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五十五章 醉话

 

宴席前闹了这么一出,太后哪还有心情,沉着脸坐在那,对于众人的恭贺之语也是神情淡淡。勉强等开席动了几下筷子,饮了杯酒,便让赵琼陪她回慈宁宫。
这种大宴,太后这个主角竟然这么早离开,其实是极其不该的。只是大家都见到了方才那一幕,面上都装作若无其事,纷纷恭送她。
太后等走到殿门口,回首望了眼依旧坐在席上的赵环,扬声道:“贵妃,你随哀家来。”
赵环起身,盈盈一福后回道:“母后大寿,宴席诸事都是臣妾安排的,臣妾不知哪里没有办妥惹您失了兴致,原是该跟去告罪的。只是这么多夫人诰命都在,臣妾恐皇后一人招呼不周,还是等宴席散了,臣妾再去慈宁宫向母后请安吧。”
这话明显是托词,宫宴上就算皇后贵妃不作陪,谁又敢去说皇家不周?何况今日事出有因,大家都知道的,更明白瑾贵妃与太后之间有事,就算真走了,谁都不会意外的。
太后气得将搭在赵琼胳膊上的手指都曲了起来,她竟然敢如此!只是赵家已有一女在人前失了颜面,她再大的怒火也不能当众对赵环发,冷着脸道:“既然贵妃思虑周到,那哀家在慈宁宫等你。”
终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。
苏媛坐在位上,捏着酒杯的手微微松开,心头也是安然,庆幸瑞亲王没有置长姐不顾。只是过了今日,太后怕是更容不得长姐了,赵家也是。
思及此,她下意识的望向斜对面的赵相。
自始至终,赵相都没有说话,如今气定神若,好似完全未受方才的事影响。再往赵环看去,她正在宫女的伺候下不疾不徐的用膳。
歌舞节目如常上了,祁答应亲自抚琴,琴声悠扬婉转,得了众人夸赞。
嘉隆帝像是不记得她那么个人了,觉得眼生,让她上前,得知是自己的答应之后,又多看了两眼,命人赏了对玉如意。
祁莲谢恩。
皇后便往瑾贵妃处望了眼,不知在琢磨什么。
酒过半巡,夜色渐拢,嘉隆帝起驾回了乾元宫,他这一走,虽说陈皇后与瑾贵妃还在,但相对方才随意了许多,觥筹交错,断断续续也有人进出离开。
苏媛吃了点酒,觉得有些闷热,走到窗边往外看。
今日太后寿宴,宫里都点满了大红的贺寿灯笼,一眼望去明亮了整座皇城,明月高照,映在水中粼粼生辉。
难得的景色很好。
她进宫这么久,还未好好的赏过夜景,平日里除了元翊召她的日子,似乎都很闲,但都没有这样认真的看过风景。
反倒是此时,在这样热闹的日子里,她居然有这心情。
苏媛在想,方才长姐这般临水而望,望得又是什么?寻常女子最期盼的就是能得一个真心人,长姐她得到了,瑞王确实在全心全意爱着她,无论怎么对她都不会言弃。
那长姐呢,她心中会不会因为利用瑞王而感到愧疚?苏媛想起往日里听过的流言,道长姐是红颜祸水连累瑞王得罪民生等,又有说她没有良知并未将瑞王放在心上的猜测,私心里竟也有些好奇。
长姐是陌生了,苏媛一点都不了解她,不知她在想什么。
她转过身,视线落在那边正与某位大臣说话的恭王元靖身上,苏媛望着望着有些出神。
“媛姐姐?”
谢芷涵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“我们也回去吧?”
苏媛道好。
两人便上前去与陈皇后告退,转身出殿的时候,苏媛不经意停了停步,不过一瞬,短到连谢芷涵都没有注意。
宫中明亮,连灯笼都不用提,她们让宫女远远跟在后面,谢芷涵感慨道:“媛姐姐,林侧妃今日好风光啊,她居然抢在太后给瑞王与明瑶郡主赐婚前先开了口。”
“怕是要召太后恨了。”
谢芷涵见她忧心,宽慰道:“放心吧,有瑞王在,太后动不了你姐姐的。”
“就怕太后不顾与瑞王的母子之情,她毕竟是太后,真的打了心思要谁死,又怎么躲得过?”
谢芷涵的语气有些怪异,像是憧憬像是羡慕,“其实你阿姐真的很幸运,遇见的是瑞王。如果林家还好好的,你们不需要翻案复仇,瑞王那样待她,她该多幸福……”
这种惋惜,苏媛也有,她闭了闭眼,“可惜没有如果。”
两人慢慢往前,谢芷涵突然又问:“媛姐姐,你说,你阿姐喜欢瑞王吗?我以前总听闻瑞王暴虐,杀人不眨眼,又肆意,可今日见他却是用那样温柔珍惜的语气面对着你阿姐。他那样热烈的感情,你阿姐能拒绝得了吗?”
苏媛想了想,半晌,回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谢芷涵就假设,“若是我,肯定拒绝不了。”
“媛姐姐,你进宫前有意中人吗?”
苏媛侧眸,左右看了看,而后定睛在谢芷涵脸上,发现她双颊泛红,眼神也开始涣散,惊讶的探手摸了摸她额头,“涵儿,你喝了多少酒?”
谢芷涵一把拉住她的手,摇头道:“我没有醉,媛姐姐你放心,这宫里是不能醉的,不能醉的。”
拉着她往前走了一段,谢芷涵又道:“其实,我是看见瑞王和林侧妃的感情,再想到我这辈子就这样待在宫里了,觉得有些不甘,不知不觉就喝多了。”
“我送你回长春宫。”苏媛扶着她道。
谢芷涵明显心情不好,摇头道:“不,我不回去,回去干吗呢?媛姐姐,整个长春宫里,我就一个人,爹不在、娘不在,哥哥也不在。今年的冬日真的好冷啊,我不喜欢。”
苏媛哑声回道:“已经入夏了,涵儿。”
“是吗,我还以为春天都没到呢。”
谢芷涵靠在苏媛身上,瓮声瓮气的叹道:“媛姐姐你进宫是为了翻案,那我呢,我是为了家族吗?明明最早前爹娘都说过不用我进宫的,但我就这么进来了……进来了,就再也出不去了,这里没有我的家人,媛姐姐,我不喜欢一个人。”
不知怎么,谢芷涵意识越来越模糊,拉着苏媛絮絮叨叨不停:“当初林侧妃失了孩子,其实是她自己设计的吧?你阿姐是林家女,自然不会给瑞王生孩子。当时我们觉得瑞王不对劲,他定是都知道的,自己喜欢的女人亲手打掉了他的骨肉,瑞王肯定很难受。
媛姐姐,其实,其实我一点儿都不喜欢皇上,可是那个孩子,是我的……媛姐姐,我想他,我真的想他!他如果当时没出事,现在应该都出世了,再过阵子就该会喊我娘了,我就不会这么寂寞了。”说着说着,她就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