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六十六章 稳住

 

太后就这么盯着他,突然哼了声,不客气的道:“这件事哀家主意已定,找皇帝过来是与你商议,难道你也要违抗母后,这就是你所谓的孝吗?”
这语气,元翊连忙起身,作揖道:“母后言重了。”而后略想了想,说道:“萧远笙有功,儿臣非但没有重赏,若是再公然悔婚,岂不说于皇家颜面不利,难免也要寒了将士们的心。母后,儿臣以为,这事不宜太声势浩大,若是能先与萧家协商,得以取消婚事,于丹蕙于萧家,都是两全,您说呢?”
赵太后本来就是看萧家不顺眼,想要让他们丢脸,只是嘉隆帝这般说,倒也冠冕堂皇。她微微思忖片刻,不答反问道:“萧家肯同意?”
“费些周折,应当是可以的。”
嘉隆帝表面胆怯极了,像是既不愿得罪自己扶持上来的年轻少将,又怕触怒太后,这副卑躬的模样落在太后眼中甚是满意。而如今的元翊到底也不是当初那个可随便摆布的皇帝了,她想了想,就点了头。
“对了,谢尚书之子在你身边当差,皇帝觉得他如何?”
闻言,元翊笑了笑,不置可否道:“儿臣如何以为倒是不打紧,倒是丹蕙和母后的想法才最重要,不是吗?”
赵太后深深看了他两眼,点头,笑道:“皇帝说的对。”
慈宁宫这边就这样打算好了,看上去母子和谐,凤天宫那边却不安宁。
皇后将萧韵从公主殿中带回来后好言好语劝说了许久,好不容易安抚得差不多了,宫女又传来那样的消息,说丹蕙公主去求了太后,太后又召见皇上,已经有所决定。
萧韵刚好在场,听到这话恨不得直接跳脚,与皇后又急道:“娘娘,您看,您刚还和我说先皇的赐婚不可能说没就没的,怎么可以这样,欺人太甚了!”
陈皇后也像是满脸意外,还有几分尴尬,“这事儿,是本宫欠思虑了,”
“我哥哥这一年多一直在外征战,我们侯府不求什么,但好端端说要取消婚约就取消婚约,未免太欺负人了。”萧韵在宫里不得宠,全部希望还都放在了兄长身上,没想到丹蕙公主说不嫁就不嫁。
她攀上皇后胳膊,气急败坏道:“娘娘,肯定谢家故意!”
皇后慈眉善目的脸上透着几分同情几分怜惜,摸了摸她的脸,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这是公主的注意,怎会与谢家有关呢。这件事到底如何尚不得知,好在如今太后没有一道懿旨直接下到文昭侯府,许是皇上有法子呢,你别太着急。”
“皇上,皇上会帮哥哥吗?”萧韵出神。
皇后就点头,“自然,皇上那样器重萧世子,怎会舍得委屈他?你啊,别误会了皇上的苦心。”
萧韵本气得双唇都在打颤,但听了皇后的三言两语,渐渐的又平复起来。
这宫里,自己必须依靠住皇后。
她在心中如此想着,将先前元靖的提醒抛之脑后。
萧韵离开后,皇后唤来身边的亲信,“春庭,太后那边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凤天宫里的人,自然不会莽撞,方才的事,自然是私下得了皇后吩咐才做的,否则为何要挑着萧韵在场的时候进来说,不是让皇后更忧心么?
此刻听到问话,春庭方上前回道:“太后似乎是中意谢侍卫的。”
皇后听后,琢磨道:“谢家本就是赵家提拔上来的,只是后来谢家将王家取而代之,加上谢维锦得皇上信任,方渐渐做大。只是,这样子的谢家,能在赵家的眼皮子底下取得今日的功名和地位,也不是可小觑的。太后这是打算用公主继续将谢家拉拢回来吗?”
她的自言自语,春庭当然不会回答。
皇后寻思着独坐了许久,突然起身道:“随本宫去见皇上。”
陈皇后到达乾元宫之外时,得知玉婕妤在里面,檐下背光着的她表情忽暗忽明,眼中更是闪过强烈的厌烦。
嘉隆帝还是见了她,苏媛退下,与皇后交错而过时见礼,皇后并没有多大反应。
看见皇后,元翊直言问道:“萧家可有稳住?”
皇后贤惠温婉道:“皇上放心吧,萧婉仪好劝的很,对臣妾的话也不疑有他。不过心底里倒是记恨上了谢家,更是嫉妒灵贵嫔,常常觉得皇上不够宠她呢。”话到尾,带着几分玩笑的意思。
元翊听后,毫不在意最后那句,只是皱眉问:“她不记恨赵家和太后,去针对谢家做什么?”
“她大概是觉得,是谢侍卫故意讨好公主,才让公主去求太后悔婚的。”皇后怕他生气,又添道:“萧婉仪的性子,皇上是知道的,见识颇浅,往日最上心的就是后宫里的争宠吃醋了。”
“嗯。”这点元翊确实是知道的,想起萧韵,就含了不耐,“她若是好用些,朕何至于如此冷淡她?朕倒是想提拔萧家,只以她的资质,就算是有了高位,三言两语就被人害了也说不准,到时候还要朕顾着萧家替她打算,岂不费事?”
“皇上说的是,萧婉仪只是还年轻,不懂得您的苦心。”
皇后的字里行间,透着对萧韵的未婚。不论其他,她对萧韵倒是满意的,若是能扶持一个这样有家世却无谋略的女人上位,可是好用多了,不像那个谢芷涵,看上去年幼单纯,实际上却不是个好惹的。
时间久了,后宫各人的心性,皇后都能摸透几分。
“既然萧婉仪那边无碍,若没其他事,皇后回去吧。”
听到这话,皇后心里一阵难受,但面上不露分毫,颔首应道:“是,臣妾告退了。”说完福了福身,想要转身却似想到了什么般,回头又开口:“对了,皇上既然想要制造萧谢两家的矛盾,可是谢家势大,萧家就算有世子,但悔婚的事情一出,又是颜面大损,如何与谢家抗衡?”
“皇后所略之事,朕亦有想到。只是,萧女实在不得用……”元翊说着顿了顿,终是叹息道:“罢了,皇后你既然两次劝朕,也是有理,那便给她晋位,什么位分合适,皇后看着办吧。”
皇后笑道,“是,臣妾遵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