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六十三章 旧情

 

萧韵咬了咬唇,泪眼晶莹的仰头望着元靖,心虚又愧疚的说:“真的没有吗?”她语气小心翼翼的,说完又搂进了他。
元靖只能推开她些,提醒道:“你如今已是皇上的妃嫔了。”
萧韵身子一僵,茫然又难过的问:“表哥你还是在怪我,对不对?我知道,你肯定觉得,我们家为了荣华和地位背弃与姑姑的约定,我辜负了你选择进宫。我知道你肯定是这样想的,你也肯定在怪我。”
“真没有,你不要想多了。”
元靖知道,以萧韵骄傲又直率的性格,其实是不适合进宫的,她这种受不得委屈的人,怎么能忍受得了嘉隆帝一次又一次的宠幸别人而忽视她呢。瞧她现在这个模样,多半也是受了委屈。
而她在宫里的状况,元靖也知道,沉了沉眼,他直截了当:“你找我何事?”
萧韵却被他这样的冷淡刺伤了,咬着唇眼泪就掉了下来,苦着脸学幼年撒娇的语态,“表哥,我在宫里过得不好。”
元靖目光微缩,回道:“我知道。”见她看过来,怕她又急,清晰又道:“你以后会很好,现在不过是暂时的。”
“真的吗?”萧韵不是很信,拿帕子擦着眼泪,突然道:“我知道表哥你很受皇上信任,对不对。”
他的事情么,侯府也能知道一些,元靖并没有太意外,反问:“你想我做什么?”
“表哥能不能帮我在皇上面前说说好话?”萧韵要求道,怕他不肯,还说道:“我已经进了宫,如果没有宠爱,真的好难。后宫里那么多女人,皇上今日昨日宠灵贵嫔,今日宠苏婕妤,明儿又疼起祁常在了!何况还有瑾贵妃和德妃,那瑾贵妃我就不说了,德妃常年也没见皇上如何喜欢她,连碰都不碰的,怎么又是封妃又是给权?
表哥,我都进宫一年了,还只是个小小婉仪。你说以后我会好的,可是这样的日子我真的受不了了。”
元靖觉得她天真,心里说不出是何滋味,其实他没有争取她,也是有因为她性格的原因。萧韵太简单了,脾气急躁,只顾眼前顾不了长远,安泰富贵时与她相处很轻松,元靖以前也很喜欢她的小性子和小脾气,只觉得真实不做作。
然而现在,他没精力去呵护一个这样子的她,与表妹这样的人在一起,也是会太累。相较之下,他更倾向于那种自个儿有点谋算、有点胆识,依赖他却又独立的女子,就像是苏媛。
想起苏媛,难免就想到前不久关雎宫里的那幕,心头跟被什么扎了般,他身形晃了晃,失神。
萧韵见自己说了这么多,对面人都没有反应,抓上他胳膊不解的唤:“表哥,你在想什么,你真的不管我了吗?”
元靖重新看向她,见其正双目期待的看着自己,与她慢慢道:“表妹,这事我帮不了你。皇上面前,你要我如何替你说话?我只是你的表哥,并非你的嫡亲兄长,你明白吗?”
他的本意是,这件事他做,反而会引起嘉隆帝怀疑,怀疑他和她之间是否有些隐晦的牵扯,而若是萧远笙去说,便没有这层顾虑了。
可是,听在萧韵耳中,却成了拒绝,她抽泣着恼道:“表哥你真的不帮我吗,你舍得见我被后宫里的其他人欺负?”
元靖无奈,能在后宫有一席之地的人也都不是傻的,欺负她做什么?说得宠不是得宠,说位高也不是位高,何况以萧远笙如今的军功,没有人会那么傻的去找她麻烦吧?
于是,他随口反问:“谁欺负你了?”
“灵贵嫔谢氏,还有那个苏氏,整个宫里就属她们俩最嚣张!”萧韵怒气不已。
听见苏氏,元靖目光微眯,不信,“她们俩都是新人,怎么会为难你?谢家也不是那样没分寸的,至于那个苏氏……”说到这,他微微停顿了下,语气不由自主的变柔,“她不会是吃醋争宠挑事的人。”
“表哥怎么知道?”萧韵见他神色微变,向前两步道:“表哥你认识她?”
元靖摇头。
“那你的语气,怎么感觉和她那么熟稔,还替她说话?”
元靖没办法,只好道:“她那么得圣宠,与你有什么好争的?”
萧韵这话给气红了眼,“表哥,你怎么这样讲话!”
“好了,你好好回去,胡思乱想些什么?你进宫前不是就打算好了吗,萧家女儿进宫,你先前能指望受多大宠幸?”
萧韵支吾着,拽着他胳膊可是了半天才说:“灵贵嫔敢在宫里这样作威作福,无非是因为谢家。表哥,我只是觉得,我不比谢芷涵那个丫头差的,她有的我都有,谢家如今这样如日中天,只是因为她父亲她哥哥,我也有个英勇能战的哥哥,怎么不见皇上厚待我呢?”
她说到这,语气放轻,盯着眼前人又问:“表哥,皇上不肯像提拔谢家那样提拔我们侯府,是不是因为在忌惮你?”
元靖身姿微僵,看着她道:“你问这些做什么?”突然似想到了什么般,再问道:“是不是皇后与你说了什么?”
萧韵藏不住事,脱口道:“表哥怎么知道?”
元靖脸色一沉,“你少去与她打交道,皇后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。”
萧韵惊诧,她觉得陈皇后对她挺好的。
元靖严肃着又说:“你在宫里安安分分的就好,别成日想着出风头争宠,萧家好了,你在后宫自然也会好过,犯不着去讨好奉承别人,也小心受了旁人的利用。表妹,你现在只身在宫里,我与侯府对你不能事事照拂,你要长大,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糊涂了。”
“表哥有什么话,说明白不好吗?”
元靖讪笑,“这还不够明白的?我让你静观其变,在宫里不要有什么不该有的动作,就这样挺好的。”
萧韵摇头,激动道:“哪里好了!”突然就暴躁起来,后退几步恼道:“表哥你就是气我进了宫,所以见不得我好,是不是?”
听到这样的话,元靖面露愠色,“你不要无理取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