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七十二章 自救

 

赵环确实需要发泄这数月来受的委屈,当日她在长宁台是风光得意了,然而顶撞太后,不听家中祖父嘱咐,虽然没有影响到她的贵妃身份,但她在宫中实际的处境却极其惨淡。
起初,她是不愿向太后低头的,她明明什么都没做错,身为左相府的嫡长女,尚未及笄便进宫服侍嘉隆帝了,这么多年对太后言听计从,赵环想不到有任何理由家族会放弃她。
但是,权势之中,素来就不是说理的。太后明明白白的告诉她,她就是用来稳固赵家在嘉隆帝后宫中地位的棋子,如若她不甘心,那可以是别人。
赵环等到那瞬间才明白,原来这么多年她引以为傲的一切,都是赵家给的,赵家若是要收回,轻而易举。她看似宠冠六宫,连皇后都要敬她几分,但都不过是因为赵家给予。
那天她的言行触怒了太后和祖父,她生气,她不甘,想问家里要个说法,却没想到太后会那样直截了当,根本不屑给她理由,只给她句话,“这个贵妃你做还是不做,自己考虑。”
赵环自然是要做的,哪怕只是个无法生育的贵妃,她依旧想要高高在上。但太后的怒火却不是容易消的,此刻她怒看着苏媛,挑眉冷声道:“永安宫婕妤苏氏,如此挑唆本宫与皇后,扰乱宫闱和睦,委实胆大妄为、居心……”
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已意识到的苏媛急声打断:“贵妃娘娘,您难道要助皇后将嫔妾除了吗?”
“你这话何意?”赵环皱眉,冷声。
苏媛知她与皇后势同水火,思量间忙道:“嫔妾不过一小小婕妤,受制于人,引得贵妃娘娘与太后生出嫌隙,与明瑶郡主姐妹离心,确实是罪该万死。只是,皇后身边何多人,她偏让嫔妾去娘娘宫中,本就有意借您之手除却嫔妾,您现在这般做,岂不是如了她的意?”
她见赵环面有松动,徐徐又道:“这宫中何人不知太后与贵妃您感情甚笃,皇后故意指使嫔妾去钟粹宫,娘娘若是当场治我胡言挑唆之罪,嫔妾自然走不出钟粹宫。
娘娘若是听进了嫔妾昔日之言,便如皇后所愿破坏了明瑶郡主和瑞王的婚事,之后更会有今日之雷霆大怒,嫔妾依旧跑不了。因此,皇后当日虽然有针对贵妃您的目的,又何尝不是想趁机除了嫔妾?”
“你是皇后亲手提拔起来的,她怎会想除你,休要巧言善变来蒙骗本宫!”赵环怒火尤甚,却没立即冲外唤人将她拿下。
苏媛知道此刻只能自救,说动不了赵环的话谁都帮不了她。闻言便跪下,颇是哀怨的语调回道:“嫔妾出身低微,在京中无所仰仗,皇后选嫔妾为用,自然是觉得嫔妾好掌控,用来分贵妃您的宠。只是皇后见您圣宠依旧,也并未如她所愿针对刁难嫔妾,从而惹得皇上对您厌恶,便觉得嫔妾无所用了。
嫔妾往日与灵贵嫔相近,皇后便觉得嫔妾有二心,已许多次警告训诫。前几回,她去乾元宫面见皇上,每每见嫔妾在旁,已是多加不满。贵妃若是想治嫔妾的罪,嫔妾无话可说,毕竟那日确实是嫔妾去的娘娘宫里,可是您如此,不正是合了皇后的意吗?”
赵环听后,果然陷入沉思,只是没过多久,她便反应了过来,服侍着她道:“说来说去,不过是在为你自己开罪!”
苏媛被道破心思,也不再否认,“宫中不易,嫔妾当然想要替自己开罪,既不能反抗皇后,又已得罪贵妃,若自己还不解释,这宫里便真的没嫔妾的立足之地了。不过嫔妾说的都是事实,皇后对我已有打压之心,她如今后权在手,又与德妃联手,娘娘若是真的还想与她一较高下,便该留着嫔妾。”
“哦?你的意思是,要背叛皇后而投诚本宫?”赵环似笑非笑的望着她。
苏媛自嘲道:“以娘娘的谨慎,自然是信不过嫔妾的。只是,嫔妾进了宫,只求一个安稳,谁给嫔妾活路,嫔妾自然向着谁。”
“你倒是干脆。”
这话可比什么忠于她的誓言可信多了,赵环略犹豫片刻,抬手道:“玉婕妤,起身吧。”
“谢娘娘。”苏媛缓了口气,慢慢站起来。
赵环让她上前,仔细道:“你方才说,皇后与德妃联手?”
“不错。”苏媛知道要让她留下自己,必得给些有价值的信息,否则她就算不愿让皇后称心,但自己得嘉隆帝宠爱这点,对她来说也是不能容忍的。
思及贺玲,她竟因为对朱允的心思而给长姐用那样的药,她可不信是单纯想助长姐,心中琢磨了番,开口就道:“德妃娘娘的妃位,不就是皇后向皇上要的吗?”
赵环眉色微凝,她知道太后很看重贺家这一势。然而贺家狡猾,从来都是模棱两可的态度,不能逼太紧,却也不敢放到敌对阵营去。
苏媛见她脸色不好,于是再道:“贵妃只需查查,当时皇后派朱太医去瑞王府替林侧妃医治前,朱太医是否曾到过芳华宫就明了了。娘娘先前说,林侧妃本来难以下地,但就是因为服了朱太医从德妃处所得来的偏方猛药,那日才得以出现在长宁台。
德妃表面上与世无争,不向着您或者皇后任何一方,但她这些年在宫里的地位却无人可撼,如今更是抚养了玲珑公主。皇上就算对她寡情,但公主在她宫里,如何也都会念着几分,这些都是皇后帮的她。”
有些事不说不注意,苏媛一提,赵环就越想越觉得了,可不是吗,一个常年连皇上面都见不到的昭仪,突然就成了德妃。若没有人在皇上面前替她说话,皇上能念得她?
赵环看向苏媛,问: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“再有就是萧婕妤。”
闻言,赵环惊讶:“萧韵?”
“是,据嫔妾所知,萧婕妤对皇后可是忠心无比,而皇后对她也颇多恩宠,甚至几番替她筹谋提拔。皇后笼络人心,但娘娘您昔日身边的贤妃与秦妃却都过去了……”苏媛声音略微迟疑,意思却不言而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