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五十章 两难

 

贺玲捧着茶抿了口,“你说呢,若不送些药,病怎么除,你长姐又如何下地?”
“不是寻常的药,对不对?”苏媛忍不住上前了,“这世间哪有什么立竿见影的药,长姐多年体虚,朱太医上次也说过需要细心调养。皇后送的药,定是会让她身子垮了的。”
“你今日的心思,倒是奇怪了些。”贺玲看着她,有些不耐了,“你们姐妹进京,不就是为了报仇吗?若是有所顾虑,先前做的那些又算什么?阿媛,你是不是糊涂了?”
仍是过去温柔的声音,带着关切,可是听在苏媛耳中,意味却不同了。
她陌生的望向贺玲,“这些事,你都知道?”
“嗯,我素来都帮着你姐姐的,你不知道吗?她想报仇,需要里应外合,我就帮她在宫里打点。”
“朱太医也知道?”
贺玲突然笑了,似是她问了个很愚蠢的问题,“药是他送去的,你说呢?”
“我不信。”
苏媛不相信,朱允会给长姐用那种药,那种明知伤身的猛药。
他不是最关心长姐的吗?
若是过去,苏媛孑然一身,她自然可以无所畏惧,为了复仇便是要自己做长姐如今做的那些事都无不可。可是现在她的想法与最初不同了,这世间她还有个亲人,她希望长姐能够好好的。
本来,翻案的事就难于上天,她不希望长姐在她之前有所意外。
贺玲突然走过去,拉过苏媛的手拍了拍,“好了,你也莫要多想,你长姐比你清楚她自己在做什么。你从进宫起,我们都不愿和你相认,就是怕你冲动,毕竟年纪小,思虑不周也是常有的。我可还记得,当时我来认你之后,你长姐同我发了好大的脾气,说我让你卷了进来。”
“什么,我长姐怪过你?”
“可不是嘛,不止是她,还有朱太医,他们都没想到你会出现在宫里。可是,你都进了宫,怎么形同陌路?那样对你也是不公的。”
贺玲语重心长的牵着苏媛,“这些事告诉你,就是想你知道你长姐的苦和难处,为了大局你不要自作主张,相信你长姐,都能处理好的。”
“我长姐,处理得好吗?”苏媛喃喃轻问,“她若是处理的好,上次的事怎会那样凶险?”
苏媛从贺玲手中抽出手,反问道:“我长姐一个弱女子,你觉得她拿什么自保,拿瑞王对她的宠爱吗?她不该这样无所顾忌的去对抗太后,那毕竟是瑞王的母后,如果瑞王放弃了她,她怎么办?”
当着太后寿宴阻拦瑞王娶明瑶郡主,无疑于当着文武百官打太后和左相府的脸,这么大的罪名,长姐承受不住的。
苏媛对瑞王当真不敢投以万分信任。
如果太后执意治罪,瑞王护不住,等到那时候,指望谁救长姐。送她们姐妹进宫的元靖吗?又或者想利用长姐对付瑞王的皇帝?再或是她们这些命都掌握在别人手中的人?
苏媛不想冒险,“长姐不能那么做。”
“可是,已经决定了。”贺玲提醒她,“阿媛,你不要任性。你放心,你长姐顶撞太后不是一次两次了,她连纵火王府逃匿别庄的事都安然无事,你怕什么?何况,太后对你长姐已有杀心,有件事你或许不知,你长姐在别庄里遇到的刺客,是太后派去的。”
这件事,苏媛还真不知道。
“这么说,太后早就想要我长姐的性命了?”
贺玲点头,“所以,太后这次虽然因为明瑶郡主的事对瑞王让步了,可心中对你长姐的杀心又起了,她早就不会再接纳你长姐了。”
苏媛听完,愣在原地。
半晌,她摇摇头,“不、不行,就算这样,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那样挑衅太后威仪。就算你们说再多遍瑞王会护她,但谁都无法保证长姐不会出事。”
苏媛话落,就要离开。
贺玲唤住她,提声道:“你别忘了,这是皇后授意,你明白这个意思吗,难道你要去坏皇后的事?”
皇后的事,那就是嘉隆帝的意思。
苏媛脚步一顿,抿紧了下唇,却没有回头,“我先走了。”
等苏媛出去,看见近侍进来,贺玲才道:“现在,你可以出宫去给朱太医传信了。”
琉璃显然早得了吩咐,应允道:“娘娘放心。”
苏媛从芳华宫出来,心中却是无措。
她既不想看到长姐身临困境,也不想和皇后皇帝作对,至少现在的她没有那个能力。让朱允去给长姐送药的是皇后,不想太后和左相府如意,就拿长姐去挑唆瑞王和太后,偏偏这也是长姐自己愿意做。
她想起刚刚东银传回的话,长姐让她顾好自己,心中就酸楚非常。
苏媛想她为自己保重,她却根本不听,一个人想承担起所有。
仰头望了眼天空,将眸中的晶莹忍了回去。
“媛姐姐,你来找我吗?”
不知不觉,走到了长春宫外,正碰见谢芷涵从内出来。
谢芷涵笑吟吟的,过去牵了苏媛的手道:“姐姐怎么不让人进来通传一声,可巧我正想去永安宫见姐姐呢,快进来。”
苏媛心中烦恼,看见她竟生出几分依赖,跟着她就进了殿。
谢芷涵瞧出她心情不好,将左右挥退,担忧的问道:“姐姐,出什么事了?”
苏媛一把抱住她,“涵儿,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,或者我能怎么做?”
谢芷涵回抱着她,“姐姐慢慢说,你把事情说出来,我在。任何事,我都陪着姐姐。”
苏媛的事,早就对她挑明,倒也不再遮掩,直接将这些事告知了她。她嫌少在人前如此脆弱的,以前压抑的久了,突然向人低头寻求帮助,心里却是暖的,“你说,我要怎么阻止她做那种傻事?我不想我唯一的亲人再出事了。”
“这事,姐姐你不能做的,会触怒皇上的。”谢芷涵一言明之,“媛姐姐,你现在是方寸大乱才会和德妃说那样的话,我知道你恢复理智后就不会去做。其实我也不明白,林侧妃总这样利用瑞王,心中不会感到愧疚吗?”
谢芷涵感慨完,似乎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正色道:“媛姐姐,我这里倒是有个消息,关于瑾贵妃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