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五十八章 虚情

 元靖的话到底对她产生了影响,苏媛害怕被人知道她的身份及过去。虽说元靖去杭州的时候,两人鲜有的几次见面都很隐晦,但他作为王爷,与知府苏家总是有照面,若是被查出什么蛛丝马迹,她简直不敢想下去。

次日,祁莲被嘉隆帝封做了常在,又赏下许多东西。祁莲早早就去了凤天宫请安,皇后待她面上倒也和气,只是打量的眸子里含了几分深意。

今日赵环不在,陈皇后笑着道:“你为太后寿宴尽心尽力了这么久,这是该得的。过去的几个月里,祁常在辛苦了,如今在圣前服侍,可也别忘了贵妃对你的恩德。听闻贵妃操劳过度,身子有些不适,你要记得去钟粹宫谢恩探视。”

祁莲忙福身应是,面色不卑不亢的。

苏媛听到这话回想起昨晚宴席上的事情,差点都忘了,赵环公然坏了太后好事,后来被喊去慈宁宫后,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是以出来后,她就向谢芷涵打听,谢芷涵摇摇头,“并没什么消息传出来,只知道瑾贵妃与左相去见了太后,慈宁宫里的人嘴巴紧,不知道里面情况。倒是瑾贵妃回宫后,听说砸了殿里好几个花樽,明瑶郡主去找她,也被拒绝了。”

苏媛点点头,其实想想也该知道,赵环是撼动不了太后和赵家的。

瞥见经过的祁莲,谢芷涵又道:“这位祁氏也是莫名其妙,先时明明是皇后的人,瑾贵妃让她弹曲也不过是想当众羞辱罢了,没想到居然提拔了起来,成了皇上的新欢。”

“瑾贵妃现在,怕是没心思理会这些。”

等走得远些,苏媛询道:“涵儿,你上次说,皇上让你哥哥查我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听见后面有人喊自己,转身就迎上了贺玲的视线。

贺玲缓缓上前,望着苏媛别有深意道:“玉婕妤,昔日你与祁常在同住本宫的芳华宫里,如今她晋位之喜,婕妤不如随本宫回去道贺几句?”

她特地来找苏媛的。

谢芷涵给贺玲请安后,先言道:“娘娘与玉婕妤说话,臣妾先走了。”临走前看了眼苏媛,苏媛颔首回道:“我午后去找你。”

等谢芷涵走远,贺玲方笑道:“你与灵贵嫔的交情真心不错。”

“涵儿纯善。”苏媛轻道。

贺玲即道:“灵贵嫔未必有你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纯善,这宫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留下的,何况她短短时日内能够位居贵嫔之位,就不是你可小瞧的。”

“是。”因着上次会面的不愉快,苏媛表情淡淡的。

贺玲正是为昨日的事来找的苏媛,开门见山的问:“你对瑾贵妃说了什么?”

苏媛侧首看她。

“我知道定是你的缘故,否则瑾贵妃不可能无缘无故帮你长姐。你前阵子曾去过钟粹宫,你找她做了什么,竟让她不顾明瑶郡主与太后也要搅了那场赐婚?”贺玲满脸探究。

苏媛答道:“我没有做什么,有些事不过是需要人提点一下。”

贺玲看着她,像是在琢磨苏媛在想什么。往前又走了段路,她突然道:“你这是在没阻拦皇后请你长姐进宫的事生气?”

“没有,你多想了,那件事我知道你也有难处。”

苏媛的声音没什么起伏,没有以为中的冰冷,却也不似过去那般亲昵,贺玲叹了声又道:“好在昨日已经过去了,你长姐也没有出什么事。我好奇瑾贵妃为何那么做,其实是在担心你,赵家的人没那么好对付的,也不是容易糊弄的。你去过钟粹宫的事我知道,别人也能知道,你这样很容易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的,知道吗?”

苏媛当然知道,昨晚元靖也同她说过这个。只是她既然选择了去找赵环,就只能应对一切后果……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长姐在大殿上孤立无助。

赵家给赵环下药的事,虽然苏媛不去钟粹宫,赵环心里也明白。可是她去了,才会激发赵环潜意识里的嫉妒,才会让她知道,赵家对她和赵琼的厚此薄彼并没有掩饰很好。

赵环高高在上了那么多年,怎么能忍受被人嘲笑暗讽?以她的骄傲,肯定不会让明瑶郡主得意。

苏媛那日的所言所语,只是一剂催化药。

此刻见贺玲兴致勃勃的好奇模样,暗道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想了想就说了:“娘娘知道瑾贵妃过去服用一种药丸的事吧?”

“桃花丸?”

“嗯,她多年不孕,就是因为那药丸。”苏媛如实道,“宫里的太医受了太后吩咐,没有人告诉过她,先前她悄悄派身边人出宫去查了。所以,她与太后早就不同心了,并非是我真有什么能耐。”

贺玲越听越惊诧,连步子都停了下来,满脸竟是不可思议。

顷刻,她询问苏媛,“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这么多年都没有露出半分风声,赵家怎么会让瑾贵妃知道?”

“机缘巧合。”

为什么赵环会知道,那是因为嘉隆帝想要她知道呗。

苏媛想起元翊那双默默在后面推波助澜的手,心底里真有几分恐慌。她有时候望着他的睡颜,甚至会想,会不会她自以为无人知晓的秘密,其实元翊都早就知道了?

他像是处处受制,又似是无所不能。

“难道是灵贵嫔告诉你的?”贺玲继续探究苏媛,她毕竟非寻常人心性,既然赵环的事已是事实了,过多纠结也没有意义,她现在只是想看清楚眼前人,这个刚进宫时如履薄冰的女子。

她何时这样强大了?居然连赵家的人都能算计。

有谋划的胆量不算什么,关键的是她是从哪得来的消息,以及怎么安排的。

“你还派人去过瑞王府,是不是?”

贺玲像是关切极了,“阿媛,你莫不是将我们的事告诉了灵贵嫔?你可不能不知轻重,她是什么人,谢家又是什么人,将来指不定就是第二个瑾贵妃第二个左相府,你不要糊涂了!

还有,你与你长姐的关系,你不能草莽行事,若是让人发现你们俩的关系,你可知道我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?”

苏媛已不再是当初对她百般信任的那个苏媛了,经过了这么多事,她多少也知道贺玲的私心,闭了闭眼回道:“我心里都有数,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。”

她不愿意去想,贺玲这般急切的来找自己,是因为昨日长姐在寿宴上逃过一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