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六十章 苦心

 苏媛从芳华宫出来,径直去长春宫找谢芷涵,问先前的疑惑。

谢芷涵愣了愣,回道:“这事哥哥没有再与我说啊,不过应该没有查出来你的身份吧,否则皇上那也不可能没有动静。”

这话说到了关键,最近的确风平浪静的,若是元翊已知她非杭州苏氏之女,那她就不可能还安然无恙继续做着玉婕妤。

苏媛安了安心。

谢芷涵却语气微转,担忧道:“不过有件事倒是比较麻烦。”

苏媛询问。

她再道:“昨儿瑾贵妃反常,是姐姐去与她说了什么,对吗?皇上若是查问起姐姐是如何得知的桃花丸之事,那怎么办?”

是了,这就牵扯到谢维锦的安危,毕竟嘉隆帝吩咐他做的事情,他给泄露出去了。

苏媛看着谢芷涵脸上的担忧,握了她的手答道:“涵儿,你放心,此事与你们兄妹无关。何况,我当日在钟粹宫说话很小心,并没有点明那药丸的事,皇上就算知道,顶多怀疑我与长姐的关系,应该不会疑心到谢家。”

“我就是担心皇上怀疑你与林侧妃,你冒着风险去钟粹宫就是为了帮她。”

林侧妃接近瑞王后的所作所为,已不是个普通得宠的姬妾会做的程度了,嘉隆帝那般精明,不可能察觉不到她的蹊跷,如果苏媛卷进去,便再难独善其身了。

苏媛想了想,淡淡道:“顺其自然吧,若是皇上真知道了,也没有办法的。”闭了闭眼,她语气郑重:“去找瑾贵妃的事,我并不后悔。”

谢芷涵望着她,目光关切。

回到永安宫,苏媛让人剪了院中的蔷薇,又拿琉璃花樽来,坐在窗前慢条斯理的插花。

汀兰进来说朱太医求见时,她并不意外。

朱允进殿后,开门见山道:“你是如何让瑾贵妃背叛太后的?”

苏媛依旧理着手中的蔷薇,闻言淡淡看了他眼,不答反问道:“你觉得呢?可巧你来找了我,我还有事想问你,上次你笃定的说她的身子必须要仔细将养,又为何还要给她用那等猛性之药?”

“不是我。”听到质问,朱允面露难色,“皇后确实那样吩咐了我,但是我并没打算真给她用。是你姐姐,她自己坚持,药方是德妃派人送出宫的,她得了之后就用了。”

“你不阻她?”苏媛握着剪子的动作微顿,站在那望着他又问:“是德妃送出去的方子?”

“是,我知道的时候方子已经在你长姐手中了。她的想法与皇后是一样的,不可能让瑞王娶明瑶郡主,不只是因为要让太后丧失颜面,而是若明瑶郡主如愿嫁进瑞王府,将来赵家的地位就更不可撼动了。”

朱允锁着眉头,可见前些日子他在瑞王府待得也不好过,惆怅道:“瑞王若是真娶了明瑶郡主,无论有没有感情,也不可能亲手去对付太后和赵家的。就是现在,瑞王虽表面与左相府不和,但私下里往来并没有少。”

“赵家到底想做什么?”

朱允却不答,只是追问苏媛做了什么,“你突然让人传信到瑞王府,我与你长姐都惊了,你用的是恭郡王的人?他虽然扶你进宫,但恭王此人心机颇重,就是你长姐如今还颇受他控制,有许多无可奈何。你是林家的女儿,替你祖父和父亲翻案是必要的,恭王虽然也想替他母妃洗刷冤屈,但恐怕还有其他目的,你不要与他交往过深。”

听他劝自己,苏媛不免想起昨晚元靖的举动和话语,心底失落,语气淡然道:“我知道,我派人出宫的事他不知道。”

她见朱允面色疑惑,又说道:“贤妃生前与我有些往来。”

点到为止,朱允恍然,顷刻却又道:“你独身在宫里,切记不要轻举妄动,她在外很是担心你。”

“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长姐往皇后下的套里钻啊。”苏媛语气微急,“皇后想要对付瑾贵妃我知道,但是利用长姐做那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,心底里也是无情的。昨儿若非瑾贵妃,太后问责长姐,怕是瑞王都不定能保住她。而那个时候,皇后又在做什么,可曾替长姐说只言片语?”

没有!

在皇后与嘉隆帝眼中,只有可利用的、如何利用,但不会去考虑后果是否是他人足以承受。

苏媛定睛望着朱允,“我不能让她出事,我就她一个亲人了。可是她以身犯险的时候,却不曾想想我,如果她有事,我该怎么办?”

她几次提醒长姐,阿姐都无动于衷。

朱允见她如此语气,忍不住道:“你不能误会了她,她正是想着你才会那么做。这些事,如果她不做,将来就可能落在你身上。你知道当日你被恭王送进宫的时候,她有多难受?她总觉得是她做得不够好,所以恭王才会送你进宫。”

苏媛听得微滞,自己进宫是几年前元靖救她的时候就打算的,她也一直知道会有那么一日,所以纵然仍是觉得无奈和不情愿,到底还是走进了这座皇城。

她当时,只以为长姐不在人世了……

却没想到,长姐早她几年就置于这漩涡之中,甚至为她的到来而感到自责。

长姐有多疼她,苏媛知道,她当初把逃跑的机会留给自己。

想起从前种种,苏媛合上眼。

朱允见她这副模样,又叹了声再说道:“她其实最想护住的就是你。她不在乎做什么,只是想你平平安安的,你在宫里无亲无故,纵然谢小主如今愿意帮衬你,可是她身后还有整个谢家,真能为你做什么?

我与她在瑞王府,终究还是有商有量的。再说,有瑞王在,如何都不会有人能伤了她性命。就算昨日没有瑾贵妃,太后真发落了她,但是只要瑞王肯妥协,你阿姐就不会有大事。但你不同,你若是在宫里有点差池,没人救的了你。”

苏媛被说得面色一白。她当时也是可以为长姐不顾自己的,却没想到等到的只有阿姐的恼意。

“你要想办法,消了皇帝对你的疑心。”

朱允临走前,给苏媛留了这么句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