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五十七章 冷漠

 苏媛知道进了宫便不该再有其他的情绪,哪怕只存着目的接近的嘉隆帝,但是以元翊骨子里的那种骄傲,是容不得背叛的。

她素来理智,早年对元靖的那份非分之想一直都以为会无疾而终,而他又真的狠心将她一个人放在这深宫里,上次自己求他帮忙也是拒绝,更不敢再有其他奢望。

这么久以来,苏媛自以为掩藏的很好,她把元靖当恩人,当伙伴,常常因为自己突然涌现的情愫而感到惭愧,觉得对不起他对自己寄予的希望与期待,也对不起死去的家人。

她一点点压抑着自己,一丝丝掐断那份悸动,未曾想过他居然早就知道,并对她做出了回应。

苏媛脑袋晕乎乎的,抬头望了眼高挂的明月,他的声音响在耳边,说不要让他替她担心……

这么好的夜晚,苏媛茫茫然然的,思绪有些飘,只觉得不真实,直到被人拥在怀里。

他身上的气息是熟悉的,怀抱却是陌生的,与嘉隆帝身上若隐若现的龙涎香不同,没有熏香的气味,倒是有几分酒气,萦绕在她鼻尖,让她更醉了。

她突然什么也不顾,小心翼翼颤抖着胳膊环上他。

过了会,元靖说道:“先前谢维锦下面的人曾有去过杭州,调查你我,不知道皇上是不是有所疑心了。”

苏媛顿时浑身一僵,她与元靖在人前都控制的很好,没有露出半分不该有情绪。只是,她想起曾经元翊也突如其来试探过,心底微微一慌,只听身前人又道:“你对谢维锦还有印象吗?”

派人去杭州的事,谢芷涵也与苏媛提过,只是她身在宫里,并不能很及时的与元靖沟通。如今过去了这么久,元靖突然又说起,难道没有处理妥当,出现了问题?

她从他身边退离,尚还有些不自然,并没有看他,轻说道:“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?”

“皇帝对我起疑了。”元靖皱皱眉,颇有些苦恼,“目前还不知道疑心到了什么地步。”

苏媛便问:“那怎么办?”

元靖替她理了理耳际的碎发,柔声说道:“方才问你的话,你还没回答我呢。”

谢维锦吗?

苏媛当然是有印象的。

她点头,回道:“我在谢府住了一阵子,唤他为表哥,当然是记得的,何况他还是涵儿的兄长。皇上安排他去杭州调查的事,涵儿曾与我提过。”

“什么?”这下换元靖惊奇了,紧着神色感慨道:“这是皇上的吩咐,他居然告诉了你……”

苏媛纠正,“是他说给了涵儿听,涵儿才与我道的。”

元靖却笑了,笑容中颇有几分得意,扬声道:“这是皇命,他怎么会随随便便说与别人听?不过是借着灵贵嫔之口告知你罢了。阿媛,他果然对你有意。”

苏媛神色微滞,心中的热意渐渐冷却。

元靖则很是欢喜,又道:“若是他能向着我们,就不会那么为难了。”

这个语调,苏媛甚至能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。

果然,元靖凝神望着苏媛,目光柔情似水,问出的话却是让她定在原地,“阿媛,你去找谢维锦,将他收为己用。”

她只觉得浑身冰冷,方才的满腔情愫如泼冷水,将她彻底淋醒。若说之前元靖向她表明心意时她有多么欢喜激动,此刻就有多么心寒失望。

苏媛后退了几步,两眼紧紧看着他。

元靖道:“你怎么了?”说着就上前。

苏媛只是退,最后冷笑着反问:“所以,王爷先前说的那些话,不过是要我去找谢维锦,是不是?”

让她将谢维锦收为己用,如何收为?

“在你眼中,我是不是永远只是用来拉拢人的工具?我进宫,服侍皇上是逼不得已,你现在让我去接近谢维锦,又是将我当做什么?”苏媛哑着声音,压抑着胸口的酸楚,她甚至后悔今夜前来。

她就不应该过来!很好,几句话让她彻底断了那份旖念。

苏媛话落,甚至都不想去听他的回话,转身就朝外面走。

元靖连忙三两步过去拉住她,急声解释道:“阿媛,你误会了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“那请问恭郡王,您是何意?”苏媛头也不转的甩开他的手,只是紧接着就又握了上来。

“你不要用这种语气说话,你知道在我心里,对你从来没有轻视之意的。”

元靖走到苏媛面前站定,不准他走,慢声与她解释:“我只是让你去接近他,他对你有情,这不正好吗?皇上对我并非完全信任,如今是赵氏还在,他没精力来对付我,可是疑心一有,早晚会是后患。谢维锦颇得他信任,我只是让你去找他打听打听罢了。”

“且不说我不知道他对我有情,就算是真有,你要我去利用他吗?”苏媛厉色道:“还是王爷觉得这种事无关紧要,根本就不在乎?”

苏媛突然就想起了初进宫时看见过的那位韩婕妤,她那般替元靖卖命,又是因为什么?

颤着双唇,她脱口再问:“王爷以前,是不是也是那样对韩婕妤的?”

元靖面色微僵,她的眼神让他有种无可遁形的窘迫与尴尬,最后喃喃道:“她是自愿的,我与她之间有交易。”

“便如我和王爷这般?”苏媛冷嘲。

这种语气,元靖听得实在不高兴,皱着眉头声音也冷了,“阿媛,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要做什么?若是不够强大,我们要如何翻案报仇?皇上现在那么宠爱你,若是知道你我之间有所关系,你先前所有的努力都会付诸一炬,难道你就忍心?”

他边说边情不自禁的拉过她的手,循循善诱道:“阿媛,你要为大局着想,只要在谢维锦那确认了皇上没有发现什么,就够了。”

苏媛依旧抽出自己的手,面无表情道:“夜深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话落福了福身,“告辞了,恭王。”

元靖看着她的背影,这次没有再追上前。

眼角似有什么溢了出来,苏媛在门槛处停顿了下,举起帕擦了擦才推开破旧的宫门出去,唤了梅芯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