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四十四章 敌对

 

赵环不喜欢来凤天宫,因为这里代表后宫之主的地位,昭示着她与皇后身份的悬殊,在这里她只能位居下座,是以以往若非必要,她都不会过来,今次是给皇后看太后寿宴时的名单。
受了众妃嫔的请安,她高傲的仰着头说道:“太后喜欢热闹,因而除了宗亲贵勋,朝中三品以上官员的夫人无论是否有诰命在身,臣妾都拟在了名单里,皇后瞧瞧可有什么不妥的。”
皇后接了宫女递来的大红名单,尚未打开就先道:“太后寿宴往年都是贵妃在安排,自是没什么不妥的,就按你说的吧,贵妃辛苦了。”
赵环像是有些疲惫,面上却端着架子抚着额头悠悠言道:“皇后多虑了,替太后办事,怎会辛苦。”
皇后随意扫着,突然惊诧,错愕的望向赵环,问道:“贵妃,这上面何以没有林侧妃的名字?”
“她?”赵环扬唇,冷笑着反问:“皇后觉得,太后能乐于看见林氏?”
虽说在面对嘉隆帝的时候,赵家和太后都帮着瑞王维护林侧妃,但私下里没少争吵过。太后对亲子寄予厚望,在经历了明瑶郡主被送出王府、林氏纵火逃遁连累瑞王名声的诸多事后,对林氏早没了过去爱屋及乌的心思,哪怕是勉强亦不行。
太后派人追去刺杀,不就是有了杀意吗?
现在瑞王连护都营的令符都交出来了,瑞王更是因为她终日待在王府内,俨然成了幽禁的地步,太后如何还能容忍?
没有立马把人强行捉来,是忌惮着瑞王最后几分理智和母子情分,难道还想请她来参加寿宴?
这事,赵环在慈宁宫提都没提一句。
皇后却佯作不明根由,端庄着启唇笑道:“到底瑞亲王的爱妃,瑞王府没有正妃,独她一个儿,若是不请,岂不怠慢了王府?”
见赵环沉着脸,她抢先又道:“贵妃还是将林侧妃添上吧,这些年她随瑞王初入宫闱,经常在太后身前尽孝,俨然半个儿媳了。她若不在,太后怕是难以尽兴。”
“不必!臣妾说不用就是不用!”赵环语气强势,根本不给皇后留情面。
陈皇后面色尴尬,众妃嫔屏息不语。
“贵妃如此,太后可知?”半晌,皇后追问。
赵环抬眼看去,不以为然的反问:“皇后的意思,是不放心臣妾办事吗?太后的心思,臣妾最清楚了,请林侧妃赴宴才是真坏了她的兴致。皇后如此提问,是故意让臣妾难堪吗?”
她就看不惯皇后这副惺惺作态的模样,不信对方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。
“贵妃此言何意,本宫只是担心贵妃事忙忽视了林侧妃,回头没得让瑞王不高兴了,影响瑞王府与太后的关系。”皇后得体回话。
“那日我妹妹琼儿会陪着太后,林侧妃身体不好,还是在王府休养好。”
“有明瑶郡主相陪,自是最好不过。原来贵妃是担心林侧妃身体不适合参加演宴席,本宫还以为之间是有什么误会呢。”皇后笑语吟吟。
赵环冷哼了声,“这能有什么误会,皇后多虑了。若没有其他人需要添上的,那臣妾就派人去各府上知会了。”
陈皇后颔首。
赵环这才端起茶水抿了口,环视了四周,突然意味不明的说道:“皇后这儿是越发热闹了,这时辰还有这么多妹妹在这里。想是本宫前阵子不常在后宫走动,与大家生分了,怎的自打皇后重掌凤印之后,都没人去本宫宫里坐坐了?”
她脾气孤傲,又阴晴不定,宫里得宠的对她避之不及唯恐遭她毒手,不得宠的想巴结又攀不上,是以除了过去的王贤妃和秦妃也没谁会经常往她的钟粹宫跑,平时也没觉得怎样,此刻见殿内如此热闹,她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嫔妃们不说话,仍是皇后接道:“大家都知道贵妃要侍奉太后和皇后,又有郡主的事操心,如今又忙着寿宴的事,都不便前去打搅罢了。”
她的话落,就有人低声附和起来。
赵环当然辩得出真假,捧着茶盏语气悠悠:“是吗,本宫还以为大家都忘了宫里还有个贵妃呢。本宫忙本宫的,诸位妹妹若是有心想去钟粹宫,岂会考虑这般多?”
她说完突然望向末位的祁莲,开口道:“想是你们自个儿忙着,竟都比不得祁答应贴心,她倒还记得闲暇之余来给本宫请安。”赵环横眼扫过周边众人,面色不善。
众人视线顿时朝祁莲看去,这个平时不见经传的答应,今日竟然同时被皇后和太后赞赏,大都探索起来。
祁莲似是坐如针毡,起身回话道:“嫔妾是准备寿宴歌曲,前去请贵妃娘娘指导。”
这差事,本就是贵妃安排下来的。
赵环闻言又问:“祁答应的意思是,若无歌曲的事,你就不会去拜见本宫了?”
“不,嫔妾不是这个意思,嫔妾不敢。”祁莲站起身,手足无措,神态慌乱。
“那祁答应是何意?”
祁莲抿唇,不知该如何接话。
“贵妃何必去为难一个答应,你知她素来不会说话的,与她计较岂不是失了你的身份?”皇后出言解围。
赵环看过去,笑了道:“皇后就是体恤她们,怪不得都喜欢来你这儿喝茶。说来祁答应进宫也有一年多了,才艺又佳,皇后该好好栽培才是。只是她这待人接话的规矩,却是德妃没有调.教好了。”
贺玲站起,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贵妃教训的事,是臣妾失职。”
“德妃坐吧,本宫没有责怪的意思,只是见如今得宠的玉婕妤过去也是你宫里的,德妃不该厚此薄彼,免得冷了祁答应的心。”
她来了之后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,苏媛听到这不由也回眸望去,二人对视,尚没有说话,贵妃却又添道:“不过玉婕妤和祁答应到底是不同的,灵贵嫔,你说对吗?”
她以前很少搭理下面这些妃嫔的,也有两年不公然寻她们晦气了,没想到今日居然一个个点名,难免气氛僵硬。
谢芷涵茫然抬眸,眨着眼奇怪道:“贵妃问什么,嫔妾怎么不明白?”
赵环见她如此,亦懒得多说,搁下茶盏就起了身,“我乏了,先跪安了。”说完同皇后福了福身,走到祁莲身边时,顺便喊道:“祁答应随本宫回去,再将那曲子弹奏一遍吧。”
祁莲不敢迟疑,连声应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