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六十八章 隐情

 

长姐那般通透的人,自己和涵儿都能想到的,她怎么可能想不到?苏媛想到长姐那样不珍惜身子,又牢牢把握着瑞王,心生焦急。
她拿起茶杯喝了口水,想将心底的紧张和焦虑浇灭。
好一会,她才平复心情,同谢芷涵道:“罢了,先不说她了。你哥哥与上丹蕙公主的婚事筹办的怎么样了?”
“现在哪有怎么筹办,婚事在明年呢。”
这件喜事来的有多么荒唐没有人比谢家更清楚了,谢芷涵提起时也有些不自在,谢家因为这件婚事没少被人说闲话,多是说谢家以权欺人。
瞧,明明都是皇家做主,悔婚、赐婚,与他们谢家何干?为人臣子,君王旨意,还能抗旨不成?然而,世人不敢乱论皇家,便只能说谢家了。
谢芷涵很心疼兄长,“只是苦了我哥哥。既要替皇上办事,又要假意迎合太后和赵家,还要去应付公主。”
“他和公主……”苏媛略显尴尬。
谢芷涵望着她摇头,“我哥哥的心思,媛姐姐不知道吗?”见其闪躲,她笑了再道:“其实姐姐心里明白的,就上次哥哥告知我皇上调查杭州时,他就是想我转告你当心的。”
她说到这,似想到了什么般,感叹道:“如果当初我们没有进宫就好了。”
苏媛愣了愣,她知道对方在想什么。
“媛姐姐,你怎么了?”谢芷涵见她半晌没说话,好奇的问了句,视线疑惑。
苏媛起身走至窗边,“我没什么,只是在想你们家和文昭侯府。”
“因为悔婚的事,皇上正式封了他二品将军,又将他安排进了兵部。太后她们觉得皇上是补偿萧世子的,也没有说什么,倒是宫里这位萧婕妤风光得紧,听说昨日她寻了姐姐的麻烦?”
苏媛知她跟了过来,并没有转身,只望着高空无谓的笑了笑,“只是呈口舌之快罢了,没事。”
谢芷涵就见不得她受委屈,激动道:“你与她同是婕妤,做什么要忍她?说来你还是有封号的,位在她之上,大可以教训她。”
“皇上如今有意抬高文昭侯府,我何苦去招惹她?”苏媛终于看向她,自嘲道:“她背后有萧家,难道我还能指望皇上为了我去为难她?萧家能带给皇上的,我可帮不了。”
“媛姐姐不必妄自菲薄,皇上喜欢你大家都知道,那萧韵就算封了婕妤又如何,皇上不过是顾着文昭侯府的颜面才宠幸她几分。”
“那也是宠幸,涵儿,我没有她那样的背景,何况在皇上心中还是个可疑之人,你觉得我若是真与她相斗,皇上还会偏着我?”
苏媛脸色如常,眉间却像是带了丝化不开的愁绪,摇头道:“不会的,我于他没那么大的用处。他只是失意时,想用我应付别人时,才把我搂到怀里做做样子,一件玩物罢了。说来不怕你知道,我最近陪着他,心里依旧是慌的,我总担心着哪一日他突然就发现了我的身份、我的目的,却也有些好奇,那时候他会怎么做。”
谢芷涵忙道:“他和太后也并非母子情深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苏媛声音无澜,“可是,太后终究养育了她多年吧。”
谢芷涵心里有句话,不知该说不该说,迟疑了下终是道:“媛姐姐或许不知,当年孝贞太后过世的时候,其实是有隐情的。”
这点苏媛倒是真没听过,顿时望向她,“什么意思?”
“那时候赵太后不是中宫,恭王的母妃萧淑妃又得宠,孝贞皇后是先皇发妻,,说到底赵太后在先皇面前既不得心也不得敬。但是孝贞太后过世后,却是赵太后抚养了皇上。”
谢芷涵停顿片刻,见其依旧炯炯的盯着自己,继续道:“媛姐姐你想,皇上筹谋这么久要对付赵家,对付太后,当真只是因为赵家专权,太后偏心恭王吗?”
苏媛被她一语点醒,惊诧道:“你是说,当年上孝贞太后的薨逝,与赵太后有关?”
谢芷涵嘘了声,“只是猜测,并无证据,所以还是别道的好。皇上的心思到底如何,我并不了解,倒是姐姐时常伴驾,你自个儿留意留意皇上对太后的态度想想就是。”
苏媛颔首。
谢芷涵话落,走过去喝了口茶,“姐姐,我先回长春宫了,晚些时候还要再去慈宁宫侍疾,也不知道太后的身子到底怎么样了。”
“嗯,你去吧。”
苏媛亲自将她送到门口,又叮嘱道:“方才我说的事,麻烦涵儿了。”
谢芷涵了然的颔首,“姐姐放心。”
她走后没多久,苏媛让梅芯又去把朱允请了过来,打听太后的病情。
朱允摇头表示,赵太后并不召他,虽说是太医会诊,但慈宁宫只用那几位太医,医案太医院倒是有,只是只看陈述并不能知道具体,又反问她为何如此询问。
苏媛想了想,只问道:“你可知道,我阿姐最近怎样?”
“她挺好的,最近也在静养,我去瑞王府看过她几次。”
苏媛安心,颔首道:“这就好。那她有没有派人进过宫,或者说有没有什么打算,你知道吗?”
“什么意思,你是觉得太后这事?”朱允闻言,反而表情凝重。
苏媛见他如此,便是不知情的。
朱允却是个极其聪慧的,语气颇恼道:“她又在做什么?她明明答应了最近只养病的,怎么会……”像是颇为急切,转身拎起药箱就要走。
苏媛见了连忙喊住她,转身从槅柜里取出封信,“麻烦你替我交给阿姐。”
这其实还是早前写的,她还没来得及让东银去送。既然朱允要去瑞王府见阿姐,那让他带去最是方便。
朱允伸手接了,苏媛想了想,“你再帮我个忙。”
“何事?”
“你在太医院当值,当初孝贞太后过世时的医案与资料,能不能替我取来,我想看看。”
朱允倒是没多问,只定睛看了看她,点头,让她静等。
苏媛便安了心,还好,她不是孤立无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