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五十二章 暗推

 

赵环居高临下的望着苏媛,意味不明的笑道:“今儿个什么风把玉婕妤唤来了,你可是素来只知凤天宫而不知钟粹宫的,连皇上都特地恩准你不必特意来向本宫请安的,今日倒是主动过来了。”
苏媛规规矩矩的福身行礼,温声回道:“去年因为误会,嫔妾对贵妃多有得罪,后来事情查清,嫔妾因着伤心终究意难平,不曾来向娘娘赔罪,还请贵妃见谅。”
“都多久的事情了,难为玉婕妤还记得。”赵环语气轻飘飘的,落在苏媛身上的眼神也是忽暗忽明的分不清喜怒。她低首翻转着自己双手,突然出声:“昔日你在本宫宫里小产,这事儿玉婕妤心里埋怨本宫也无可厚非,不过你现在前来,所谓何事?”
赵环如此一本正经的要寻个理由,苏媛想了想,故作吃味的询道:“嫔妾过来,是听闻娘娘安排了祁答应在太后寿宴上奏曲的事情。嫔妾头回参加太后寿宴,也不知如何表达嫔妾心意的好,想请贵妃娘娘指点一二。”
这倒是意料之外了,赵环眯了眯眼,“怎么,玉婕妤莫不是也想要为太后献艺?”说着面带嘲讽,笑意更浓,“你可是皇上的心上人,若有什么差错,皇上又该责怪本宫了。”
“娘娘言重了。”苏媛想了想,愈发诚恳道:“皇上心中,唯有娘娘您。”
“呵,你这话留在凤天宫里哄哄皇后就罢了,说到本宫面前可就太没有诚意了!”赵环语气张狂,丝毫不忌惮皇后威仪,冷声道:“谁都知道这大半年来就属你最得皇上欢心,如今皇上不过是来本宫这待了几晚,怎么玉婕妤心中就不是滋味了?”
她素来不爱拐弯抹角,何况今日是苏媛自己上门来的,又没有当着其他妃嫔,说话更是肆无忌惮。
她从高位起身,缓缓踱步到苏媛面前,由上到下打量着面前人,笑容妩媚肆意,“看来玉婕妤是真的怕失宠,都跑到本宫面前说起奉承话了。你年纪小,还不懂这后宫里生活,光凭皇上宠爱你是有一时风光,可是玉婕妤太不会做人了,专宠之时没有丝毫收敛之势,可是要得罪其他人的。”
苏媛闻言,更是伏低做小,“贵妃说的是,嫔妾不懂事,先前占着皇上不知收敛,若是没了皇上宠爱,其他娘娘和小主们肯定不会放过嫔妾的。”
赵环望着她,问:“想要本宫救你?”
“还请娘娘庇佑。”苏媛满脸紧张。
赵环像是思虑了下,而后才开口:“你慌什么,不过就是几晚,皇上终究还是惦记你的,毕竟你们曾经也有过孩子……”她的声音渐渐低了,脸上情绪暂收,显得有几分落寞,侧过身子突然问:“苏氏,有孩子是什么样的感觉?”
苏媛知道孩子是赵环的心结,她被家人喂了那么多年不孕的药丸,心里肯定有背叛与遗弃的感觉。其实自打进来,她就发现赵环和过去不同了,虽说还是华贵嚣张,可是与她过去那种无所畏惧的气场对比终归是不一样的。
现在的赵环,将自己的脆弱隐在外表之下,她连打压得宠妃嫔的心情也没有,面对苏媛的示弱也没有过去那种骄傲和得意。
苏媛之前被嘉隆帝安排怀孕,又在钟粹宫自编自导了一场小产,但事实上并没有怀过孩子。若要说那种感觉,她也是说不出来的。
赵环见她迟疑犹豫,以为她想起了伤心事,慢慢走回原来的位置,低落道:“你毕竟还有过孩子,以后也会再有的。”不像自己,用了那么多年的桃花丸,都没可能再有身孕了……
她闭了闭眼,显得有些不耐,“你走吧,本宫没功夫与你周旋。本宫也知道你不是诚心来投靠本宫的,你是皇后的人,他日自有她替你安排往后。”提起陈玉,她突然嘲讽起来,“都说皇后宽容大度,她亲自捧高了你,我倒要看看她将来会怎么对你。”
苏媛没想到瑾贵妃竟连后宫妃嫔间的较量都不在乎了,自己是皇后扶持起来的不假,如今来投靠,赵环竟然放过这个可以羞辱皇后羞辱她的机会,看来是真的被赵家人伤了心。
“嫔妾知道娘娘忙着替太后安排寿宴的事,本不该前来打搅,原是想着如祁答应那般得娘娘指点好给太后留个好印象,既然不能,那嫔妾也只能再想他法了。”苏媛面容愁苦,话落像是不经意的叹气:“唉,我与林侧妃相像,太后怕是永远都不会喜欢我的。”
突然听她提起林侧妃,赵环回神,不知想到了什么,最后喃道:“林侧妃有瑞王疼爱,她没了孩子伤了元气,瑞王就在民间召集名医替她调理身子,也是有人珍惜的。”
苏媛像是不知内情般,纯粹以讨好赵环的口吻说道:“贵妃不必忌惮林侧妃,她自然坏不了郡主的好事。”
“好事?”赵环睁眼,像是才恍然,感慨道:“是啊,琼儿要嫁去瑞王府的。”
苏媛应道:“可不是嘛,都知道太后寿宴上要结喜事的,皇后那日还让娘娘将林侧妃的名字添上,岂不是相让郡主不痛快?还好娘娘坚持,纵然皇后派太医去治林侧妃,没有请涵,她就不能出席了。”
赵环这几日都沉浸在那巨大的刺激中,尚没有好好细想这里面的道理,听着听着突然就生出了几分异样,“你是说,皇后派人去治林侧妃了?”
苏媛颔首,“回娘娘,是的。不过一个侧妃,定然阻拦不了郡主好事,娘娘放心。”
“本宫放心?本宫有何不安的!”赵环突然语调高起,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般,笑了道:“太后寿宴,瑞王府的女眷如何能不来?王府没有正妃,林侧妃便相当于主母,她若是不参加,岂不扫兴?”
“可是那样的话,郡主与瑞王的婚事许是就不能顺利了。”苏媛像是为难,“太后一心想要郡主嫁给瑞王爷,以林侧妃的脾性,肯定会得罪太后。不过也好,搅乱太后寿宴,娘娘和太后可以治她个大不敬罪,将来郡主入瑞王府就更顺畅了。”
赵环却突然拍了案几,喝道:“哪能让她们那么顺畅!林侧妃活着才好,还要活得好好的。”她咬牙切齿的语气,打定心思要坏了赵琼与瑞王的亲事。
苏媛暗自松了口气,她知道皇后要做的事阻拦不得,就算写了信去王府,但长姐执意入宫的话,自己是阻止不住的。现在就盼着,到时候眼前人能护着几分长姐,以赵环现在的心境,对太后和明瑶郡主应该是记恨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