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七十四章 冷嘲

 

嘉隆帝的反应,苏媛都意外,没有想到他都试探到了那地步,居然真的被她含糊过去没有再追问。
她当然知道,他并非是沉迷所谓的女色,他有多精明旁人或许不知,但总被他当做幌子打发朝臣的她清楚的很。
如此,她才觉得意外,没想到他真能如此容忍自己。
起榻的时候,嘉隆帝已经不在了,梅芯说皇上特地吩咐,说不必惊扰她。
苏媛点点头,更衣去了凤天宫请安。
瑾贵妃赵环在,正捧着茶盏在那与皇后说话,见她进来,意味深长的道:“本宫许久不曾来给皇后请安,倒没想到玉婕妤也是如此了,这时辰才过来。”
她边说边看着皇后,与陈玉争锋了这么多年,不过瞬间的僵硬,她就能辨出皇后的恼意,心想着果然似苏媛说得那样。
此如,赵环话锋微转,继续道:“不过玉婕妤昨晚侍奉皇上,难免辛苦,起得晚些,想必皇后也不会计较的,是吧?”
苏媛已福身向她们请安。
皇后自然不可能计较,尤其还是当真众人,温和的笑着抬起带着赤金护甲的手,和气道:“自然不会,玉婕妤服侍皇上,晚些也无妨。坐吧!”
“皇后就是大度。”瑾贵妃语气怪调的说。
皇后望向她,终于回应道:“昔日贵妃妹妹服侍皇上,本宫也是如此体谅的。”语气微重,自然是提醒她不要再揪着这事说下去。
然而,赵环哪里是容易妥协的性子,闻言提声回道:“是啊,昔日还多亏了皇后时常的体谅,才叫本宫偷懒度日。只是,皇后体谅本宫已久,可别也忘了本宫的钟粹宫。”
“贵妃这话何意?”皇后听她话中有话,直白询问。
赵环却不说话了,在那举着杯盏喝茶,“瞧,皇后又多心了,臣妾不过就是句寻常话,您怎的这般多想法?还是说,臣妾多日没来给皇后请安,皇后表面没有责怪,其实心里介意的很,这才故意曲解臣妾的话吗?”
“瑾贵妃!”皇后双目微瞪,厉色尽显。
赵环含笑的望过去,媚态横生,“臣妾在呢,皇后可是有何吩咐?”
“谨言慎行!”
赵环却全然不当回事。
苏媛已经坐下,听皇后与瑾贵妃说话,淡然规矩的保持安静,就见谢芷涵不断的与她挤眉弄眼。
她笑了笑,让她别这样。
等到好不容易散了,两人并行离开,谢芷涵笑道:“姐姐来晚了没看见,我也不知道瑾贵妃今日是怎么了,来给皇后请安不说,还去那么早,专说那些挑衅却又让皇后不能发作的话。”
“你别瞧着好玩,瑾贵妃的意思,多半是在告诉我们,皇后独掌后宫的日子,快到此为止了。”
谢芷涵不信,“如今的瑾贵妃又不是当初的瑾贵妃了,她还怎么敢这样挑衅皇后?太后不是还在生她的气,没有原谅她吗?”
“她再怎样,还是赵家的人,太后能关起门来教训她,可在别人面前,自然会给她体面,那是赵家的体面。”苏媛话落,好奇了问:“涵儿,你是怎么了,这都没明白?”
谢芷涵确实有些心不在焉,听到问话,不自在的摇头,“我没事,是我疏忽了。”
苏媛满面关切,“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“没有,我能有什么事儿。”
她越是若无其事,苏媛就越是不敢掉以轻心。只是,望了望左右宫巷,委实不是说话的地儿,正要拉她去永安宫,迎面遇见丹蕙公主,便只能将话咽。
见过了礼,苏媛眼睁睁的看着丹蕙公主谢芷涵带走。
自从公主与谢维锦被赐了婚,她在宫里与谢芷涵的关系更是亲密,经常没事就跑长春宫去,苏媛碰见过几回,只是都插不上话,略坐坐就走了。
这次看见她们俩并行离开,想起答应了元靖的事情,心虚的别过了视线。
“玉婕妤。”
有人唤她,转过身,只见是蒋素鸾。
“素嫔。”
苏媛倒是很久没与她说话了,事实上其实二人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。只是,毕竟蒋素鸾曾经来找过她,还说要一同对付瑾贵妃的。
可过了这么久……苏媛合了合眼,客套且生疏的道:“素嫔找我,是有事?”
这里已经离了凤天宫外的巷路,也不是通向重华宫的路,蒋素鸾出现在这,应该是刚刚跟着她和谢芷涵过来的。
她走上前,直白开口:“玉婕妤忘了当初的丧子之痛了?”
苏媛愣了愣,回道:“怎会,你为何突然这么问。”
“我倒是听说你近日投向了瑾贵妃。”
赵环去永安宫,以及她先前去钟粹宫,这种事在后宫里根本不是秘密,苏媛也不怕皇后等人知道,但没想到率先来质问她的,会是蒋素鸾。
蒋素鸾见她没立即接话,气道:“你竟然向她低头,当初的你可不是这样说的!”
“我没有。”苏媛回道。
只是这话在蒋素鸾眼中已不可信,她颇是激动的说道:“我原以为,你会和我一样记得丧子之痛,有朝一日总会扳倒她瑾贵妃,没想到你却这样趋炎附势!你这么做,对得起你那个在钟粹宫没有的孩子吗?”
那次流产,不过是个计策,却没想到她这样当真。
苏媛实在无力解释。
蒋素鸾又道:“怪不得,怪不得方才瑾贵妃明明可以拿你晚至做文章怪罪的,如果是以前,她肯定不会放过这种机会,但她偏偏没有。你若不是投靠了她,她为何要放过你?”
“素嫔你误会了,这其中的事情你不明白。”
“不明白?”蒋素鸾却后退两步,“你是婕妤,又何须向我一个嫔解释?你就算投靠瑾贵妃也无妨,你我之间的承诺又算得了什么呢?想我本就是痴心妄想,以为你会和我一样恨她入骨。”她喃喃说完,转身就走了。
苏媛停在原地,望着她渐渐走远,心中念了遍“皇后”。
蒋素鸾如此,只能是听了陈皇后所言,否则就算她有怀疑,也不会这样断定不她言语,必是有人挑唆。
苏媛认定是皇后,是因为蒋素鸾刚刚话中的听说,这后宫里的事情,还能听谁说?皇后,她真是迫不及待的想除去自己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