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七十八章 道破

 

谢芷涵对蒋素鸾印象尚可,又听她说起苏媛,随口道:“我记得有阵子你同媛姐姐感情极好的,怎么今年倒不见你去永安宫了?我们都爱热闹,素嫔有空自可出来常走动。”
蒋素鸾笑容淡淡,“灵贵嫔说的是,是该常出来走动,否则都生分了。”
她们俩没说几句话,丹蕙公主便抓着谢芷涵问:“你哥哥最近去哪了,怎么我到乾元宫,总见不着他?”
谢芷涵神色微滞,蒋素鸾闻言便轻笑着打趣:“原来公主上灵贵嫔这儿来,是打听未来驸马爷的事情,倒是我愚钝了没反应过来,跑过来凑了热闹。”
丹蕙公主为人坦荡,也不扭捏,迎过去回道:“素嫔你就别揶揄我了。”
蒋素鸾掩唇轻笑。
谢芷涵回道:“哥哥不在乾元宫吗?太后抱恙,我这几日并未与府里联系,倒是真不晓得哥哥近来在忙什么,多半是当差去了吧。”她说着想了想,反问道:“公主怎么不去问皇上?”
丹蕙公主这才露出几分娇羞怯意,低头道:“我总不能老去打搅他当差,否则我皇帝哥哥可是要教训我的。”
“皇上向来疼爱公主,怎忍心责怪公主?”谢芷涵好笑。
丹蕙公主言语略激动,“那是因为你不了解皇帝哥哥脾性,他虽然疼爱我,却不是事事都肯依着我的。像公事那些,他不喜欢我们过问的,觉得反倒是影响了他们。”
谢芷涵被逗笑,蒋素鸾声色不动的说道:“我们确实不够了解皇上,不过玉婕妤应当知道的,她常常陪在皇上身边,难道没有和灵贵嫔提过吗?”
“我本也极少去乾元宫,这有什么好提醒的?”谢芷涵不甚在意的道。
“玉婕妤似乎的确很得我皇帝哥哥的疼爱,除了从前的俪昭容,我还真没见过他对谁这样好的。”丹蕙公主语气随意,说完便起身,“既然你不知道,那我就不打搅了。”
谢芷涵惊讶,“公主这就走了?”
丹蕙公主点头,应道;“嗯,我去慈宁宫看望下母后,也不知怎么,太医院的人竟然查不出她的病因,拖了这么些日子,每日汤汤药药的,依旧没起色。”
“公主不必担心,太后会好的。”蒋素鸾温声与她言语。
丹蕙公主摆手,让二人止步,这才出了长春宫。
看着她出去,蒋素鸾与谢芷涵道:“瞧公主的模样,是极喜欢谢侍卫的,将来贵嫔的哥哥尚了公主,想必你在宫里更要得皇上和太后疼爱了。”
从她刚刚说话起,谢芷涵就不怎么喜欢她的语气,总觉得说的话都是别有用心,闻言客气又生疏的回道:“将来的事谁说得准呢。”
蒋素鸾颔首,语气生硬,“确实如此,宫里的事旦夕祸福谁都难以预料,我们进了宫,命运瞬息万变,谁都不知道在这深宫里会发生什么。”
谢芷涵见她语气低落,不解的问:“素嫔为何有此感慨,可是遇着了什么难事?”
“只是想起去年的事,心里难受罢了。”蒋素鸾抬眸睃了眼谢芷涵,颇是动容的道:“若是去年我们几个没出事,这宫里如今都有好些个皇子公主了,咱们身边也会热闹些。”
提起这事,谢芷涵眼神倏黯。
蒋素鸾继续道:“想灵贵嫔你的那个孩儿,皇上与皇后多重视啊,特地带你出宫祈福,这可不是寻常妃嫔都有的殊荣,结果没想到路上会出那样的事。”
谢芷涵翕了翕唇,声若蚊呐,“都过去了。”
“过去了,但我却不甘。”蒋素鸾提声,目光紧紧的盯着她,“若是天命也就罢了,可惜是人为,如何能罢休?去年,宫里的贤妃、秦妃皆是她瑾贵妃的人,无论出自谁手,总是那人受命,贵嫔你不怨吗?”
怨?
谢芷涵当然怨过,可惜自己那个孩子,真正丧在嘉隆帝之手,这要如何?
蒋素鸾见她不答话,继续道:“你我的孩子其实掉得虽说是意外,表面上和瑾贵妃没多大干系,但真相如何,相信灵贵嫔和我一样,心中自然有数。可玉婕妤那次,确确实实在钟粹宫出的事,试想这宫里有谁敢算计到瑾贵妃头上去?她却连这样的仇恨都能忘记。”
谢芷涵终于明白了她的来意,身子后靠避远了些,轻说道:“你与媛姐姐生了矛盾。”嗓音虽轻,语气却很笃定。
蒋素鸾也不瞒她,坦言道:“确实,我曾已经她能理解我的心情,彼此慰藉,还真有些交情。可惜,我没想到,她如今居然投靠了赵氏……”
“投靠?”谢芷涵疑问,“你觉得,媛姐姐不分是非,谄媚仇人?”
蒋素鸾虽然没接话,但表情很明显。
谢芷涵见状微微笑了,“媛姐姐在宫里本就很难,她和我们不一样。素嫔,你身后有蒋家,蒋家在,贵妃不会对付你,皇上也不会彻底冷落你,就像你现在这样,虽无恩宠,却也安逸。你可知道,若是媛姐姐她没有宠爱,这宫里无论哪宫妃嫔,真想算计她,轻而易举?”
她不愿苏媛被人如此误会,想了想继续道:“你难道忘了先前太后寿宴上的事吗?”
“寿宴?”蒋素鸾回想,喃喃不解:“寿宴上的事和玉婕妤有什么关系?瑾贵妃自己忤逆太后,帮着林侧妃让明瑶郡主下不了台,从头至尾都没见玉婕妤如何了……”她说着话语一顿,睁眼惊讶道:“难道,瑾贵妃和太后反目,是她?”
谢芷涵点点头,起身走了几步,背着她道:“否则,你觉得贵妃遭太后拒见,为何要去找媛姐姐的麻烦?素嫔,你只当你自个儿恩怨分明,却没有想过旁人的难处。”话落转身,眼神微厉,“想必你今日过来找我,也是想离间我和媛姐姐关系,对吗?”
蒋素鸾的心思被一语道破,分外尴尬,“我、我不是。”虽然否认,语气却心虚极了,视线也不敢对上。
“我明白她,所以我不会误会她。你来找我,找错了,我再如何,也不会帮你去算计媛姐姐的。”谢芷涵定睛瞪目,同她直白挑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