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八十三章 有请

 

并不想去芳华宫,二人就在御花园里走了走。苏媛望着昔日对自己关怀友爱的贺玲,再次询看都不见言语,主动言道:“娘娘唤住我,可是因为祁常在的事情?”
贺玲看她的眼神倏地变深,露出“果然”的意味来,叹道:“原来你真知情。”
苏媛见她误会,直言道:“娘娘是想问什么?”
“问什么?你们真是大胆!”贺玲怒斥,让亭外琉璃又将宫人挥远了些,左右望了望,板脸道:“谋害太后,这是什么样的罪名,你们不知道吗?阿媛,就算你想替林家翻案,想报仇,也不是说害了太后就可以的。不说祁莲此举愚蠢之极,就算真得手了,也不可能洗清你们林氏的冤屈!”
苏媛望着她,从石桌上起身,淡淡回道:“娘娘高看我了,我哪有胆量谋害太后?这事儿我确实不知,倒是娘娘要多加小心,毕竟祁常在是您宫里的人。”
“你这话何意?”贺玲双眸微瞪。
苏媛摇首,“没有何意,只是提醒罢了,毕竟您是芳华宫的主位,往日与祁常在往来最亲近的便是你了。而你也是常出入慈宁宫的,太后身边若有人多话,来寻你的不是就不好了。”
“本宫问心无愧,在慈宁宫侍奉多年,太后胸有丘壑,自不会冤枉我。”
苏媛却只是抿唇轻笑,清冷道:“那是从前。”
贺玲闻言费解,“你这话,什么意思?”
“从前娘娘淡泊名利,是宫中众人敬仰的昭仪娘娘,可如今您抚育了小公主,又加封德妃。而更重要的是,你与皇后为伍,你觉得太后对您还能一如往昔?若是还和从前那般,就不会有灵贵嫔和祁常在二人在慈宁宫走动了。”
苏媛话落,明显察觉到贺玲眸色僵硬,听她喃喃低语:“与皇后为伍?”
“难道不是吗?”说来苏媛的态度是淡漠的,没有生气、没有激动,很寻常。
贺玲眯着眼,质问:“谁与你说的,朱御医吗?”
苏媛避重就轻,反问她:“娘娘为何不觉得,我是从瑾贵妃处得知的呢?你从前虽然不依附于她,但因为太后的缘故,反倒是向着钟粹宫的,如今却不是了,同皇后日渐走动,还私下替她做事,贵妃焉能不觉?”
贺玲跟着站起身来,故作镇定,“你知道了什么?”
“上次,你给我长姐送去的那药,难道不知会有何影响吗?玲姐姐,你明明知道那药不好,连朱大人都说不能用,为何要送去瑞王府?”提起这事,苏媛心里就难受,对眼前人含着失望。
“是你长姐想要,我帮她罢了。”贺玲冠冕堂皇的答完,又问:“你这是在记恨我?”
“娘娘想多了。”眨眼间,又恢复成了平时的语调,苏媛声线清冷,不再纠结这些琐事,“今日不是追究这些往事的时候,娘娘喊我,是觉得祁常在的事情,会对我产生什么影响吗?”
贺玲仍是满目探究的眼神注视着苏媛,闻言恍然回神,“祁莲与本宫之间并未干系,她做什么本宫毫不知情。当然,玉婕妤你也是。”
“娘娘怎么了?本来就是不知情的。”
贺玲沉声,“你怎么不明白?你、我,以及祁常在之间,都有你长姐!祁莲无缘无故会害太后吗?她这么做必然是有原因的,太后对你阿姐本就有铲除之意,如今受了这样的亏,可能息事宁人吗?”
“娘娘过去确实和林侧妃感情甚密,祁常在当初承宠也是因为她,但是这些与我何干?人前,她待我还不如这宫里的寻常妃嫔,不过还是多谢娘娘提醒。”
苏媛怕的,从来都只是担心嘉隆帝怀疑她和林婳之间,而不是其他人。自己唯一替长姐做过的,便是太后寿宴前去寻了瑾贵妃说那些话,这能表明她对长姐有维护之意,但她当时在赵环明前将这事推卸到皇后身上去了。
皇后和瑾贵妃,是不可能对词的,苏媛一点都不担心。担心的就是,自己与祁常在那微薄的情分,被太后怀疑,当然这也是要在贺玲之后了。
贺玲眸底微慌,“我是为你着想,你既觉得没事,便算本宫多此一举了。”
苏媛沉默。
“对了,阿媛,你刚刚说,瑾贵妃私下和你提起,说本宫与皇后为伍?”
“只是略微听到几句。”苏媛风轻云淡的语气。
贺玲提心,喃喃道:“她怎会突然提起这事?”见对方不再接话,迟疑了下又问:“总之,若有人询问你,打听本宫和祁常在的关系,你只说我从前待她冷淡,并无过多交涉。”
“好。”苏媛应承。
“你自己也要多注意,祁莲进了冷宫,多半就出不来了。太后如今虽没动她,你却不要犯傻去冷宫偷偷瞧她,若是被人发现,可没人保得住你。”
这声提醒,特别情真,苏媛不免茫然,又唤起“媛姐姐”,问:“哲哥哥的事情,你是不是怪着长姐?”
贺玲抿唇,没有接话。
“朱御医的事,你恨着了长姐,对吗?”苏媛直白又问。
贺玲两眼射向她,表情严肃,满脸冷意,“这些事,谁与你说的?怪不得我先前觉得你对我多有提防,是他吗?”眨着眼,她怅然问:“他让你防着我?我再怎样,也是没害过你们的啊。”
确实,贺玲对她是不错的,苏媛想到自己曾在赵环面前说她和皇后,又私下里的藏着戒备,再听到刚刚的提醒时,内心是愧疚的。
“没有谁,我只是觉得玲姐姐你和我初进宫时不同了,那时候你是不会在乎位分之事的,也不会插手这些后宫琐事。”
苏媛还欲再说,突然见有宫女走近,是慈宁宫里的人,上前行礼后言道:“德妃娘娘原来在这儿,太后有请。”
贺玲与苏媛四目相对,皆是一惧。
等她随着慈宁宫的人离去,苏媛方慢声的说:“瑾贵妃到底没有忍住对付玲姐姐,约莫是不知她为何改了常态。梅芯,你说,德妃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是盼着我和长姐好,还是不好?”
梅芯摇首,“这事,奴婢也思不明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