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七十章 假意

 

原先让苏媛去接近谢维锦,是元靖要求的,当时也是在这里,他被狠狠拒绝了。此刻,她突然跑来答应他,元靖却笑不出来,反而是生出些许惆怅。
他抬手去握她的手,苏媛微微挣了下,见他不放,便没有再动。她依旧期盼的望着他,问:“可以吗?”
“明明不愿意,却勉强自己去,不难受吗?”
苏媛面色不动,冷声反问:“这不是你希望的吗?”话落闭了闭眼,垂头避过他视线。
“你的意思是,只要本王替你将林婳从瑞王府带出来,你做什么都愿意?”元靖语气认真道。
苏媛没有迟疑,颔首:“是。”
她刚答完,下一瞬就被元靖带进了怀中,男子似铁的胳膊紧紧环着她,俯首就吻上她。
元靖的力道很大,便是苏媛起初挣扎也没有挣开,含着她的双唇用力吸吮,像是压抑了许久后的爆发,狠狠索取着。
苏媛从最初的震惊到惊讶又到妥协的放弃,任由他亲吻。她很清楚,在长姐这件事上,她只有求他,心底里亦涌出种无奈,淡漠的接受着。
元靖揽着她的身子往旁边挪,将她直接放倒在旁边的石桌上,倾身覆上,带着急切的去伸手解她腰间的裙带,大掌顺着腰际丝滑的肌肤向上抚去,唇也慢慢落在她的脸上、耳边以及脖颈。
他的喘息响在她耳旁,苏媛清冷着嗓音突然问:“是不是这样了,你就帮我救阿姐?”
一句话,将元靖满腔的热情都浇灭,他停下动作,撑起身看她。苏媛面色潮红,眼神却没有他想象中的意乱情迷,只淡淡的望着他,甚至连曾经对他的希冀与倾慕都丝毫不见。
元靖轻轻去抚她的脸,见她别了过去,握住她的下巴微微用力,迫她看向自己。四目相视,他见不到她的柔软,哑着声问:“不甘心?”
苏媛没说话。
“还是不愿意?想替他守身如玉?”元靖语气逼问。
这回苏媛终于回话,“王爷说笑了,我如今这样,有何资格愿不愿意?在你眼中,我不就这么点价值吗,进宫侍奉嘉隆帝,再去接近谢维锦,如今你想了,我能怎么办呢……”
她话落,闭了闭眸,再次望着他强调:“你会帮阿姐的,是不是?”
元靖见她任由他为所欲为的模样,眼中看的一痛,想起曾经在破庙里初见时的她,那望着自己眼中时的信赖,绝不是这样的。
他突然低首,在她耳边低道:“你心里还有我,对吗?”
“我对王爷早已没有非分之想,只求王爷助我。”
他根本不愿信苏媛的话,闻言嗤笑的否定道:“胡说!你曾经不是这样的,阿媛,我上次与你说的是真的,我把你送进宫后才明白过来。你可知道,以前我对你的感情视而不见,如今有多后悔?”
他说完,含上了她的耳珠。只是刚用力,就被苏媛推之提醒道:“你别这样,会留下痕迹的!”
元靖的身子为之一振,随后却是疯狂了起来,反而更加用力的吮着她,为了不听她说那些刺耳的声音,再次封上了她的唇,唇舌相交,贪婪的吞咽着她,手里力道也不轻,直接褪去了她的衣裙。
苏媛见他不留力的故意揉她,心中大慌,紧着脑中闪过个想法,突然就伸出双臂环上了他,并开始回应他。
元靖察觉到了,欣喜若狂,松开她惊喜道:“我就知道,你还是喜欢我的!”
苏媛大口喘息着,目光迷离,等她对上那双晶亮的眼眸时,咬着唇又别过视线。在元靖久等将要不耐时,突然哀怨的出声:“你明知我对你的感情,如今不过是想借我去操纵谢维锦罢了,其实用我姐姐我就只能听你的,又何必这样与我逢场作戏?”
他见她不信,面色激动,凑过去道:“我怎是与你逢场作戏?你了解我的,若不是心中所想,我不会对你这样。”
苏媛却凄惨一笑,依旧是毫不相信的语气,“王爷如今是突然觉得我能入眼了?又或者觉得,我突然成了别人的,你心里不舒服,便想要再夺回去?在王爷心中,我是什么呢?”
“你不要这样说,你要怎样讲你才相信?”元靖有些暴躁了。
苏媛也是真对他动过情,若是早在进宫之初他与她说这些话,她或许还能相信,并依赖他。然而如今,她却是不敢再信的,那种全部将希望寄托在元靖身上的感觉,并不能安心。
她想起过去,眼泪便淌了出来,不答反问道:“我相不相信,重要吗?你不是存了心不想我好过吗,我是皇上的婕妤,若是被他知道背着他与你在这行这种事,回头还能有命?你方才,不就是存了这样的心思吗?”
元靖闻言,将手从她衣衫内取出,又拉着她站起,亲自替她将不整的衣裳拢上去。他心中虽不舒服,却也不得不道:“你知道我不是有意的,我就是想你把他忘了,别在我面前替他。”
苏媛凄凉的望向他,自嘲般笑道:“我是他的人,我如何不提?以他对我的宠爱,你觉得我能忽视得了?”
元靖知道她的意思,方才不过是一时生气,也似带了些报复的意味,冷静下来便将那份不该有的念想抛去脑后。他缓缓替她系好衣带,见她依旧是楚楚可怜的泣容,吻了吻她的眉眼柔声道:“好了,我不是没做什么吗,他不会发现的。阿媛,只要你心里还有我就好,这种日子不会太久的。”
“王爷这话,难道还觉得我能离开他不成?”苏媛试探道。
“当然!我不会让你永远受这种折磨,陪在他身边的!”元靖语气轻柔,是苏媛从未见过的,抚着她的脸含笑再道:“你只要明白我的心意,就好了。”
原是苏媛从前最期待的话语,此刻听着心中却不起波澜,只淡淡的问:“你要我找谢维锦做些什么?”
元靖听她的语气,像是还与他负气般,张开双臂抱住她,笑道:“他和丹蕙公主的婚事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替我弄明白。阿媛,让你去找他不过是权宜之计,你别恼我。谢维锦的为人,不会随便背叛皇帝,你需要引导他。”
“怎么引导?”苏媛表情麻木,“是想我对皇上那样对他吗?”
元靖立马否定,“当然不是,对谢维锦,你要用情。”
苏媛静静听着,心里很清楚,元靖所谓的喜欢,不过是利用。让她以情为武器……她突然主动吻上他侧脸,柔着声再问:“王爷说是真的喜欢我,那我阿姐的事情,你真的不帮我吗?”
虽然还是同一件事,但比之先前的交易语气,显然此时更能让元靖上心。他迟疑了下,回道:“你长姐的性子你清楚的,我并不一定能劝动她。若是她不肯离开,难道还要我去瑞王府公然抢人吗?”
苏媛在他怀中动了动,嗔道:“那就请王爷尽力而为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