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四十三章 妒火

 

第二日,送走嘉隆帝后,陈皇后坐在妆镜台前,任由宫女梳理。
她眼下乌青,春庭关切道:“皇后昨晚没有睡好吗,要不再回去躺回,今日的晨安就免了?”
“不必,本宫是皇后,是国母,是后宫表率,怎么能如此失仪?”皇后回神,看着镜中的自己道,“多傅点粉遮住就好了。”
春庭不敢多说,想起刚刚皇上走时的表情,只得应是。
有宫女突然打翻了盒胭脂,是去年南丽国的胭脂,皇后平时嫌颜色太浓,很少用,只是今日觉得气色不好才拿起,谁知那接手的宫女没有拿稳,落在了地上。
宫女立即跪在地上认罪。
皇后往日最是和善,对待下人很宽容,而这又是南丽国胭脂,并不是特别鲜见罕见的,何况平时皇后根本不喜欢用这盒,近身的人都以为主子会饶了那宫女。
谁知,皇后直接喊人拉出去,打二十大板遣出了宫。
宫里的人都战战兢兢的,心知主子心情不好。
皇后心情确实不好,昨晚她好不容易等来了皇帝,他却兴致阑珊的,与她话都不怎么多说,且又半夜里警告她,让她别动苏氏。
苏氏苏氏,不就是一个苏媛吗,只得他特地开口?
这宫里死掉的女人还少吗,怎么个死法的都有,真意外假意外什么都有,若是想除去谁,不留证据的下手,只要没有证据,很轻易的事情。
可是,嘉隆帝那么说,皇后明白意思,不只是不让她动,还要让她看着别人也不能动。
她是皇后,苏氏若是被别人给害了,她还是有责任。
他们互相扶持了这么多年,后宫前朝,彼此都是受着赵太后牵制,步步谨慎不敢有丝毫放松,这样的感情,陈皇后还是第一次听见枕边人为别的女人这样郑重其事的开口。
她嫉妒疯了!
本来失眠只是老毛病,下半夜自然能睡着,结果听了那句话,整夜都没有睡着,一直在琢磨皇上说话时的心态和想法。
在他心中,苏氏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?
莫不是,寄托了皇上对俪昭容、韩婕妤等人的愧疚,所以想弥补在苏氏身上?
她不信,元翊能对哪个女子动情。
这想法,皇后坚持。
因而,等看见苏媛来向她请安的时候,她突然提起了已经身故的韩婕妤。
皇后坐在高位,言笑晏晏的喊她上前,拉着她的手亲热道:“皇上如今这样喜爱妹妹,你也要好好侍奉皇上,别辜负了皇上一番心意。”
苏媛莫名其妙,只颔首应是。
皇后即再言道:“说来本宫跟着皇上这么久,他如此宠爱的妃嫔也就那么几个。”
“是啊,皇上喜爱玉婕妤的程度,比当初宠爱韩婕妤有过之而不及,玉婕妤可真是得尽盛宠,让我们好生羡慕啊。”说话的,是萧韵。
她如今已投靠皇后,来凤天宫请安自然是比寻常人积极,两人早就谈过,现在很懂得看凤位之上人的眼色。
苏媛看看她,又看看皇后,回道:“都是皇上抬爱。”
“那也是你有值得之处,否则怎么不见皇上喜爱旁人的,你们说是不是?”陈皇后扫了眼众人,突然看向末位的祁莲,开口道:“说起来,玉婕妤能有此造化,还是德妃调.教有功,她毕竟是从你宫里出去的人。”
贺玲坐在左首位,闻言抿了口茶回道:“皇后过誉了,臣妾从不曾做过什么,玉婕妤有今日都是皇后栽培的功劳。”她语音不咸不淡,听不出情绪。
苏媛就想到前几日朱允对自己的话,忍不住看了几眼玲姐姐。
贺玲视若未觉,继续喝茶。
皇后却接着道:“说来德妃的芳华宫里也不只是玉婕妤一个,还有位祁答应呢。祁答应入宫也有一年多了,平时看着安静本分,却也是个没心眼的。”
她说完,所有人都望向了祁莲。
祁莲从未在这种场合被这么多人注意过,像是不知所措,又像是紧张慌乱,站起来看着前方主位上的皇后,犹豫了下也不知该说什么话,最后福了福身。
她在人前,素来就是这么个形象,众人也不会留意她那么个低阶答应。
皇后却突然冲她招招手,“祁答应,你过来。”
“是。”祁莲走上前,站在殿中茫然的眨眨眼。
皇后笑得更和煦了,抬起戴着护甲的左手对她招了招,“祁答应不必拘谨,听说你最近在为太后的寿宴排曲儿?”
“回皇后,是的。”祁莲小声道。
皇后打量着她,突然别有意味的说道:“祁答应的曲子本宫听过,确实不错,怪不得当初皇上也夸过。你是个妙人儿,这些日子委屈了,你好好准备太后寿宴的曲子,皇上是极通音律的。”
“是,嫔妾遵旨。”祁莲很乖顺的接话。
皇后再开口:“想你比玉婕妤还早进宫半年呢,也都住在芳华宫里,怎么性子这样清冷,要爱说爱笑的才会讨人喜欢。”扫了眼她的衣着,当下赏了她两匹绸缎,“做几件喜气点的衣裳穿上,年纪轻轻的不用穿这么素。”
祁莲还是最初的神色,“是,嫔妾谢过娘娘。”
皇后多半觉得她无趣,于是挥手让她坐了回去。
她和祁莲说话的时候,手还牵着苏媛,如此看她还站在,顺势就拉了她下来,友善道:“倒是光顾着和祁莲说话,忘了你还站着,也不提醒本宫。”
苏媛微笑,“嫔妾觉得站会子挺好。”
“你倒是不计较。”皇后喜欢拿苏媛当教科书去激励后宫妃嫔,总说她如何如何讨皇上喜欢,殊不知总替她揽了那些女人的妒火。
苏媛安静的坐在旁边,看着皇后将自己推到风浪尖上。
或许,皇后是知道这些话会招来何种后果的。
只是,她素来都是如此,不是吗?
苏媛也不知道皇后不是善茬,没有对她存有过希望,自然也不会难受,从善如流的与她和其他人应付,都是些明褒暗贬的话,表面上巴结着说好话,私下里不知如何咒骂呢。
就这时候,外面太监通传:“瑾贵妃到!”
没有想到,许久没有在这等场合露脸的赵环,今次竟然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