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七十五章 默默

 

苏媛回宫后便喊进了东银,问她是否有留意灵贵嫔的近态,她瞧着适才涵儿的模样,不像是没事,心中略有焦急。
苏媛从来没和谢芷涵挑明过那个易索,但并不代表她真给忘了,而是觉得自己的许多言行,未必就有资格说她,何况她最近又琢磨着去接近谢维锦,事实上她在涵儿面前,是心虚的。
“小主想知道吗?”却没料到,早已对她投诚的东银会用如此意味深足的语气反问。
苏媛凝眸,沉声:“怎么?”
“小主让我盯着灵贵嫔,难道不是为了收她为己用?她如今和易守将的关系,还可以再进一进,奴婢觉得还没到时候。”
许是宫廷处久了,东银的心思很多,总觉得妃嫔之间无论如何都不会有真交情,毕竟人心隔肚皮,表面上再亲密无间,私下里也未必会好。
谢重华眸色微深,“我没想什么收为己用,也并不希望见到她做出有任何会留人诟病的可能。东银,你说明白些。”
“可是,以灵贵嫔在宫中的地位,再看谢尚书和谢侍卫受皇上和太后的器重,您若是能将她握在手中,在这后宫的地位才能更稳。”东银循循善诱,诚意满满的与她说。
“我再与你说一遍,我从想过利用她和易索的事情去威胁她。”谢重华提声,脸色也变得分外严肃,“我只是怕她出事,没有其他。”
东银面上闪过惊讶,接着又是茫然,像是被否定了般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,想了又想,同她回道:“其实,小主可能不知,那位易守将许多次徘徊在永安宫外,灵贵嫔几次都是在咱们宫门后撞见的他。”
被她说破,苏媛其实并不如何惊讶,“你继续讲。”
“灵贵嫔与他私下相处,并未有逾矩的地方,不过奴婢觉得,易守将的心思反倒是不好琢磨,他明知灵贵嫔身份,却没有拒绝,甚至几次还应了灵贵嫔的相邀,他们私下往来很是频繁。”
东银一口气说道,“本来奴婢觉得,以易守将的地位,虽然无法与谢侍卫和称翼长相提并论,但到底也握着近半禁军,又得皇上器重。小主若是收服了他,不说可以彻底操纵灵贵嫔,在宫里也是能有一大助力。”
她的话充满了诱惑,然而苏媛不能答应,“我不能与他有瓜葛。”她太了解谢芷涵的脾气,她受得了从前的欺瞒,却受不得背叛和利用,这也正是她迟迟不敢去找谢维锦的原因。
自己若是利用了易索,在涵儿心中,或许比直接利用威胁她更可恨。想起进宫以来二人的种种,她并不想冒险破坏两人的感情,哪怕很是艰难。
“东银,你能不动声色的,给他们提个醒吗?”
东银不解,“小主若不忍心那么做,那何不大大方方去和灵贵嫔明言,也让他知道你对她的好?”
苏媛缓缓往窗前走去,望着窗外院中的两朵并蒂菊的轻声道:“你知道吗,涵儿将我当做了亲姐姐,她无话不与我说,甚至是那些事关谢家前程的事情,她对我也没有欺瞒的。她和易索的事情,从不肯与我透露半分,我知道是什么意思,不是不信任我,而是担心我,她怕将来事发连累我,所以不肯和我说。东银,我不想勉强她……”
“这倒也不难,不过说实话,这件事,奴婢能知道,宫里那么多耳目,旁人也能知道的。”东银小声提醒。
苏媛点头,“那也没办法,涵儿树大招风,我知道她不容易,不过她身后还有谢家,总不会让她有事。”
“那小主还有其他吩咐吗?”
苏媛想了想,忽而想起方才的素嫔,问她可知重华宫里的情况。
“素嫔早已失宠,小主怎么突然想起了她?”东银皱眉摇头,“奴婢并未留意,小姐是有什么要查的吗?”
“没有,辛苦你了。”
苏媛想了想,还是不较大她了,东银既要帮她看着谢芷涵,又要时刻关注着瑞王府,却也难为了她。
“对了,我和瑾贵妃往来,你可有疑惑想问我的?”
她不喜欢身边人带着怀疑跟在自己身边,那样倒还不如直接明说,否则于她心里不安,于自己又多有顾虑。
出乎意料,连蒋素鸾都怀疑的她,东银摇头,“没什么想问的,这宫里风云变幻,前一刻小主与她势如水火,但下一刻未必就不能以笑待之。奴婢相信昔日您答应奴婢的,也知道这件事不是那么难办成的,奴婢既然跟了小主,便是真的相信小主,不会疑这疑那的。”
这脾气,苏媛很喜欢,她感激的望过去,“那麻烦你了,瑞王府最重要,她有孕了……”
她不能看着长姐再出事。
可是想到长姐腹中的那个孩儿,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,长姐应该不会选择生下来,可是自己呢,希望长姐好好的,但是对这个孩子……
东银颔首退了出去。
午后苏媛在炕上小憩了会,醒来意外的发现嘉隆帝竟然就坐在旁边看折子,她惊了一跳,坐起身欲下去行礼,被他按住了。
元翊笑着望向她,“无妨,不必多礼。”
“皇上怎么来了,竟无人唤醒嫔妾。”苏媛面露懊恼。
元翊温柔的望着她,“是朕不让唤醒你的。”他说完,又好奇,“我见你梦中不安,梦魇了?”
苏媛茫然,她倒是不记得,盯着他摇头,“嫔妾不记得了。”
他便笑着抚她长发,“没事,忘了便忘了吧。”
苏媛不敢将目光落在他奏折上,便只能看他的脸,她越来越觉得元翊在她面前与从前不同了。同为枕边人,苏媛当然能察觉些许情愫,只是来自帝王的,她从来不敢当真,静静的陪了会,便问:“皇上待会可在这用膳?”
元翊依旧是宠溺的表情,“你可希望朕留下?”
苏媛突然依偎过去,靠着他揽上其脖子,吐气如兰的说:“皇上将奏折都搬过来了,难道还要走吗?嫔妾自然希望皇上留下。”
元翊深情款款的望着她,好言道:“那朕便留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