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四十六章 收服

 

苏媛得知皇后将朱允指派去瑞王府时,朱允已经出宫了,她觉得事有不对,遂让梅芯去打听,又闻朱允在离宫前去了趟芳华宫。
她想起那日去恭贺贺玲晋升德妃,他二人就在说话,又思及朱允私下叮嘱自己不可太信贺玲,转而联想到贺玲抚养小公主的事是皇后提起的,几番思索,心中疑窦不已。
难道,德妃与皇后之间还有什么往来?
她沉思着,旁边梅芯忽而迟疑言道:“小主,王爷传信让您稍安勿躁,林侧妃的事不可冒进,此非见面时机,让您且再等等。”
苏媛赫然,惊诧道:“你去找他了?”
梅芯忙摇头,“奴婢不敢,小主没有吩咐,奴婢怎敢私下去求见王爷,是先前王爷进宫时派人来传的话。”
“既如此,怎到现在才与我说?”苏媛面色严肃,透着几分打量,“他可是还说了其他?”
梅芯点头,支吾道:“王爷要您多照顾些萧婉仪。”
“什么?”
苏媛微愣,半晌没反应过来,不可思议的又问:“他说什么?”
梅芯只得又说了一遍。
其实苏媛早就听清楚了,只是不愿相信,没有想到元靖难得给她传个音讯,竟然是防自己对付萧韵吗?
是了,那是他青梅竹马的表妹,萧家与他一同度过了最难过的那段岁月,在他心中的地位和分量自是不同的。
她本还以为,他没有忘了自己,知她在深宫里的煎熬,知她关切宫外长姐的情况,知她心中所想,故而才命人前来安抚。
苏媛沉沉闭了闭眼,身子微颓,斜斜靠着,轻声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“小主,王爷的意思应该是不希望您将精力花在后宫的争宠琐事上,所以才有此吩咐。”梅芯劝道。
“你不必替他说话,要我做一名宠妃的是他,现如今竟是要求我做贤妃了……”苏媛嗤笑一声,“哪里有那么简单,我受宠,若是性子绵软易欺,连几句话都不敢回驳,他可知我在这后宫里要落到什么地步?”
自言自语完,苏媛坐直身子,又道:“这事我知晓了,去把东银唤来。”
自从明瑶郡主被下药上吊自缢的事出后,秦妃被赐死,东银就调近了,只是她往日喜欢熟悉的侍人服侍,东银无事也是在外面候着的。
来得很快,还抱来了米雪儿。
苏媛招手让她上前,问她:“还想着报仇吗?”
“想!”东银声音清脆,“害了贤妃的人,一个都不能放过。”
苏媛见她面露恨意,神色狠厉,挥手打发走梅芯,又问道:“在你心里,觉得要除了哪些人方算得了真正报仇?”
“瑾贵妃、太后。”东银没有半分迟钝。
“信我吗?”
东银点头,“玉主子何以今日要问这话,难道是信不过奴婢?”
“这倒不是,你的忠心我是看在眼里的。”苏媛笑了笑,又问:“等得了吗?”
东银望着她下跪道:“奴婢心知报仇之事得徐徐图之,玉小主放心,奴婢绝不会毛躁坏事的。”她话落,抬头问道:“主子唤奴婢进来,可是有事要吩咐?”
苏媛摸了摸身前的猫儿,悠悠道:“东银,你如今在我身边,我的许多事亦瞒不得你。我知王家在京中得势已久,贤妃在后宫多年,地位仅在皇后与瑾贵妃之下,如今她虽身死,但余势尚在。我知你有些能耐,不过有个明理儿你可清楚,你主子生前既将你托付给我,你又选择与我合作复仇,那么你就必须为我所用。东银,你可甘愿?”
她对东银向来是有耐心的,从最早将她带回永安宫,不闻不问只让她照料了几个月猫儿,再到时不时寻她谈话提醒对方自己初心不改会助她扳倒赵氏,再到前阵子命她做事将她放在身边,苏媛心知是时候与她坦言了。
她需要王氏的势力,王家没有留下血脉和活口,王贤妃生前将复仇的事交给东银,又亲自来托付,苏媛相信东银有那个能力操作王氏的残余势力。
一个家族存得久了,总有些忠仆死士想为家主报仇的。
东银也听出了此次对话不比先前,起身望着对方道:“小主想要奴婢做什么?”
“我想到你能真正为我所用,让我在交代你的时候没有迟疑和担忧,你能把我吩咐下去的每件事都做好。”苏媛唇舌轻翕,“东银,你很清楚王家已经没了,你领着那些人,等报了仇又打算如何,还不如早些认了我,可好?”
她说得这样风轻云淡,神态却无比的认真,“我家世不显,在宫里除了身边几个丫头,,想做些什么简直步履维艰。我并非一时兴起想要对付赵氏,我也有我的目标。”
“小主,苏家……”东银微滞,“苏家虽然在京中没有根基,但是您的叔父苏参领在护都营中颇受陈翼长器重。”
“苏家之人,我不可用。”苏媛明明白白的告诉她,见她总不应话,眨了眨眼道:“怎么,你不愿?”
“奴婢愿意!”东银再次下跪,“玉主子您说得对,就算我们成功复仇了,将来也是要再谋出路的,与其到那时摇摆不定,还不如现在就跟了您。”
她磕头,行了大礼。
苏媛压抑住心中汹涌的激动,起身过去亲自扶起了她,“你起来。”
东银站起,倒也干脆,“主子有事交代奴婢去办吗?”
“是有几件事,我先前一直想做,苦于手中没有信得过的人。如今有你,自然是方便许多。”苏媛声线清晰,带着信任带着托付的同她说道:“第一,我要你帮我找人盯着德妃,查查她过去些年与皇后之间的关系;第二,有无身形矫健者,替我去瑞王府打探下林侧妃的消息。”
东银点头应下,“德妃与皇后之间倒是不难,只是瑞王府……”她望向苏媛。
“怎么,为难?”苏媛思量了下,“瑞王府虽戒备森严,但也非铜墙铁壁,只是打探消息没那么难吧?”说完,从发间取下支簪子递给她,继续道:“若是能见到侧妃,将此物交予她,便说、说让她为我千万保重!”
东银的脸色已由最初的狐疑转为震惊,心中骇然的望过去。
苏媛微笑,点头:“我与她,很密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