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七十七章 刻意

 

只是,从前苏媛利用秦良媛的事情,对皇后来说本就不是秘密,便也没觉得多大稀奇,倒是对苏媛和谢芷涵的情分有些意外。
她沉着声询问:“素嫔的意思是,那阵子其实灵贵嫔和玉婕妤并不是真的生出嫌隙,而是故意做给秦妃和秦良媛看的?”
蒋素鸾颔首,“当时嫔妾也是差点被骗到了,只是偶然间看见两宫里的宫女私下见面传话,嫔妾才知原来所谓的姐妹反目只是用来迷惑秦氏的计谋。灵贵嫔连那样的事都能配合玉婕妤,可见感情之深。
嫔妾就想,玉婕妤能得灵贵嫔那般相待,那她必也是以心待人,从而觉得苏氏亦是真性情之人。既如此,那再怎样,丧子之痛也是忍不了的,对她亲近许多,没想到今日她竟然可以忘却旧仇。”
皇后表面上总劝着底下妃嫔勿要记恨埋怨,但到底不是真的想要盼着六宫和睦。对她来说,这宫里的妃子争宠得越厉害,那便谁都不会得到嘉隆帝真心,而她的形象也就更宽厚和善,她皇后的重要亦能显现。
望着蒋素鸾,她象征性的规劝了几句,便含蓄的言道:“你埋怨贵妃,我是明白的,去年那事也给你做了主,但怎样你都没有了从前的恩宠,这点想要忘却,确实是难。说起来,你和玉婕妤都是同样的遭遇,她却得尽了皇上的疼爱呵护,倒是你……”
说着说着,皇后就拉上了她的手,叹息道:“本宫瞧着,真是心疼你。”
“嫔妾谢娘娘疼爱,只是嫔妾人微言轻,不能帮娘娘什么。嫔妾见太后又重新接见贵妃,而贵妃又拉拢了玉婕妤,皇上的恩宠,几乎都在她二人身上,若是贵妃趁此对娘娘发难,嫔妾真是担忧不已。”
对蒋素鸾来说,不让瑾贵妃舒畅,她就是快乐的。本来这皇后和贵妃的党派,她亦是模棱两可不分的,就算去年发生了流产的事情,顾着家族的叮嘱,想着蒋家,她也不敢太表现对瑾贵妃的不满,但现在却真正有了倾向凤天宫的意思。
“素嫔不必替本宫考虑这些,再怎样本宫是皇后,她们只是妃嫔。”
“是,是嫔妾多虑了,皇上对娘娘素来敬重。”
殊不知,这话却碍了皇后的耳,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听别人说嘉隆帝如何如何宠爱旁人,而对自己就只有敬重。敬重敬重,只有敬而没有爱,对于女人来说是很可悲的事情。
因着心里不舒服,皇后便没有再与她拐弯抹角的意思,随口道:“瑾贵妃就算收拢了玉婕妤也不要紧,本宫怕就怕灵贵嫔,她和苏氏交情好,若是也倒向了钟粹宫,那这后宫便真要成赵氏的了。”
蒋素鸾神色一动,“娘娘,太后都将丹蕙公主赐婚给了谢侍卫,那谢家不早晚是要向着左相府吗?如此,灵贵嫔和瑾贵妃还是要联手的。”
“是啊,因为这事,本宫才愁呢。”皇后说着抚额叹息了声。
蒋素鸾面色凝重的从凤天宫出来,一时也不知该如何,倒是中途遇上了丹蕙公主,见过安后眼看着对方就要走过,她突然出声喊住。
丹蕙公主诧异的转身,“素嫔,你有何事?”
蒋素鸾含笑的上前:“我是祝贺公主喜得良婿,谢尚书家的公子正是灵贵嫔兄长,听说能文能武,颇得皇上器重,真是恭喜公主了。”
赐婚的事其实已经有阵子了,但好听话不怕多,丹蕙公主闻言,娇羞着笑道:“多谢素嫔。”她平时与蒋素鸾没什么往来,先前她倒是还真没机会与自己道贺,但毕竟也无交情,寒暄两声后,她便准备离开。
蒋素鸾忽而又问:“公主可是要去长春宫?”
丹蕙公主点头,“正是,我早让宫女过去传话了,这会子便过去。”
“可巧,我也有事要去见灵贵嫔,不知公主可愿意同行?”
丹蕙公主自然没有应不好的,除了林婳,她对谁都很宽容和善,与人往来也并不拘泥身份,闻言就结伴同行。只是,常常和谢芷涵走动,倒是真没如何听她提起过蒋素鸾,便奇怪道:“从前倒是并不怎么见素嫔和灵贵嫔往来。”
蒋素鸾也不是慌乱之人,闻言就道:“我平时总在重华宫里,并没怎么和各宫走动,倒是皇后娘娘总说我该到处走走,方才看见了玉婕妤,听她提到灵贵嫔,便想着过去看看。”
“你和玉婕妤也很相熟吗?”
“去年有阵子挺好的,那时候我与她先后不幸流产,静养时难免许多共鸣,便也走得近些了。”
丹蕙公主见她低头,亦收起了容上笑意,“是我不好,提起这个害你心情不好,我不知道原来你也经历了……”停顿下来,抓着她的手腕再道:“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“公主说的是,时过境迁。”
丹蕙公主怕再惹她伤心,就不怎么开口说话了,不了解不相熟,怕说错话。
蒋素鸾见她沉默,倒是主动道:“对了,我听闻灵贵嫔最近总在慈宁宫侍疾,不知这时候过去,会不会在长春宫。”
“你怎给忘了,我方说过我让人去传过话,她当然在。”丹蕙公主让她不用多想,“何况,母后习惯了贵妃表姐的服侍,换旁人也不习惯的。这几日身边有人,灵贵嫔便多了许多闲时。”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蒋素鸾点头,玩笑般说道:“这倒是瑾贵妃将灵贵嫔的差事给分去了。”
“这有什么的,若不是前阵子贵妃姐姐惹得母后恼怒,本来也就是她的事情。”丹蕙公主语气随意,含笑了又催道:“瞧,前面就是长春宫了。”
蒋素鸾只得收起话题,快步跟上。
谢芷涵看见她们同时进来很是惊讶,“公主怎么和素嫔一起过来了?”
丹蕙公主先说了路上相遇的事情,而后蒋素鸾才客气着说:“想着很久没和贵嫔你说话了,又听玉婕妤谈起你,正巧公主过来,我便一块儿来打搅了,灵贵嫔可不要见怪。”
谢芷涵摇首,“没有的事,素嫔多虑了。”说完请她坐下,又唤宫女上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