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八十一章 回信

 

东银的点头,彻底让苏媛诧异。
“不瞒小主,我家娘娘生前之所以那样听从瑾贵妃的意思,去和皇后作对,也是有俪昭容的缘故。俪昭容救过我家娘娘的性命,可是却在东宫被皇后害死了,这事情无人知道,连皇上都不知道。”
东银说着面露嘲讽,语气犀利,“这宫里人人都道皇后大度雍容,定无法想象她竟然也手染鲜血吧?皇后 就是如此的道貌岸然,所以小主大可不必担心,奴婢无论如何都不会为凤天宫所用。”
“我知道,灵贵嫔提出的时候,我就没对你有担心的。喊你进来,确实也只是好奇。”苏媛其实并不需要她如何再表忠诚,她相信眼前人。
东银见状心里欣慰,“不过皇上器重皇后,这件事娘娘就算知道,也奈何不了她。其实,娘娘生前最大的心愿,就是替俪昭容复仇,可惜这宫里的生存之道太难,她没有如愿。”
她话落,突然朝苏媛跪了下去,“小主,奴婢是真心跟随您的。但是奴婢瞧皇后对您的戒心,真的想到了当初的俪昭容。皇后什么都能忍,可以忍受皇上宠幸妃嫔,纵使专宠,也会安排妃嫔侍寝,却不可能容得下谁进了皇上的心。”
进了元翊的心?
这句话让苏媛浑身微震,苦笑道:“你想多了,我觉得皇后也是高估了我。”
东银只是摇头,“小主千万不要觉得没什么,您现在的恩宠,足以让皇后对付你了。您不能只看眼下,无论是瑾贵妃还是皇后,她们任何一方胜了,真正做主这后宫,将来都不可能放过你的。小主,你要替自己多做打算。”
“打算?我要如何打算?”苏媛也是头痛,没想到这宫里要应付的事情这么多,这就真成了争风吃醋的妃嫔了。
“小主有皇上,还有灵贵嫔,奴婢一直提醒小主,进了宫便是身不由己,你就算不想利用,可宫廷形势逼着你非要用心机。小主,奴婢是真心盼着您好的,因为奴婢不怕告诉您,我家娘娘生前没有完成的事,希望小主可以帮着完成。”
苏媛反问:“你是说,俪昭容的事情?”
东银点头,“俪昭容是皇上的心结,这件事皇上肯定会做主的,倒时候就是需要小主您帮忙。”她眼神企盼。
苏媛走过去,将她拉了起来,“你别跪着,让我想想,好好想想。”
她并不是有那个善心去招揽麻烦事,也不会轻易去哄骗别人做承诺,如果答应了,就真的要帮王贤妃做成这个遗愿了。
其实,答应也并不是那么难,毕竟如今皇后容不下她,将来总会对付自己,那时候就算自己不肯和皇后为敌也难了。
苏媛拍着东银的手,“你知道,其实我没有那么大能耐的。不过我可以答应你,如果能做到,我会帮你,帮你的旧主。”
毕竟,她也受了王家不少好处,如今身边有了东银,许多事情事半功倍,她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。
东银闻言,喜笑颜开,“小主肯答应就好了!”说完又跪下磕头,“奴婢替娘娘谢过小主。”
“你不用谢恩,我也是帮我自己。”
东银虽知道这是实话,但心里还是开心无比。
苏媛也觉得彻底敞开心声后,二人关系较过去更为亲密了,便让她贴身服侍自己。
东银做事尽心,服侍得当,倒是梅芯看着她,私下里有些疑惑,“小主,您怎么突然让她到近身来了?”
苏媛反问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梅芯支支吾吾了一阵子,不知该如何解释,最后摇摇头回说没有。
苏媛深深看了她两眼,也没有言语。
没过几日,东银却突然拿来了长姐的书信。
苏媛心下是惊喜的,问她:“怎么会有这个,她知道你们?”
“奴婢也不晓得,林侧妃如何能精准找到奴婢安排在瑞王府的人。上次替小主送信,并不是当面给的,因为瑞王身边的人实在太警觉了,所以突然听到林侧妃吩咐,让把这封信送来给小主时,奴婢也不明白。”
苏媛想,不明白就不明白吧,至少长姐在瑞王府那么多年,府中大小事务能握在手中也不难。她边拆信边心下激动,不知是不是元靖去联系过长姐,也不知道长姐会怎么说。
林婳的信笺,依旧只有寥寥数语,意思却很明确,她不会离开瑞王府,也让宫里的她尽早摆脱恭王控制,不要再去找元靖。复仇的事,林婳说自有她,她是长姐,有这个责任,末了依旧是让她好好照顾自己。
苏媛的心情是失落的,在长姐心里,她到底不是可靠的。
长姐不肯离开瑞王府。
这件事,倒是和元靖猜测的差不多。
摆脱元靖控制吗?
苏媛望着窗外的横枝发愣,出神了许久,最后是在东银的唤声下回神的,她将信笺折好收起。
东银见了就在旁边提醒,“小主不烧了吗?”
苏媛见她如此谨慎,点头应道:“我知道,我会烧掉的,这封信留不得,辛苦你了。”
东银浅笑,“小主何必和奴婢这样客气。”
苏媛再问,“她如今身体怎么样?”
“林侧妃万事都好,听说前不久瑞王还带她出府游玩了,没什么不对的。”
苏媛颔首,“我知道了,继续留意着吧。”
长姐这封信,倒是替她解了难处,她本来就不想去欺骗谢维锦。只是,恭王元靖那边,怕是不好交代了,她想起对方上次的深情蜜语,闭了闭眸,独自在殿内待了许久。
掌灯时分,她取过云霞环绕的灯罩,将长姐的那封信送到烛下,看着它化为灰烬。
她还是不能所有事都让长姐承担。
将要就寝之时,谢芷涵却匆匆跑了进来,神态慌张的说:“媛姐姐,祁常在出事了!”
苏媛呆愣,“什么?”
“太后宫里的掌事姑姑拿了祁常在,又宣太医过去,怕是凶多吉少,怎么办?”谢芷涵满脸惊骇,“我虽没发现什么,但毕竟是慈宁宫,祁常在如果做了什么,是瞒不过太后身边人的,突然这般动静,肯定是查出来什么了!”
闻言,苏媛两手捏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