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七十三章 侧问

 

后宫之中,从来都是孤掌难鸣。
这个道理,赵环很清楚。放眼六宫,皇后与德妃联手,灵贵嫔已另成一势,素嫔近来虽不是皇后之人,却也不是向着她钟粹宫的。至于萧婕妤,又是凤天宫之人,而眼前这个苏媛,虽然得宠,但根基不稳,在前朝没有家族做依仗,不过是后宫浮萍罢了,谁都能拿捏。
昨日她能帮着皇后做事,但今日就可以向她示诚,平时还与谢氏交好,瞧来瞧去就是个没有立场急于求一线生机的小妃嫔罢了。赵环心道,若今日真的办了她是容易,却平白惹得皇上对她怨恨,还帮着皇后大忙,倒是得不偿失。
于是,几番计较,她离开了永安宫。
见她出去,苏媛才坐下去,全身松懈下来。
还好,受了太后顿冷落的瑾贵妃知道用脑思考了,否则自己就算把道理说得再明白,以她从前那种狂妄不顾后果的作风,根本劝不住。
她扶着额头,让梅芯送了杯凉茶进来。
晚上,嘉隆帝就来了。
他已听说白日里瑾贵妃来找她的事情,坐在窗前问她贵妃所来何事。
“不过是妃嫔间的寻常往来而已。”苏媛风轻云淡的说道。
这话,元翊如何能信,伸手抬起她的下巴,紧紧凝视着她的眸子,问道:“贵妃何时与你往来了?她受太后训斥在钟粹宫闭宫数月,突然出来就到了你这儿,是来兴师问罪的?”
他的语气很轻,但声音清晰明亮,明明白白的告诉苏媛,他知道内情,不准瞒他。
苏媛还在想着要如何回答时,就见他的指腹抚上了自己脸颊,她微微偏过头,早前被赵环打的地方依旧疼痛,哪怕特别捂了又上脂粉,还是不能完全遮住。
她抬眼朝元翊看去。
元翊也正盯着她,“这是贵妃打的?”
“是嫔妾惹怒了贵妃,贵妃教训嫔妾罢了。”苏媛起身,欠身回话。
元翊的手停顿在空中,像是有些不满她的突然离开,握上她手腕将人又扯了过来圈在怀中,也不再说话了,就那样盯着她的脸许久,突然对外唤人送水进来。
他让苏媛将脸上的脂粉洗掉。
苏媛无法,只得入内室净面,因为本就红肿,何况又刚洗脸,那红色的指印子在白皙的肌肤上显得触目惊心。
元翊见了,面色含怒的道:“贵妃委实放肆!”
苏媛不告状,也不替赵环解释,静静的待在他怀中不说话。
“她是被太后训斥了许久没有行走后宫,不过是借你发威。”
元翊虽然生气,但也没有为她去问罪赵环的意思,苏媛心里也明白自己地位,不会那么不自量力,点头以示回应。
“她为何会来找你?”元翊又问。
苏媛的心再次提了起来,果然,他是来追究的,启唇回道:“太后寿宴之前,嫔妾去过贵妃娘娘的钟粹宫。”
“与她说了什么?”
因为方才洗漱净面,她的钗环卸去,此刻青丝披肩,元翊指绕着她的长发低问,语气却很认真。
“提了几句明瑶郡主。”
苏媛也不傻,这时候若是再说谎隐瞒,无疑是触怒嘉隆帝。他既然能开口相问,就是要她自己开口,遂又道:“臣妾当日不知轻重,做了几句明瑶郡主若嫁给瑞王爷的假设,贵妃娘娘后来在寿宴上坏了太后的赐婚,如今想来便怪罪到嫔妾身上了。”
“那你可觉得冤枉?”元翊盯着她。
苏媛点头,然后又立即摇头。
元翊低笑,问道:“你这算什么意思,朕倒是看不懂了。”
“冤也不冤。”苏媛望着他回道:“其实那天太后的赐婚懿旨本就不可能下来的。连林侧妃都特地进宫了,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瑞王接旨?只是触怒太后的本该是林侧妃或者瑞王,本该是贵妃娘娘。”
“你那样做,是皇后授意的?”元翊不管这些,径自再问:“皇后让你去的钟粹宫吗?”
苏媛摇头,“不是。”话落想要起身,又被元翊按住。
皇后和嘉隆帝同心,这个谎她当然不能说。
“既不是皇后,朕也未曾和你提过明瑶郡主和瑞王之间的事情,你又为何要去找瑾贵妃说那样的话,去惹怒她?你不是喜欢自作主张的人,让朕猜猜是为了什么,因为林侧妃?”元翊一语中的。
苏媛知道不能否认,想了想妥当道:“嫔妾不认识林侧妃,为何要帮她?嫔妾只是不想让贵妃娘娘得好罢了,那阵子皇上可常常留在那呢。”她说完,身子朝他依偎了过去。
元翊便顺势抚她后背上的长发,抱着她笑了笑,最后接道:“爱妃这话,深得朕心。”
苏媛心里打鼓,跳得厉害,仰头觑了眼嘉隆帝神色莫名的表情,反问道:“皇上不信?”
她见他不说话,红唇主动送了过去,贴上他。
元翊搂紧了些她,苏媛抬起双臂将他环住,引诱他。
他将怀中娇躯压在了炕席上。
云雨之后,元翊将她抱回床上,苏媛依旧懒洋洋的靠着他,趴在那用手指轻轻打转。
元翊握住了她的纤指,意有所指的叹:“倒是聪明,知道用怎样的方式堵住朕。”
苏媛佯作不懂,眨眼了反问:“皇上说的什么,嫔妾怎么没听明白?”
元翊只是笑,笑声爽朗开怀。
“以后若贵妃再刁难你,自可让宫女来禀报朕。”过了会,他如是道。
苏媛听得却微怔,“皇上日理万机,会有空来搭理嫔妾吗?”
“你这话倒显得朕往日亏待了你?”
苏媛立马摇头,“嫔妾就是一问。”
“朕让你来,便来。”
苏媛应了声,想了想玩笑似的语气又问:“那若是皇后呢,皇上可愿意替嫔妾做主?”
元翊皱眉,像是从未考虑过这种可能,不答反问道:“皇后怎么为难你?”
“皇上不说吗?”她贴着他微微动了动。
他揽紧她,重新覆了上去,亲了亲她的唇,笑着道:“今晚是怎么了,与往日不太一样?”
苏媛笑得娇媚,嗔问道:“那皇上喜欢吗?”
他以唇回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