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六十四章 挑事

 

萧韵与元靖的见面不欢而散,回去时候就在路上与近侍抱怨:“他必定是怪我,怪我当初进宫,所以不肯帮我。”
青果安慰道:“小主许是想多了,王爷自幼就最疼您了,怎么忍心怪您?”
“他与皇后说相同的话,只让我稍安勿躁,这样子忍下去,要忍到什么时候?”萧韵负气着脸,咬唇道:“我就不信,谁都能得宠,偏我不行!”
青果不答话。
萧韵即再问:“你说,苏氏她那样得宠,为何还能与和她争宠的谢氏、祁氏交好,难道她心里就不记恨她们吗?”这是她所想不明白的。
“奴婢也不知道。”
听见侍女如此回应,萧韵瞪了她眼,骂道:“什么都不知道,养你有什么用!去,给我打听打听她和灵贵嫔之间的关系是否真如表面上的那么好,还有,公主殿下为何最近经常与她们往来。”
萧韵打定了心思弄清楚。
丹蕙公主去长春宫接触谢芷涵是因为谢维锦,何况,她往乾元宫跑得又频繁,对谢维锦的心思也没有刻意遮掩,自然就有宫人察觉。
因而,不过稍加打探,青果就回来复命了。
萧韵知道后,惊讶万分,又气又恼,站起身激动道:“可是,公主她与我哥哥是有婚约的,她怎么能去喜欢谢家那个侍卫?谢家太放肆了,灵贵嫔在宫里羞辱我便罢了,谢维锦还敢来和我哥哥抢公主?他们兄妹欺人太甚!”
话落,就要出门去找丹蕙公主。
她的脾气暴躁,宫人根本拦不住。
彼时,谢芷涵与苏媛正在公主殿中,也没什么事,就随常走动说说话。
萧韵来这是再正常不过,宫女进来禀报后,丹蕙公主就让人请她进来了。
萧韵怒红了双眼,正含着满腔质问,可还没出声就望见苏媛和谢芷涵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上前就道:“你们在这做什么?”
丹蕙公主皱皱眉,对这位幼年的好友有些不满,“本宫请她们来的,怎么了?”见不得萧韵那嚣张的模样,她又问:“萧婉仪这是怎么了,见了灵贵嫔和玉婕妤连规矩都没有?”
“公主,您怎么帮她们说话?”
萧韵闻言更气,她早就发现最近丹蕙公主对自己很是冷淡,只觉得更是受了这两人挑拨,吸了口气说:“我好几次来找你,你都没空,总是随手将我打发,现在却陪着她们?这两人与你才认识多久,我和你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!”
她说起这个,丹蕙公主被勾起了往日回忆,声音缓了些许,“好端端的,你说这些做什么?既然来了,一块儿喝杯茶吧。”话落就让人上茶。
萧韵却不坐,意有所指的看了看谢芷涵和苏媛,语气严肃:“我有事找公主。”
丹蕙公主面色微滞,随着她的视线看了看身旁二人,没有立即接话。
谢芷涵却憋不住了,笑嘻嘻的道:“萧婉仪还是侯府千金呢,怎么连基本的规矩都没有?公主方才那话讲错了吗,刚进来就吆喝霸道的,这就是你文昭侯府的教养?我与媛姐姐坐在这,你视若不见,可是对皇上的封赐有所不满?”
她刻意提出嘉隆帝,拿皇权压人,萧韵恨恨的瞪过去。
苏媛倒没想到谢芷涵突然会这样说话,但也明白她对萧韵的不惯,何况今日本就是萧韵的错,想了想便附和道:“可不是吗,原来萧婉仪私下里对公主是如此不敬的?总拿着幼年情分说事,公主宽容不和你计较,但是你难道不知道自己身份吗?”
“你们……”萧韵涨红了脸色,满眼俱是不甘。
丹蕙公主见了,想起好友早年的心高气傲,原还有些不满,但想到方才眼前人进殿的情形和态度,遂忍着没说话。
萧韵不得已,只得向她们请安,咬牙切齿的说:“嫔妾见过公主、灵贵嫔和玉婕妤。”
三礼合一,也没人说她。
萧韵只盯着丹蕙公主看,想起方才青果禀报的事,也不管苏媛和谢芷涵在不在场了,开口就道:“公主,我哥哥回京许久了,此次又立了大功,还得了皇上封赏。您这次回来应当不会走了吧?你与我哥哥的婚事……”
“什么婚事!”
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丹蕙公主又急又慌的打断了,说完还看了看谢芷涵,连忙道:“都是许多年前的事了,你突然提这个干吗?”
“我是觉得公主与我哥哥的年龄合宜了,是时候该完婚了。”萧韵说起这些,倒是克制住了怒火,眉眼得意的看了眼旁边二人,坐下来徐徐再问:“灵贵嫔和玉婕妤最近和公主往来密切,想来也会替公主高兴吧?”
苏媛回望了她,慢声说道:“公主殿下的婚事,自然是皇上和太后做主,不过近来倒是没听见这类消息,萧婉仪是从哪听来的?”
“玉婕妤有所不知,你进宫时间短,对宫中这些陈年旧事还不清楚,也是情理之中。我哥哥与公主的婚事,是先皇亲自赐的。”萧韵含笑的说完,看向谢芷涵,“说起来,灵贵嫔应该是听说过的吧?”
“不要再说了!本公主的婚事,还不劳你操心。”丹蕙公主脸色泛白,表情 又尴尬又恼怒,“你来就是说这个?”
萧韵却不容她含糊,追问道:“公主这态度,莫不是想悔婚?”
“悔了又如何?”丹蕙公主却不是个绵软闪躲的性子,站起身干脆道:“我都多少年未与你兄长见过了,对他更无感情,难道还要嫁给他不成?”
她这一起身,大家都不好意思坐了,接连起身。
萧韵忙回道:“公主你怎么可以这样子?”
“放肆,何时轮到你来教训本公主?”丹蕙公主真的动怒了,摆起身份,眼神凌厉的看向萧韵,“本宫念在你我旧时交情的份上,对你一再忍让,可是本宫这宫里不是你文昭侯府,更不是你的毓秀宫,你说话之前难道就不知道注意规矩和语气?”
她说完,知对方不会善罢甘休,便看向苏媛和谢芷涵,歉意道:“本宫这儿有些事,你们先回去吧。招待不周,改日再请你们过来。”
是以,苏媛和谢芷涵互看了眼,退出宫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