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四十一章 疑心

 

瑞王府风波、护都营扰民的事,虽然以瑞王交出令符、左相府撤手的结果过去,然嘉隆帝心里时也不安,把玩着护都营的令符在御案上沉思。
李云贵进殿禀:“皇上,恭郡王来了。”
“宣。”
元靖进殿后行了礼站在一旁,他是特地等事情风波那几天过了才进宫,此刻见了君上难免祝贺:“恭喜皇兄,如今内有张英,外有陈逸轩,赵氏及瑞王府折将良多。”
元翊表情没有丝毫放松,呢喃言道:“虽然京都内外表面已在朕手,可朕却依旧不能安枕无忧。王弟,依你之见,时候可至?”
“依臣愚见,时候尚且未到 。”元竣凝色回道,“皇兄如此锋芒绽露,慈宁宫那位可是要坐不住了,毕竟这次折了赵家和她的亲生儿子,可不是王家秦家那些。”
元翊顺话反问:“那你刚刚恭喜朕,岂非在取笑朕?”他眸色渐深,凝视着下首男子,充满探究。
元靖心中咯噔一下,似是没有料到嘉隆帝会是这番反应,忙拱手道:“臣弟不敢。”
“王弟不必拘谨。”元翊站起身,从高位下来,淡淡扫过元靖,换了轻松口吻道:“今日召你过来,不为今后事,而是想与你对弈几把。”
元靖连忙道“是”,匆匆跟上。
棋局早就摆好了,元翊先行落子,棋局过半,他开口赞道:“许久没有切磋,王弟棋艺又精湛了。”
“皇兄谬赞,是臣弟无所事事,待在王府里成日打发时间罢了。”
“是吗,朕还以为王弟事忙,前两日都没召你进宫。”元翊抬眼瞥了眼对方,捏着棋子又缓缓开口:“有件事,朕心中好奇,倒是要王弟替朕解惑了。”
“皇兄请说。”元靖语气恭敬。
元翊微笑,慢慢说道:“当日林氏从瑞王府纵火逃匿,是如何避过了王府守卫和护都营耳目出城的,又是怎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藏身在了别院中?”
元靖微滞,须臾解释道:“瑞王府内有一条暗道,自林氏住处直通瑞王府,不过如今是用不得了。”
那场火灾那般严重,暗道的事在当日接走林婳时就处置了。
元翊面露笑意,意味不明的看着元靖,“早知道你在瑞王府安了人,没想到居然是瑞王的枕边人。林氏那步棋,王弟安排的妙!”
元靖突然起身,与他作揖告罪:“此事没有事先禀明皇兄,是为保林氏周全,不过臣弟到底有欺君之罪,还请皇兄降罪。”
元翊脚蹬在踏板上,单手举了茶盏抿了口,没有立即放下,只捧着杯盏搁在膝上,仔细凝望着恭王。
半晌,他才“嗳”了声,“此事朕从未问过你,王弟何来的欺君?你知道朕素来信任你,对抗赵氏的大计还需要王弟援手,这等小事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“得皇兄如此看重,臣弟必不会让您失望。”元靖再表忠心。
元翊抬手,让他继续落座。
几局下来,嘉隆帝还算尽兴,又留膳招待了元靖,等到日暮时分才放他离去。
然而,看着元靖转身,元翊突然又开口:“不日前刺杀林氏的那些刺客,派人将他们捞出来,送到瑞王府去。”
元靖脚下一个踉跄,战战兢兢的转身,背光的年轻帝王脸上忽明忽暗的看不清神色,他只有故作镇定的领命。
等他出了乾元宫,谢维锦才进来,将前几日调查回来的消息上禀,“回皇上,恭王还是如同往昔,除了王府,便是到城东的云栖社与人对弈,往来之人没有可疑的。至于当日在瑞王别院与太后所派去杀手对抗的那帮黑衣人,微臣并未发现这几日恭王有与他们接触。”
“他做事向来滴水不漏。”嘉隆帝阴沉着脸,过了会又问:“恭王府邸就没有可疑的地方吗?”
谢维锦摇首,“微臣无能,恭王府表面守卫稀疏,实则固若金汤,微臣派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过,甚至不曾有丝毫进过王府的迹象。”
“罢了,他既有心不让人知,又怎会轻易被人查到。”元翊说完又感慨,“朕的这位王弟可真是了不起,居然不知何时秘密培养了这么一批训练有素的暗卫。太后的人马有多快自不必考虑,他的人能在关键时候救林氏于水火,必是时刻隐在暗处保护的。”
谢维锦听完有些匪夷,“林侧妃是瑞亲王爱妃,平时在她身边有那么多守卫,恭郡王的人是怎么瞒过瑞王府的人的?”
“所以说,不可小觑呐。”
元翊摩挲着杯壁沉思,忽而又问:“去杭州的人可有消息传来?”
“回皇上,暂时没有查出什么有用的消息,只说玉小主在六年前曾重病一场,后来就被苏知府夫人一直养在深闺,平时鲜少出门。”谢维锦小心翼翼的抬头,“皇上可是怀疑什么?”谢家与苏家沾亲带故,谢维锦心中又有份不得言语的情愫,遂多问了句。
元翊就同他道,“继续查,越详细越好。”像是想到了什么,停顿了会,添道:“再去查查,恭王可曾去过杭州,又都在那边做了些什么。”
“皇上怀疑恭王爷和玉小主?”谢维锦惊诧。
元翊横了他眼,谢维锦立马噤声了,颔首退出殿外。
元翊这才沉上眼,闭目养神。
刘明的身影在门外徘徊,见皇主子似乎在休憩,不敢上前,便给自己师傅打了个眼神。
李云贵悄声走到外面,问他什么事。
刘明小声道:“今日是十五,皇后打发人来问皇上还过不过去用膳。”
“这都什么时辰了,皇上已经和恭王爷用过了。”李云贵不耐道,“难道皇后不知道?”
乾元宫传御膳这种事,稍稍打听就能得知,陈皇后怎还使人过来?
刘明立马回道:“初一那晚皇上就没有去皇后寝宫,小宫女问今晚皇上还去不去?”
李云贵一听这话,就知道徒弟收了凤天宫好处,不悦的警告道:“皇上的行踪岂是随随便便打听的?皇上要去见皇后自然会过去!”
刘明连连点头,哈着腰说道:“那徒儿就这样出去回了那宫女?”
李云贵皱皱眉,喊住他,说了句“等等”,转身进去了。
元翊并未睡着,听见他声音,仍是合着眼问:“什么事儿?”
李云贵谨慎提醒道:“皇上,这个月您还没去看过皇后呢。”
元翊这才睁眼,喃喃道:“是了,应该去看看皇后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