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七十一章 算账

 

苏媛没想到,有朝一日,她会这样虚情假意的去面对元靖,这个曾经在她最潦倒时将她挽救出来的人,这个曾经她在杭州心心念念惦记了多年的人。
她已不想去辨清元靖所言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,这些都已不重要,她也不在乎。她只盼着长姐能早日脱离了这个漩涡,虽然可能性很低,但是依旧抱着一丝希望。
从关雎宫出来,她在外面站了许久,还是梅芯上前出声唤她提醒,她才起步离去。走了段路,她闭上眼,又回头望了眼那座残破的宫室,不知他还在不在。
她与元靖,终究是不可能有缘分的,他的心里,只有权势。
想了想他的要求,苏媛在心上念叨了遍谢维锦的名字,脚步渐渐慢了下来,她不知道要如何去接近。再想到谢芷涵,心中的那份愧疚之意更浓,自己当真要去利用谢家吗?
她闭上眼,在心中告诉自己,既然选择了刚刚的手段,就不该再有纠结,抛开那些不该存在的想法和情绪,也尽量不去想和谢芷涵相处时她满是信任的眼神,径自回到宫殿。
当晚,她却久久未眠。
次日,苏媛待在宫中,琢磨了会孝贞太后过世的事,又想了想如何去接近谢维锦。其实,元靖若是只要弄清楚谢家和丹蕙公主这门婚事,似乎也并不是只有谢维锦一人可下手。
然而,元靖肯定不只是这样,他不知道那桩婚事的内幕,那显然就是嘉隆帝并非真正信任他。而谢维锦不同,元翊的左膀右臂,元靖让她去找谢维锦,为的肯定不只是眼下丹蕙公主婚事这么简单。
如果他真的帮她把长姐从瑞王府带离,那她真的会照他说的去做。只是,她不会是从前那样对他完全信赖的心思了,权势之类的,苏媛也想要。
若是真的出卖了自己的心,那为何还要一位的替他人做嫁衣?
正临窗捧着茶出神,宫女突然禀道:“瑾贵妃来了。”
苏媛惊诧,不明白赵环怎么会突然来找她,连忙起身出去相迎。
相较过去的排场,此刻的赵环低调多了,身边只带了两位宫女,进殿时看都没看她,喝声就让人都退下。
永安宫里的众人,自然都是去看苏媛的。
苏媛微微颔首,等人都退离,上前再次福身请安,只是还没听她回话,赵环的身影就到了眼前。
“啪!”
赵环狠狠的打了她一个巴掌,力道极大,苏媛的侧脸被打偏,转过头不解道:“贵妃这是做什么,刚过来二话不说就动手?”
“好你个苏氏,敢拿我当枪使!你设计本宫,故意让本宫在太后寿宴上得罪太后,帮着林氏那个贱人对抗我们赵家,你真是有胆量,居然算计到本宫头上来!”赵环气盛,多年掌权,威严犹在,几句话下来气势十足。
她狠狠的瞪着苏媛。
苏媛捂着脸,拿手指抹了抹唇角的血迹,她说的确实是事实,当初那件事本就是有意为之,只是都过了这么久,她现在才秋后算账?
“怎么,没话说了?你这样帮着皇后,皇后也不见得就记得你的好,苏氏你可后悔?”
苏媛再怎样也知这事不能承认,估计赵环是捕风捉影没有证据,否则早就拿了自己去太后宫里,哪还可能自个儿跑来与她发脾气。如此想着,她心中微定,缓缓言道:“嫔妾不知娘娘这话是何意,我不过只是个小小婕妤,如何敢设计您?”
对上她依旧盛怒的表情,苏媛继续解释:“寿宴上的事,与嫔妾又有什么关系,瑞王是将林侧妃扶正还是娶明瑶郡主,都和嫔妾无关,我又为何要帮林侧妃对抗赵家?贵妃娘娘如此跑过来,进殿就指责我,我却不知错在何处。”
“不知错在何处?呵,那当初你去本宫的钟粹宫说那通话是何意?”赵环冷笑,声声质问,“你不就是在挑唆我和明瑶郡主之间的关系,好让我帮着林侧妃替瑞王拒绝拒婚?那日若非本宫,你当林侧妃能那样安然无恙的离开,而瑞王现在还得此刻逍遥自在?”
“贵妃何必恼我,嫔妾说了,嫔妾不过是个婕妤,瑞王府和赵家的事情与我都不相干,嫔妾有什么理由去挑唆离间?贵妃与太后生隙,心中有气,拿我发作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苏媛坦然轩回道。
“对你没有意义,对皇后可有意义的很!”
赵环再也顾不得什么贤惠大度,她都快被赵家放弃了,哪里还管得了什么名声?拿出了从前狂妄嚣张的架势,她骂道:“本宫查过了,先前林侧妃病势严重,照理说根本不能下床来宫中赴宴,是皇后,她派了太医去瑞王府救治,又让本宫替她添在寿宴名单上。
皇后不欲我们赵家和瑞王府结亲,所以暗中帮着林侧妃搅了太后的寿宴,你当日去本宫面前说那番话,也是皇后挑拨的,是不是?否则你不可能会知道……”
提及自己痛处,赵环止声,表情气恼尴尬,两眼恨恨的盯着苏媛,逼问道:“说,是不是这样子?”
苏媛倒也不怕往皇后身上泼脏水,左右在人眼中她是皇后提携起来的,何况如果这时候否认,赵环说不定真将全部怒火发作在她身上。
想到如今在宫中的现状,苏媛低头反问:“贵妃既然心里都明白,来为难嫔妾又有什么用?我与瑞王府非亲非故的,帮着他们做什么?”
“果然是陈玉!”得了肯定,赵环一拍桌案,大骂道:“我已经让她到这个份上了,她还想怎样?这后宫哪里不是她说了算,居然设计让我得罪太后,简直可恶!”
苏媛见赵环依旧没想明白,其实她与太后的离心并不是因为别人的挑拨,而是因为赵家实实在在对她的放弃,桃花丸的事情是事实,那她自个儿就不可能再顺从太后。现在约莫是被太后冷落后受挫了,需要找个理由去讨好太后,让太后和赵家原谅她……
不好!若是如此,瑾贵妃动不了皇后,却有本身处置自己的。苏媛想到这抬头,却发现赵环正盯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