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四十九章 深意

 

东银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,没两日便与苏媛禀道:“小主吩咐奴婢调查德妃与皇后之间的事,奴婢虽不知小主在疑心什么,不过这些年德妃素来不参与贵妃和皇后的党派之争,也从不向着谁,明面上是查不出什么不对的。”
她以前跟在王贤妃身边,对宫内妃嫔间的关系认知得还可以,那日听到苏媛吩咐还觉得她疑心过重,没想到还真的查出来些。
苏媛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肯定不止如此,没有接话,只望着她让她继续。
“小主,恕奴婢直言,经常来永安宫给小主请脉的那位朱太医,小主还是莫要让他再过来了,那是皇后的人。”
苏媛眨了眨眼,回道:“我知道。”
东银片刻惊诧,转而想起当初苏媛侍寝前皇后就安排朱太医来给她照料身子,如此也不觉得奇怪,又说道:“德妃进宫之初,也颇得皇上宠爱,那时候皇上刚失去俪昭容不久,正是失意的时刻。德妃的进宫,好像一下子就让皇上的感情有了寄托,日夜宠着她的。
德妃出身贺家,贺尚书掌管礼部,是左相大人的得力助手,瑾贵妃因着二府关系并没有对德妃下手,不过有次德妃病了,是皇后指定了朱太医去给她诊病。德妃那场病缠绵病榻了许久,皇上起初也经常去探望,后来次数就渐渐少了,在那之后德妃突然失宠。”
苏媛回想了下贺玲与朱允见面时的场景,又想起丹蕙公主曾道德妃心中没有嘉隆帝,看着东银道:“你觉得,德妃当年失宠,与皇后有关?”
“奴婢感觉是这样,按理说德妃应该是瑾贵妃的人,若是因为皇后设计失宠,大可以找贵妃做主,可是她没有。这些年皇上冷落德妃,皇后待她却十分友好,德妃倒是很少去贵妃宫中。”
苏媛听完,心中隐约有了猜测,“我知道了。”
“奴婢能查到的就这些了,德妃和皇后平时从不私下往来,这些年甚至没见皇后单独留下过她,不过封赏时她倒是经常会对皇上提起。德妃娘娘失宠之后就去太后跟前侍奉了,太后娘娘倒是挺喜欢她的。”
苏媛又点点头,既然查不清,那她们之间平时联络大约就在朱允身上。
“宫外有消息吗?”
相较之下,她更想知道的还是长姐的情况。
“朱太医入王府之后,先时用的仍是之前开的方子,侧妃身体弱,每日有一半时间睡着,前日却突然好起来了,都能下床在房里走路了,好像是换了方子。”
苏媛本是欢喜,既而疑惑。
“小主的话,奴婢带到了。”
苏媛抬眸,期待的望过去,“那她可有回话?”
东银点头,“侧妃让小主保重自己,不必替她担忧。”
“就这样?没有其他话了吗?”
“没了,小主,这是侧妃原话。”
苏媛心中的慌乱更多,想找朱允问问详细,又知他被皇后派去王府短日内不会回宫,心中正是焦虑,心神不宁在屋内走来走去。
东银见她如此,就问:“小主,可是还要往王府递消息?”
“不用了,问她又能问出来什么呢?”
苏媛心烦,起身道:“我去趟芳华宫。”
“小主要找德妃?”
“嗯,你让人继续盯着瑞王府,若是林侧妃身体再有变故,你就去找朱太医,就说我问他一个答案。”
到了这步,东银也明白眼前的玉小主和朱太医、林侧妃之间的不寻常了,识相的没有多话。
苏媛径自入了芳华宫,直言来意:“娘娘,听说朱太医奉皇后之命出宫替我长姐诊病去了。瑞王府传出消息,我长姐突然可以下地,这是怎么回事?”
其实她心急,话没有说好,但是知道林婳身体状况的人,肯定听得明白,谁都知道林婳不可能这么快痊愈。
然贺玲却看着她,反问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,你长姐身体健朗,难道你不开心?”她风轻云淡的语气,丝毫没有意外,只道:“你消息倒是灵通,还有人替你去打听瑞王府里的事儿,是他传回来的消息吗?”
这个他,自然是朱允。
只眼前人是林婳妹妹这一点,贺玲就知道朱允看她看得比自己重,有所往来也在情理之中。
苏媛这才觉得眼前的德妃与过去的玲姐姐当真是不同了,又或者多年未见,她其实并不了解对方。她敛了敛焦急的神色,与她开口:“娘娘已经知道了?我是觉得按照长姐的情况,没那么快好。”
“用的药不同,自然就药效不同。”贺玲坐在高位,望着她再道:“你长姐为了复仇都能委身给仇人之子这么多年,还有什么是她豁不出去的?太后的寿诞马上就要到了,她怎能错过?”
“什么意思?”
贺玲微笑,“你以为,太后和左相再重视瑞王,还能几番原谅你长姐?瑞王再痴情,没有权势也是寸步难行,是护不住心上人的。这次你长姐与瑞王都可以全身而退,你就没觉得有什么蹊跷的?”
苏媛蹙眉,不喜欢她如此拐弯抹角,催道:“娘娘,您有话直说。”
“太后与左相这次的条件,就是让瑞王娶了明瑶郡主,以破郡主被王爷赶出王府的流言。毕竟,瑞王不可能时时刻刻护着你长姐,太后若铁了心思不留她,总有机会的。”
“瑞王,同意了?”
苏媛听到自己的声音都在轻颤,其实这问话有什么意义呢,瑞王难道还能不同意?如果没同意,长姐也不可能那么安然还在亲王府做侧妃养病的。
贺玲索性告知她,“皇后让朱太医去王府,就是为了让你长姐能出现在太后宴席上。有她在,那场寿宴才会热闹。”
苏媛面色一白。
原来,皇后打的是这样的注意,要长姐公然搅了太后的宴席,在坏了左相府和明瑶郡主的好事。
她全身泛出寒意,因为,她知道长姐会那么做的。
贺玲见她如此模样,不解道:“你也别怪皇后,你姐姐本意定是这般想的,皇后差朱太医过去送药,是为了帮她。”
苏媛定目望着对面人,“什么送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