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六十五章 悔婚

 

走出去后,谢芷涵就拉着苏媛道:“方才萧婉仪的态度,应该是听说了公主与我哥哥的事情。”
“嗯。”苏媛应声,毕竟萧韵来兴师问罪的意图来明显了。谢维锦是嘉隆帝的人,他居然暗地里应付起丹蕙公主,那显然是得了元翊的首肯的。想到那个背后的操纵手,她看向谢芷涵,问道:“你哥哥是不是与公主说过什么?”
否则以丹蕙公主的骄傲和身份,如果被拒绝了,肯定不可能再这样往乾元宫去的。
听到问话,谢芷涵微征,想了想才说:“皇上并不希望文昭侯府的萧世子迎娶丹蕙公主。”
“所以,他想将公主嫁去你们家?”
谢芷涵抿抿唇,“我知道的也不多,府里可能是有这个意思吧。”
“先皇赐婚,这事可不是好办的,你们这是和似文昭侯府为敌。”苏媛想不明白,萧远笙明明是嘉隆帝器重的人,谢维锦也是,为何要在他们之间横一个丹蕙公主。
他如今明明还称不上羽翼丰满,为何想要两位自己器重的后起相斗?
“按照方才萧婉仪的态度,她肯定会往文昭侯府递信的,萧世子如今握着兵权,萧家若是不肯放手,你们要怎么办?”
谢芷涵拉过她的手,压低了嗓音轻声道:“姐姐担心的我何曾没有想过?我父亲与兄长也都考虑过的,只是这是皇上的指令,我们能怎么办?我们谢家早在投靠皇上之初,就不可能再自己做主了。”
苏媛盯着她,似是又想起了那晚她无奈与自己哭诉的模样,闭了闭眼叹了声,没有再说话。
她回到永安宫,没多久果然有风声传出,说萧婉仪与丹蕙公主大吵了一架。按理说,以公主之尊,宫里的娘娘们对她都是敬重有加的,何况萧韵一个小小的婉仪,如何敢与她争吵。
然而,因为是公主理亏,萧韵得理不饶人,再加上丹蕙公主又咬定了不肯妥协的态度,两人吵得连皇后都惊动了。
陈皇后亲自过去劝解,自是以安抚丹蕙公主为主,又当面训斥了萧韵,最后领着她离开。
事情闹成这样,便不能再隐瞒下去了。
丹蕙公主去慈宁宫求太后,想让她出面替自己解了婚约的事。
太后因为前阵子瑞王府和左相府的事已经许久没有安宁过了,心情也是不好,往日常常侍奉在旁的瑾贵妃因为置着气,最近也没有来给她请安,身边只有明瑶郡主赵琼陪着。
赵太后身体微恙,刚服了药,见女儿过来,还没说话就跪下来求她,惊了一跳,忙让赵琼去扶她起来。
“阿蕙你行这么大的礼做什么,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?快起来。”
赵琼也劝她。
丹蕙公主不肯动,磕了个头道:“母后,求您帮儿臣取消婚约。”
太后虽然闭门不出,可是宫里的大事也知道的,丹蕙倾心谢侍卫的事她略有耳闻。听到这话,当即道:“本来也没想将你嫁去文昭侯府,你起来慢慢说。”
听到她这话,丹蕙公主面露笑意,忙上前坐到太后身边,欣喜道:“母后,真的吗?”
太后斜斜靠着,眉宇间略有疲惫,点点头,回道:“当初皇上给你和萧世子赐婚,不过是觉得哀家与罪妃萧氏常年不睦,他想后宫安宁,便撮合了你俩。当时先皇迷恋罪妃,萧家兄妹常常进宫,本宫又要料理后宫,又要管教你两位皇兄,对你疏忽,让你被他们兄妹迷惑,越走越近,皇上见你与萧氏兄妹感情好,可不直接赐婚了吗?”
说到此,太后还颇有怨念,嗔了眼女儿再道:“如今可知道后悔了?”
“嗯,都是儿臣幼时不懂事,母后教训的是。”丹蕙公主听说她这般说,心里大安,再也不愁眉苦脸了。
太后就笑了笑,“这婚事早晚是不能成的,你不来说,我也会跟你皇帝哥哥去讲。就算萧远笙现在军功赫赫又如何,到底是萧家的人,哀家不会把你嫁过去的。”
她曾与萧淑妃斗了半辈子,对萧家恨之入骨,怎么可能将丹蕙嫁过去?
“你突然过来说这个,可是自个儿有了中意的人选?”太后明知故问,眯着眼望向女儿。
丹蕙张口欲说,望见旁边的赵琼,又忍了回去。
赵琼亦是个使眼色的,福身高了句就退下。
丹蕙公主便将心事说给了母亲听。
赵太后闻言,意料之中的笑了笑,“谢家那孩子确实是个能干的,颇得皇帝信任,你看上他,哀家倒是不奇怪。只是谢家,待你可是真心?”
她问这话时,意味深远,脸上有几分身为母亲的关切,但更多的却是言喻不出的情绪,眸底透着几分精明。
提起谢维锦,丹蕙娇羞的脸红,不好意思的说:“这事还不能急,反正母后先想办法将儿臣的婚事给取消就好了。女儿刚回京,难道您这么快就急着想把我嫁出去不成?”
她朝太后撒娇,太后就搂了搂她,和蔼的笑道:“哪里舍得?母后的丹蕙想如何便如何,都听你的。”
丹蕙公主是个心急的性子,又催着对方问,何时去和元翊说悔婚的事。太后被她摇了许久,最后无可奈何的对外唤人:“去请皇帝过来趟。”
她还是太后,有些权力还在。
嘉隆帝来得很快,进殿先是请安,丹蕙上前揽着他的胳膊坐过去,又对着太后挤眉弄眼,“皇帝哥哥,母后有事与您说,那臣妹就先下去了。”
她说完,就跑了出去,元翊叫都叫不住。
赵太后开门见山,将意思简单明了的说了。
元翊面露为难,却又不好拒绝太后,迟疑着道:“这婚事,是父皇生前赐的。母后,儿臣身为人子,若是在父皇百年之后公然违抗他的旨意,岂非不孝?”
太后就见不得他这副惺惺作态的模样,直言道:“你身为皇兄,丹蕙常常去你那里,难道你不知道是为了什么?”
谁知,元翊还真就扮作满脸无辜的神色,“母后说的是什么?儿臣只知丹蕙和玉婕妤感情要好,倒是常去儿臣那找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