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六十一章 帝心

 苏媛本以为嘉隆帝最近是没空搭理自己的,他既有新封的祁常在要宠幸,还要宽慰与太后不谐的瑾贵妃,短日内自然顾不到自己。

然而,当晚元翊就来了永安宫。

苏媛立即想起谢芷涵的忧虑及朱允的提醒,对上嘉隆帝若有所思的眸子时,她心里打鼓,有些忐忑,也有些紧张,暗道要寻什么法子才能消了嘉隆帝的疑心。

说到底,她在元翊身边伴驾这么久,还没取得元翊的信任。

苏媛皱皱眉,有些烦苦,她自认侍奉的面面俱到了,只是元翊自小处境不同,后来的经历又是非凡,对任何人都存着戒心。

怀着这样的心思,苏媛上前替他宽衣解带,难免就有些心不在焉,又想着这么快来找她,是不是真的从赵环那知道了什么。

元翊低头看着她素白的纤指慢悠悠解他腰带的动作,突然伸手覆了上去,将人往怀中牵带,低头与她笑着道:“媛媛似乎有心事?”

“没、没有。”温热的呼吸喷在耳边,苏媛别过脑袋,有心避让。

元翊却呵呵笑了,跟着凑过去,另一手搂着她的腰贴住自己,又问:“见到朕不高兴?”修长的手指直接从她的衣襟处滑进去,抚上她胸前的柔软,按在掌中揉捏。

苏媛身子发软,靠着他回道:“怎么会,皇上能来看嫔妾,嫔妾欣喜不已。”

“欣喜不已?看来是朕这几日冷落你让你多心了,才让朕的玉婕妤为此感到不真实?”他掌中用力,听她情难自已的为他呻吟,又俯首含住她耳珠,顺着白皙的脖颈吻下去,说话时语气温柔缠绵。

苏媛两手攀着他的双肩,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仰。

绫罗绸裙落地,嘉隆帝的呼吸渐渐紊乱,拦腰抱起她,几下走到床前放下,然后紧随而上。

他在床事上从来不急躁,特别有耐心的抚爱着她,明明已经箭在弦上,偏偏迟迟不动,盯着身下被他撩得意乱情迷的女子附耳问道:“想要朕吗?”

这种话,他以前从未说过。

苏媛已是气息难稳,只是面对嘉隆帝时总保持的几分警惕,以致于没有彻底沉沦。闻言轻轻咬了下舌尖,保持着清醒正要开口,不防他手下用力,出声已成了支离破碎的呻吟声,她连忙伸手去拉他,娇声的喊:“皇上……”

“朕在呢。”元翊目不转睛的盯着她,继续用指撩拨着她,又道:“嗯,这么难回答?是因为心有所属,还是心中无朕?”

“没、没有。”不得不说,苏媛听到这个话的时候打了个激灵,是慌乱的。

心有所属……

身心俱是不受控制,苏媛微微沉默,尽量不露分毫,抬头抢在元翊再说话前吻住了他,双手又搂住他的脖子,用身体贴紧着他。

她不想再听他问下去,这种被操纵着的逼问,苏媛担心被他发现端倪,倒不如主动求欢。

元翊的眸色果然一深,本是有心想要试探,却没想到素来在床第间不主动的她居然如此,理智明明告诉自己再等等,身体却自有主张的冲了进去。

感受到体内那份肿胀,苏媛暗自松了口气,而后抬起双腿环住他的腰,承受着他的宠幸。

她和嘉隆帝之间,就是帝皇和妃嫔。

也仅此而已。

她不喜欢眼前人去碰触她的秘密、她的过去和她的感情。

嘉隆帝的攻势有些猛,不断的冲锋征伐,像是在发泄方才她不答话的恼意,双眸更是自始至终都盯着身下女子,紧紧锁着她的表情变化。

苏媛只是闭眼,将身体交付于他,任由他予取予求。

情动时,他喊着她的名字比她睁眼,让她看着自己。

苏媛无法,只能与他炙热的眼神对视,身子被他带得一耸一耸的往前,好像连那颗心都飘了起来。

许久,欢声消散,那摇曳不停的帐幔平静下来。元翊揽着苏媛躺在那,伸手缓缓抚摸着她的后背。

苏媛以为会像过去那般各自入眠,没想到他突然又问:“你在怕什么?”

她仰头,眼中错愕,茫然的表情不明所以道:“皇上说的是什么?”

元翊挑了缕她的长发绕在指尖把玩,凝神再道:“在你心中,朕是不是不值得依靠托付?”

苏媛又下意识的挪眼,“皇上说笑了,您是整个后宫的依靠。”

“那你呢?对你来说,朕是吗?”

苏媛默了一瞬,答道:“嫔妾是皇上的妃嫔,自然也是。”

“以前喜欢你的善解人意,没想到你虚与委蛇的本事也了得。”他没好声的接话,言辞很直白,“你此刻躺在朕的身边,心中在想什么?有些事朕没开口,是在等你自己说。”

她的身体轻轻微颤,抿了抿唇就要坐起来。

他仍是半覆着她,肌肤相碰,口吻严肃:“不用战战兢兢的拿君臣之礼敷衍朕,好好想想再答话。”

他为什么非要究根问底?若是当真查出来了什么,就直接名言了想如何处置;若是不知情,这种时不时的试探追问,又要做什么?

苏媛待他的确有所保留,甚至说没有将他真正放在过心上,元翊只是君王。换而言之,当初她进宫时,就是为了取得皇帝欢心,而后与元靖联手替多年前那桩冤案翻案,而那张龙椅上坐的是谁,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。

起初,元翊让她配合着做一个无妄宠妃,她也如他所愿做到了。但现在,好像非要她交心一般。

床底之内,前一刻两人还肢体缠绕着,此时却又非要道个明白。不得不说,苏媛看不透嘉隆帝,更猜不出他的心思。

原来,她在夺取元翊欢心这个事情上,亦是失败的。

她不知道怎么回话了,也不知是什么想法促使着,她突然凑过去抱住嘉隆帝,又主动送上红唇。

嘉隆帝本来好整以暇的模样微滞,像是没有料到般,双眼睁大的看着她。

女子又顺从又娇媚的在他怀中扭捏撩拨,故意挑逗着他。他可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,见状顺势吻上,却在迷失前克制着松开,按住她的双手哑声道:“你这样子算是什么意思,耍赖还是撒娇?”

虽还是询问,却面带笑意,连唇角都染上了情欲,一下下亲啄着她的脸。

“皇上是良人吗?”苏媛却不答反问,后退了些目光湛湛望着他,“在这宫里,嫔妾没有安全感,皇上可会护我?”

嘉隆帝眼神陌生的看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