宁宫用了午膳。苏媛满目失落,想着许是异想天开了,这深宫里,长姐她怎么可能堂而皇之的过来?
她问汀兰,“明瑶郡主和瑞王,没什么事吧?”
“回小主,万事皆无,太后只是设宴庆了林侧妃有孕的好事,只留了她和瑞王在宫里共膳呢,说是等晚上再请了皇上皇后和贵妃们过去。”
梅芯闻言在边上附和,“看来太后很喜爱侧妃腹中的孩子,小主也不要再担心了,有了孩子,太后应该不会再为难侧妃了。”
苏媛打发了她们出去,闭目凝神,在想方才梅芯的话。
太后会因此冰释前嫌吗?
就算她能看在孩子的份上原来长姐,但长姐可不是息事宁人的性格,她皱皱眉,又睁眼,着实不安。
然而,未时刚过,林婳便来找她了。
苏媛很是激动,亲自到宫门请了她进来,等梅芯奉茶之后,激动道:“阿姐你进宫了!”她的容上有笑,眼中有泪,如此盯着林婳。
林婳妆容得很好,风姿绰约的坐在那,举手投足间又透着几分随性。她望着亲妹,叹了声道;“你在这宫里,就不能让我安心,我如何还不过来?”
“阿姐不必担心我的。”苏媛微微垂首,“我什么都帮不了你。”
林婳语气温柔,“可是我并不要求你帮我做什么。阿媛,我的意思,难道朱允没有转告给你吗?”
“他说过,很早前便说了。但是,林家的事不该只由姐姐一人扛着,我也是林家的女儿。”苏媛语气笃定。
“姐姐没有一个人,你不是在宫里帮我吗?上次寿宴上的事,我知道是你。”林婳目露心疼,握上她的手语气惋惜,“其实,只要你过得好,我这心里就安了。你在宫里,不要冒险为我的事情操心,这妃嫔之间的明争暗斗,已够你分神的了。皇上,不是王爷,王爷会护我,他却不定会管你。你若有事,我更难安。”
苏媛咬唇,“姐姐说的,我记住了。”
“还有恭王,你别与他来往了。”
提起元靖,苏媛就不明白,匪夷的问:“阿姐为何不肯随他离开瑞王府?”
林婳浅笑,“你怎能这般天真,我若是离开王府,我能去哪?阿媛,我不会走的。”他说完,语气淡然飘了些,“何况,他也不会让我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