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四十五章 心意

 

赵环领着祁莲出去了,陈皇后被无端坏了心情,也没有再与妃嫔们周旋的兴致了,摆摆手让众人跪安。
待人散尽,她同身边人叹道:“钟粹宫那位可真是嚣张,本宫这个皇后做的可真是毫无威信。”
春庭知她是因方才寿宴名单的事心里不痛快,表情亦是不平,“娘娘别气,她再嚣张也只是贵妃,您是皇后,她见了你还不是要低头请安?”
“纵使林氏不肯不进宫,可她派人去瑞王府传个信有多麻烦?本宫已经开口,她却再三回绝!”
“娘娘,何苦找与她置气,不过是仗着太后的势罢了。”
皇后仍是不甘,忽顿片刻,招手道:“去,把朱太医起来。”
朱允表面就是皇后的人,这些年听从她吩咐,往日也常去凤天宫,听到宣召并不意外,进了殿,恭恭敬敬的请安立在旁边。
陈皇后坐在高处,问道:“朱太医,林侧妃的身子如何了?”
“日渐转暖,原先较之过去好了许多,只是前阵子经历小产,又没有好生休养,如今仍是虚弱,需要卧床休息。”
皇后似有不满,蹙眉追问:“你只需告诉本宫,她可能下床?”
朱允面色为难,“娘娘,侧妃如今的身子,许是不合适。”
“最早何时可以?”
“总要再调理个月余日子,否则休养不当,落下了病根可就麻烦了。”朱允关切之意不言而喻。
陈皇后寻思道:“再有十来日便是太后寿辰,本宫不管你用何法子,必须让她能够下床走动。朱太医,不过是个女人小产的问题,本宫不信以你的医术,要用的了那么长日子!”
朱允面上恐慌,撩袍忙跪下,无措道:“臣惶恐,娘娘此言甚重。若是寻常健康女子,逢小月都要月余日子尚能完全休养好,何况是林侧妃。她的身子骨如何,娘娘心中自有了解。”
陈皇后皱紧了眉头,“本宫不信!若是缓缓救治不行,就给本宫用猛药,本宫给你十日,十日之后若是林侧妃还缠绵病榻,朱太医你这御医也算是当到了尽头。你跟随本宫多年,当知道本宫从不养无用之人!”
“微臣遵旨。”朱允闻言,艰难应话,磕头时趴在地上的双手却微微握紧。
皇后竟如此狠心,不顾她的身子要自己下猛药!
恨从心生,面上只隐忍不发。
陈皇后听他终于应下,面色好转,抬手道:“起来吧,本宫知道朱太医有大才,不会辜负了你的本事。”
朱允从地上起,又作揖:“微臣谢娘娘提拔。”
“稍后本宫会让人送些药材去瑞王府,并命你随侍王府,这几日你就留在那安心替林侧妃诊治。”皇后徐徐吩咐,又添道:“还有,你替本宫给侧妃传句话,太后的寿宴上,本宫希望能看到她。”
朱允抬首望了眼高位的皇后,领命去了。
等出了凤天宫,寻思了几番,匆匆又往芳华宫去。
贺玲听闻他主动过来,自是高兴,忙让琉璃请他进来。
琉璃是她的近身人了,心中明白,不动声色的打发走了小宫女们,只自己守在门口。
她看着对自己行礼的朱允,笑道:“朱太医不必多礼,你我之间私下里还需要这些?”素手轻抬,指了旁边凳子道:“你请坐,吃杯茶再说便是。”
朱允却很焦急,片刻都等不得,开口直道来意,“娘娘,皇后相让阿婳参加太后寿宴。”
听闻这个称呼,贺玲面上一顿。
阿婳……
她闭了闭眼,对比他的着急紧张,不疾不徐的说道:“你刚从凤天宫来?既是如此,那想来皇后又要安排你去瑞王府看病了吧?”
“是,皇后以十日为限,要我治好林侧妃。”
“皇后这是不想让太后好好过寿了,今日瑾贵妃到凤天宫寻皇后,我就看出来皇后的意思了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。”
明显的答非所问,见她如此,朱允慌张,“娘娘可还记得微臣上回便说过,侧妃这次病得厉害,真得长期休养,马虎不得的。”
“你是说过,可是皇后授命,你要如何?”
贺玲捧起茶盏,小抿了口悠悠道:“莫不是她真病得厉害,寿宴那日下不得榻出不了王府?若是这样,你救治不得,皇后是可能怪罪你了……”
两人重点明显不同,贺玲在意的不是林婳身体如何,而是朱允是否会因此被皇后降罪。
朱允听出来了意思,忽而许多话就不想说了。
贺玲却真关切起来了,“你可是觉得做不到?我府里早年倒是得了个方子,可以在短日内集聚人之精气,令重病者下榻,只是过后得躺上许久。”
听到这话,朱允气道:“不必,看来娘娘是无帮衬之心了,那微臣就不多加打扰了,微臣告退。”
贺玲起身,提声喝道:“站住!”
她慢慢走过去,在朱允面前站定,问他:“是不是若没有林婳和皇后的吩咐,这些年你根本不会踏足我这芳华宫?你每次过来,口中念的都是林婳,难道就没有其他值得你在意的了?”她神态卑微,语气小心,透着期盼。
朱允最早就是替陈皇后办事,才有今日在宫中地位的,最初来芳华宫走动,也是因为皇后授意。后来多了个瑞王府,贺玲私下经常帮林婳,几人之间的瓜葛渐深,走动得也就频繁了。
朱允没有接话,只淡漠道:“娘娘可还有其他吩咐?若无,微臣要回太医院收拾一下前往瑞王府了。”
“你就那般紧张她?”贺玲又问。
朱允:“是皇后的意思。”
“呵,我知道你喜欢她。可是你这样喜欢她替她考虑为她着想,她知道吗?朱允,她是瑞王的人,瑞王若是知道你的心思,你可知道后果?”
“瑞王不会知道,我对她也没有非分之想。”朱允答得一本正经。
贺玲后退两步,“你若没有其他心思,这些年又怎会替她做那么多事。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知书达理的林家大小姐了,你不明白吗,现在男人的感情在她眼中都只有利用的价值,瑞王是如此,我阿弟也是如此,难道你还不明白吗?”她突然冲上前,抓住他胳膊。
朱允抽出,避开眼前人,冷静道:“她没有利用我,是我自己所想。德妃娘娘,您失态了。”
话落作揖跪安,“微臣告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