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五十六章 心意

 

苏媛却被这话惊愣在原地,涵儿从未与她说过那个孩子的事。
她一直以为,涵儿也是不在意的。
到底是低估了涵儿的脆弱,苏媛只知道她心中藏着一个易索,知道她对嘉隆帝的宠爱浑不在意,有时候甚至会因为侍寝而不开心,但是这并不代表涵儿不期盼那个孩子。
苏媛或许能理解,为何这宫里的女人那么想要一个孩子了,面对着空荡荡的宫殿,日复一日,谁又能挺得住?
她满心复杂的将谢芷涵送回了长春宫,又在她床前坐了许久。
出去的时候,月上枝头,时辰已经不早了。
梅芯上前道:“小主,长宁台那散了,不过有几位夫人和小主陪皇后去凤天宫了,瑾贵妃和左相去了慈宁宫。”
苏媛微微点头。
梅芯又道:“皇上方才召见了祁答应。”
她的步伐不停,淡淡道:“知道了。”
那是君王,佳丽三千,就算没有瑾贵妃,也会有其他人的,她在惊讶什么?苏媛将那些不该有的心思压下。
梅芯许是也知道她心情不太好,询道:“谢小主还好吗?”
“她睡了。”
漫无目的的走在宫殿里,筹备了那么久的寿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,这时候赵环应该在慈宁宫被太后诘问吧。也不知这阵子嘉隆帝与赵环都说了些什么,苏媛虽明白她不会让赵琼嫁给瑞王,但没想到赵环会用这种方式,直接得罪了太后与整个赵家。
想起赵环的遭遇,对她的厌恶竟少了几分,这宫里的人真的身不由己,她表面风光无限,实际上却被家人那般算计,倒不如不要那份荣华。
苏媛随意走着,又觉得这宫里除了涵儿那其实也无处可去,便准备回永安宫。
却在转身时,看见了元靖。
她出神,还是元靖先与她打的招呼:“玉婕妤。”
此地离御花园不远,今日又是大日子,到处有巡逻的侍卫,苏媛见状忙回礼,淡疏道:“见过恭王爷。”
二人交错,他用极低的声音 与她道:“我在关雎宫等你。”
他的身影远去,苏媛的脚步却抬不起来了。
他这是做什么,有事要吩咐她吗?
梅芯离她近,自然也听到了,问道:“小主,要去吗?”
苏媛好像拒绝不了元靖,想了想寻理由打发走了其他宫人,只带着梅芯过去。
关雎宫是元靖母妃的旧居,破败萧条,苏媛曾经来过这里。那是刚进宫之初,她尾随韩婕妤而至。
站在门口,苏媛甚至还回想起了那晚元靖掐着自己时的场面。
她迟迟没进去,里面的人倒先出了声:“你要站到什么时候?”不是质问责怪,像是叹息无奈。
苏媛终于进去,直言开口:“王爷找我,不知何事?”
元靖似乎对她的态度很是不满,不悦的皱皱眉,突然说道:“阿媛,你变了。”
阿媛……
苏媛低头,“是王爷教我的,宫中险峻,我当以万分小心方能在宫里自保活命。”
“此处你不必担心,不会有人发现的。”元靖笃定道。
苏媛看着他,那么熟悉,又这么陌生。
想起以往韩婕妤亦是常常来此见他,或许,元靖根本就不像她表面看到的那么无奈弱势。
思及此,她弯唇回道:“王爷深谋远虑,居然约我过来,必然是有完全准备,我不担心。”
“你过去,不与我这样说话的。”元靖上前两步,语中含了几分关切:“怎么了,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吗,在宫里过得不好?”
苏媛刚进宫的时候,真的特别渴望元靖的关怀与帮助,只是当初他不肯给,现在……她都不需要了。
因着早年的几分悸动,对他这样的转变更是含了些许恨意,抵触般的后退两步,“王爷曾说过,我在宫里只能靠自己,既如此,又来问我做什么?”
元靖表情一顿,“你在怪我。”
不是疑问,很肯定。
“没有,王爷当年救我,又替我安排身份,再送我进宫。我的性命,我的今日,都是王爷给的,我怎么会怪你呢。”
可能是她宴席上的酒劲上来了,也或许是谢芷涵的一番言语影响了她,苏媛竟露出几分埋怨委屈,背过身不看他,只道:“王爷有什么话还是快说吧,我不能出来太久。”
“皇上今日有那位祁答应伺候。”
“那也要回永安宫的,不是不伺候皇上,就可以在外面私会乱来的,毕竟男女有别,不是吗?”
苏媛话落,自个儿也惊呆了,这话意思再明显不过。吃惊自己如何会说出来,又十分的恼,连元靖的衣角都不敢看了。
元靖本来也有些呆愣,紧接着意识到她话里的意思,突然绕过去与她笑道:“我知道你埋怨我当初不帮你,气我说了那些狠话。我只是想你学会保护自己,你毕竟在宫里,有时候我援手不及,你若没有自保的本事,要怎么办?”
元靖的声音渐渐柔了,“何况,送你入宫,我怎么可能真的不管你?为着那事,你竟生闷气到了今日?”
苏媛下意识的摇头想要辩解,元靖见状按住她双肩再道:“我知道你的心思,等这些事都结束了,到时候都会好的。”
这算是什么意思?
苏媛仰头,发现元靖的眼眸与往日清浅冰冷时不同,带着她看不明白的情愫。
他抬手,替她理了理她的碎发,“今日的事,我知道你见了心里又要有诸多想法。你放心,你阿姐在瑞王身边很安全,倒是你,冒然去找瑾贵妃,可有想过你自己?”
赵环毕竟是左相府的人,若是她以赵氏利益为重,那苏媛先前的那番挑唆,会让她的处境很艰难。
元靖得知后,心惊胆战了许久,无力感袭满周身。
他不喜欢那种失控的感觉,苏媛应该在她的眼睛下,安安全全的在那里。
苏媛听出了话中的关切,早前一直被压抑的情感突然被人道破,当初压抑得多痛苦,现在涌现的就有多强烈。她望着元靖,翕了翕唇,“王爷,你怎么突然……”苏媛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活。
元靖紧紧扳住了她肩膀,凝视着接过话:“阿媛,你不要忘了,我总在你身后的,不要把自己置于险境,让我为你担心。”
这是苏媛从未想过的,她有些受宠若狂,又有些道不出的挣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