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五十九章 无谓

 既是说了是来祝贺祁莲的,那怎么也要等到她回来。苏媛对贺玲的连连追问虽没有表现出不耐,但顾左右而言他,显然是并不愿与她说那么多。

贺玲当然看得出来,半晌之后心知是问不出什么来了,便渐渐收了口。

祁莲去钟粹宫还没有回来,苏媛就时不时的看向殿外。

贺玲见她如此心急,像是只要祁莲一回来就立马要走的架势,忽而说道:“昨日你长姐差点被降罪,祁常在倒是得了机遇,竟入了皇上的眼。以前你与她住在东西偏殿时,倒没有觉得她琴音如何,不成想皇上听惯了你的音律,还能入耳她的。”

许是多了份心思,此刻苏媛听她说话总觉得话中有话,不再是以前的感觉了,闻言只回道:“祁常在琴技高超,颇有造诣,皇上喜欢也是正常。”

她回想着以往祁答应与贺玲相处时的状态,有些吃不准眼前人到底知不知道祁莲是长姐的人那回事。

“你在我这还说如此话?”贺玲似是有些失落,“阿媛,你就真不担心她将你取而代之?皇上可有几日没去你那了吧?”

苏媛莞尔:“皇上不过是几日没去我那里,可是其他宫里也不见得就去了。贵妃与太后生了嫌隙,想必昨日是受委屈的,皇上过去宽慰她几句也属正常。至于祁常在取代我这说法,玲姐姐多虑了。”

不知怎么,苏媛这股子自信与笃定,看贺玲心情微妙,她就那么确定?

却不知苏媛心里想的,从来不是怕谁取代自己得宠。嘉隆帝并非如他表面表现出来的那样沉迷女色,她只担心自己对他再无用处后,真的就被弃了。

没有哪个帝王,会留个知他那么多事的人在身边。

“你觉得不会就好。”贺玲语气牵强。

正静默着,琉璃进殿道,“娘娘,朱太医求见。”

贺玲面色一喜,喃道:“他回宫了?”

苏媛亦是微滞,朱允想比是刚刚才回宫,竟然立即就来见贺玲。再看贺玲眉梢上的喜悦,她定睛望向门口。

朱允是沉着脸进来的,行了礼请了安,颇是严肃的看着贺玲。

只顾忌似苏媛在场,没有开口。

苏媛隐约觉得,其实朱允并不想让她知道他与贺玲之间的事情。

贺玲原先的喜色在看见他质问般的表情后,心中“咯噔”了下,招手道:“朱太医上前替本宫诊脉吧。”又看向苏媛,“玉婕妤既然是过来庆贺祁常在晋位的,不如去她那等吧。”

苏媛看看她,又瞧瞧朱允。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,就算留她下来又有什么干系?

不过对方都开了口,自然只能起身,“是,嫔妾告退。”

随她出来的,还有本站在旁边的小宫女,殿内只有琉璃陪着贺德妃。

苏媛站在庭院里,时不时的望向主殿的窗户,若有所思。

祁莲刚进芳华宫就看见了她,走过去道:“玉婕妤,你怎么来了?”话落又望向主殿方向。

苏媛笑道:“恭喜祁常在。”

“婕妤客气了。”她也不过问那边情况,请她往自己的偏殿去。

进了屋,祁莲唤宫女给她上茶,桌上还摆着各宫的贺礼,苏媛坐在圆桌前同她道:“朱太医在给德妃诊脉。”

祁莲捧茶的手指微顿,与她小声道:“朱太医出府前曾来过芳华宫,德妃与他生了争执,现在刚从瑞王府回来就来德妃,应该是与她有关。”

她平时寡言少语的,很少被人注意,却许多事都看在眼里。

苏媛没执着此话题,问她:“你刚从钟粹宫出来?”

“嗯。”

“瑾贵妃如何了?”

祁莲笑了,她很少笑,笑容极淡,却透着几分嘲讽,与她徐徐说道:“赵氏内斗,瑾贵妃与明瑶郡主姐妹反目,她昨儿当众坏了太后的赐婚,可谓是毁了自己一手筹办的寿宴,太后盛怒之下,好像还打了她。”

这种事肯定不会传出来,苏媛目光怔然。

“我见她时,她脸颊还有些红肿。这宫里,除了太后,没有人敢对她动手的。”

那应该是昨晚上发生的事,经过了一夜,宫中脂粉又精细最擅遮掩,若这样还能被看出来,那可见力道有多重……

苏媛看向祁莲,带了几分关切问:“瑾贵妃被打,心情肯定不好,你过去时她可有为难你?”

祁莲满脸不在意的回道:“看我不顺眼是真的,我聊她先前之所以选我在寿宴上奏曲,是因为对德妃与皇后不满。只是昨日变故,后来没心思考虑我这种小事,才忘了羞辱。

她的本意并非扶我上位,但我确实是因为她才得了皇上青睐。她昨夜委屈至极时,皇上却在招我陪伴,你说她看见我可会有好脸色?不过后来明瑶郡主又去求见,她没心思为难我罢了。”

她说这些话时语气不惊,清淡得像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,认真看着苏媛又问:“你过来,是不是她有什么事?需不需要我做什么?”

祁莲似乎总是这样,特别想帮她们姐妹。

但是在苏媛心中,她终究只是个外人,对她也没有那般信任,亦不愿去麻烦她。是以,她摇头回道:“不是,我过来,不过是从凤天宫出来后,德妃找我说话。”

“她是为了昨晚寿宴上的事情?”

苏媛点头。

祁莲即再道:“真的,与你有关?”她像是觉得不可思议,惊奇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,瑾贵妃出面,直接转移了太后怒火,她这才全身而退。我真不敢想,如果昨日没有瑾贵妃,太后替瑞亲王和明瑶郡主赐婚,她当众阻拦会遭到怎样的问罪。”

她面上的担忧和关切不似作假,苏媛看在眼中,倒是有几分惭愧。

“是赵家,赵家和太后有事瞒着贵妃,贵妃本来就心有不满,我不过是将她的那几份仇怨挑了出来。贵妃骄傲,自然受不得那样的委屈。”

苏媛没有瞒她,也不细说,“没什么事儿,倒是你,夹在皇后与贵妃中间,这里还有个德妃,多加小心才是。”

祁莲颔首,“我会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