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八十四章 闲话

 

贺玲去了慈宁宫,苏媛在御花园坐了坐便回去了。然而没多会,便有宫人议论道林侧妃进宫来了,她的心瞬间又提起,唯恐是太后相召,在宫里踱步了会,到底没忍住先去了长春宫。
“姐姐怎么来了?”谢芷涵好奇道。
苏媛见她在宫里,叹了声:“宫里坐不住,原是想来看看你是在这儿还是在慈宁宫的。”
“太后有事,早早遣了我回来。”
苏媛正要接话,却见明瑶郡主来了。她隔着轩窗不解,“她怎么来了,找你吗,涵儿?”
“这阵子与她同在慈宁宫侍奉太后,常见常往了,不过私下里她倒还是头一次来找我。”谢芷涵语气微奇,惊讶的起身与她迎出去,见了赵琼客气的请她进来。
赵琼往日瞧着端庄寡言,在谢芷涵这却显得格外来熟,瞥见苏媛,笑道:“原来玉婕妤在这贵嫔娘娘这儿,没有打搅你们吧?”
“无事,媛姐姐常来我这,郡主不必客气。”谢芷涵看着她接过查,等对方抿了口才询问:“郡主突然过来,可是有什么事情?”
“只是来瞧瞧贵嫔,我在这宫里也无几个熟人,终日不是在慈宁宫,便是去姐姐的钟粹宫,方才见园中景色正好,倒是逗留了会,想着和长春宫较近,便过来看看。”
赵琼搁下茶盏,眉眼恭色的又随意道:“其实本来是想要回去的,只是听说瑞王和林侧妃进宫了,便不好过去打搅。”
宫里谁都知道明瑶郡主和瑞王府的瓜葛,但是听她自己主动提起来还是不免意外。谢芷涵同苏媛对视了眼,倒不知该如何接话,讪讪的言道:“倒有几个月没见他们进宫来了。”
“是啊,还是因为太后此次抱恙才进宫,听说又是报喜。”
“报喜?”
谢芷涵闻言惊诧,苏媛倒是心有了然,原以为赵琼会顺着问话说下去,却没想到她竟然朝自己看来,心中“咯噔”了声。
“玉婕妤可知道是什么喜?”赵琼定睛望向她。
苏媛还未来得及反应,谢芷涵便先言道:“郡主这话是什么意思,媛姐姐终日在宫里,哪能知道外面的事,更何况是瑞王府?
赵琼依旧盯着苏媛,话则回了谢芷涵,“我就是随便问问,据说玉婕妤对瑞王府的事情很关心的。”
“郡主多虑了,这也不知是哪里来的传闻,关心谈不上,只是瑞王府里的事,这宫里谁都会好奇一二。”苏媛坦然以对。
赵琼叹声,语气轻飘飘的,“是吗?”话落也不等对方再接话,改望向谢芷涵,说道:“是林侧妃有了喜,瑞王特地带她进来拜见太后。”
谢芷涵表情微滞,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。若是换做旁人,都能说句好事,只是面对赵琼,她模棱两可道:“郡主不愿回去,也好,就在我这宫里吃吃查吧。”
“倒不是我不愿意回去,只是怕惹恼了林侧妃。太后身体不好,瑞王又难得进宫,还是报喜,我过去了,不免尴尬。”赵琼语气诚恳,丝毫未有表现出嫉妒不甘,甚至还淡淡笑了。
“郡主真是好度量。”
赵琼温善笑着,“瑞王有后,本就是好事。”
谢芷涵又陪她说了些其他,苏媛则沉默居多,于公于私,她对赵琼都没有好感的,也不觉得有与她多说话的必要。
赵琼来找的是谢芷涵,注意力却似在她身上,不明白的问:“玉婕妤今日何以如此反常,可是怪我妨碍了你和灵贵嫔叙旧?”
“没有,郡主何来的这话?”苏媛反问。
“我是听我阿姐说,玉婕妤最是能言善道的,我见你如此沉默,便以为是不喜看见我。”赵琼说的时候还配着失落,还真像是伤心的模样,“方才我进长春宫的时候,还听见你们有说有笑的,倒是我来了,竟安静起来,真是我的不该。”
“郡主真的多心了,没有的事,我与灵贵嫔也不过是随便聊聊。”苏媛应付她。
赵琼却不依不饶,“聊什么?”
“左不过后宫里的事情。”苏媛说着,心思一动,提声继续道:“其实说来,郡主可能还晓得,是突然听闻祁常在进了冷宫,不免想起昔日在长春宫同住的交情,有些感慨罢了。”
“玉婕妤是感慨?”赵琼轻轻接话,叹了声接道:“从前倒是听说过,你和祁常在感情好。”
“都住在一个宫里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总有些交情。”苏媛漫不经心的再道:“郡主总在慈宁宫,可知她是犯了何事?”
谢芷涵看向她,低低唤了声“姐姐”。
赵琼似乎猜到了她会打听,抿笑道:“这是太后身边的事情,我倒不是很清楚。说来,我不过是得了姑母恩德,才可以寄住在宫里,其实对后宫里的事都没有身份立场去过问,这事儿玉婕妤问我,怕是问错人了。怎么,玉婕妤很担心她吗?”
“郡主莫要将自己当外人了,谁都知道太后倚重你,对你的疼爱不比公主殿下少的。”苏媛客套的回话。
这话顺耳,赵琼笑笑,“玉婕妤说的,倒是教我不好意思起来了。祁常在是侍奉不当,加之姑母近来身体抱恙,难免严厉了些,不过是小惩大诫罢了,这事说来不过是我姐姐处理的。”
“贵妃娘娘?”既然开了头,苏媛只能接下去。
赵琼凝眸,带着探究的意味,“是啊,最近倒是还常听姐姐提起你。”
苏媛像是惊诧万分,“贵妃娘娘提我?”面上带了几丝惶恐,“敢问郡主,不知贵妃说我是为何?”
赵琼见她目色忐忑纠结,无谓的笑笑,“不过是随便聊起,婕妤不必紧张。你知道的,我姐姐是贵妃,这宫里许多事都要挂在心上,你又得皇上宠爱,难免就受她倚重。”
这话太假,苏媛索性不予回应。
谢芷涵也一直在探究着赵琼的来意,可是聊了这么久,她好似真的没什么目的,闲话家常了阵子,除了对媛姐姐的兴趣,像是真的为躲林侧妃而来。
半晌,慈宁宫的宫女寻来,请明瑶郡主回去。
赵琼当着她二人不掩为难,还特地询问林侧妃和瑞王可还在宫中,听到说是,叹了声道:“上次因着我,侧妃与王爷生分闹脾气,我还真不想再过去。”
谢芷涵出言客气了两句,二人送她出门,回来时她就对苏媛问:“姐姐,这个明瑶郡主倒是个不简单的人物,坐了这么久,我还真没看出来她的目的。”
苏媛语气复杂:“赵家精心培养的,自然不是个简单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