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五十四章 嚣张

 

长宁台里气氛紧张,一触即发。
林侧妃的人依旧那么瘦弱纤细,说话也是温声软语,像极了以往对瑞亲王撒娇时的语态,可眼中的认真谁都无法忽视。
元竣知道她说的是真的,他握上林婳的手,依旧是耐心十足的口吻:“我送你去偏殿,待会再说,别扰了我母后的寿宴,好不好?”甚至还带了几分祈求。
林婳眨了眨眼,若有所思的环视了殿内众人,却是不肯随他起来,“我随王爷出去后,你再回来接赐婚旨意吗?”
瑞王抿紧了唇,不愿骗她。
太后早已怒不可遏,提声道:“还愣着做什么,把林侧妃带下去!”
那先前过来的嬷嬷立即就要上前,林婳都没有反抗,被那嬷嬷拽了胳膊就要走。她刚动作,就似是站不直般要倒下,面上更是露出痛色。
“阿婳!”元竣见了,连忙推开嬷嬷,喝道:“大胆,谁让你对她动手的!”而后揽了林婳低头询问:“阿婳,你怎么样,要不要紧?”
“是哀家的命令!”
太后从位上起身,她一站起,所有人都坐不下了,纷纷开始离座。
嘉隆帝开口劝道:“母后何必为这事坏了兴致,既然林侧妃身体抱恙,让瑞王送她回王府歇息吧,毕竟人最重要。”
陈皇后也在旁附和。
太后理都不理她,依旧盯着下面的元竣,顷刻开口:“琼儿,你去把瑞王请回座上。”
赵琼面色为难,事情已经闹开了,其实早在她被太后送去瑞王府的时候,大家都知道她明瑶郡主将来会入主瑞王府成为元竣的王妃。此刻林侧妃公然阻拦这门婚事,太后让她过去,就是为了下林侧妃颜面。
但她真没有把握能将瑞王从林侧妃身边请走,然而太后已发了话,她只能硬着头皮过去。
赵琼福身应了,正要举步,胳膊突然被人拉住,转身见是自己姐姐。
赵环冲她摇头,又看向太后,不解道:“母后为何让琼儿过去请瑞王?林侧妃的身体一直不好,瑞王夫妇向来恩爱,瑞王如何舍得让林侧妃一人回去?琼儿不过是个郡主,这般掺和进去,对她名声不好。”
几句话,说的所有看热闹的人都是满脸懵然,这言下之意就差直接说别让赵琼去自取其辱妨碍人夫妻感情了。
赵琼脸色亦是煞白,眼神愕然。
“瑾贵妃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?”太后瞪着眼,努力压抑着怒气,本就对看见林氏出现在宴席上十分不满,还想着许是没有请,她自个儿跟着竣儿进宫来的,从未怀疑到赵环身上。
“母后不是一向看好瑞王爷与林侧妃的吗?这阵子是怎么了?”赵环不轻不淡道,她进宫后基本没见过姑母对她发怒,哪怕自己将后宫折腾的乌烟瘴气,姑母也没有怪过她。
这次生气,居然是因为琼儿。
她心里恨意渐浓,径自往末位走去,在元竣与林氏身边停下,巧笑嫣然道:“都是本宫疏忽了,忘了考虑到林侧妃的身体,该安排个合适的位子给你的。侧妃莫要多想,当初太后送我妹妹去王府不过只是探视你与王爷,本没有那个意思的,你也不要因此就与王爷闹别扭生出误会,没得辜负了王爷对你的一番心意。”
赵环从来只跟在太后身边,她的话大致就是太后的意思,众人心中最是清楚。
“瑾贵妃?”连元竣都觉得不可思议,方才太后的模样明显就没有断了那个想法,怎么赵环会这么说?
赵环冲他点头,“侧妃身体不好,王爷带她下去召太医看看吧。若是可以,还是该静养才是,您的孝心太后知道的。”
她说完转身,让自己的宫女为他们引路。
瑞王搂着林婳,走到殿中央,行礼欲告退。
赵环是个意外,太后怔怔的到此刻才终于明白过来,她的本意已经被赵环掐灭了,她居然敢自作主张!
太后与左相对视一眼,如何肯放元竣离开,容林侧妃嚣张?她出言道:“明瑶郡主的 事暂且不论,只是林氏张狂,竟敢在哀家宴席上说出那等狂妄放肆的话,一个小小侧妃胆敢干涉亲王娶亲这等大事,不能不罚。”
“母后,阿婳身子弱,她之所以冒犯您,只是因为在乎儿臣,还请您不要见怪。”元竣神色着急,“母后就当看在儿臣的面上,对阿婳包容一二吧。”
太后实在想不通元竣为什么会如此痴迷林婳,打了心思不想让林婳好过,心里更明白争执下去,元竣必会为了林氏顶撞自己,也不想让众人看了热闹。
于是,她唤来亲信,“林氏既然如此柔弱,那就留在宫里静养好了!玳瑁,你带她回慈宁宫,哀家必会让太医好好照料她。”
玳瑁道是,从旁边下了高阶。
等走近林婳的时候,林婳忽而说道:“太后,我不愿意留在宫中。”
“什么?”赵太后怒目横对,“你好大的胆子,不要以为哀家会看在竣儿的面上再三容忍你!”
林婳表情纹丝不动,淡淡说道:“上回我的孩子,就是在慈宁宫没了的,太后要我如何住在宫里?”
“你还敢提那件事!”
“阿婳,别说了。”元竣小声提醒。
林婳则直接迎上了太后目光,理所当然的反问道:“如何不能问?当日在乾元宫里,当着皇上的面,不是都说清楚了,我的孩子落得与我无关?可是我既丢了孩子,又受了那样的恶言污蔑,宫里至今都没给我个说法,难道我不能追究?”
她说得无辜极了,就像是真的受了天大的冤枉不得不说。
太后定睛望着她,一瞬不瞬。
元竣突然拦腰抱起林婳,不欲两人继续下去,只与高位道:“母后,阿婳身体不适,儿臣带她回王府去了,这宫里我与阿婳是不会住的。”
“竣儿,你站住!”
元竣已背过身,闻言顿住脚步,语气复杂,“还请母后不要为难儿臣,那件事就如瑾贵妃所言,到此为止吧!”话落提步,再不停留。
太后气得往后一样,身子都没稳住,陈皇后连忙搀住她,嘉隆帝也上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