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四十章 投靠

 

当晚,不出所料,元翊依旧召了苏媛侍寝。
凤天宫里,灯火通明,陈皇后对进来禀报的小太监挥挥手,抚着额头撑在几上,神色莫名。
春庭上前问:“主子,要不明日把玉婕妤留下提点几句?”
“提点什么?”陈皇后闭上眼又睁开,看着近侍反问道:“提点她去劝皇上要雨露均沾,还是提点她本宫对她已有不容之心好早作打算?”
春庭闻言立马意识到自己失言,忙跪下告罪,“是奴婢嘴拙说错了话,主子息怒。”
陈皇后看着她,忽而笑了自语道:“是,连你都看出来,本宫对苏氏是有不容之心了。可是皇上不知道啊,皇上不知道本宫也会有嫉妒,也会羡慕那些可以陪在他身边的妃嫔。”话中透着几分爱意、几分伤心。
“主子,皇上与您夫妻,是宫里所有小主都比不了的。”
“可这又怎么样,一个女人只能得到丈夫的信任和敬重,又有什么用?”陈皇后自嘲了下,“咱们的皇上多情,从来不吝啬于给那些人宠爱,有些人就觉得皇上满心思都在她身上,渐渐的是真跋扈嚣张起来了。”
“玉婕妤哪里嚣张得起来,不过是个知府的女儿,能有多大能耐?若不是皇后提携,哪有她的今日?这宫里最不缺的就是乖巧听话的女人,当初韩婕妤被瑾贵妃害了,娘娘您是需要提皇上提拔一位新宠才选中她,她若是忘了根本不记娘娘恩情,娘娘也不用再心软。”
春庭分析得也中听,陈皇后脸上的眉头舒展了些,“你说的对,她若是不听话了,也就没有用处了。”
“可不是这个理儿?皇上先前那么多女人,娘娘可见他失了谁伤心难受过?不过是个用来迷惑贵妃的妃嫔,皇后不用将她放在心上,若是觉得玉婕妤风头过了,就拿她那个叔父敲打下,左右如今护都营在咱们少爷手里。”
陈皇后却没有立即接话,“罢了,逸轩刚接手护都营,正是用人之际,暂且不要动。”
春庭本意就是为开解主子,听她如是说自然没有再坚持。
“对了,你去把灵贵嫔给本宫请来。”
春庭颔首正要应,外面就有宫女禀道:“皇后,萧婉仪求见。”
“这么晚,萧韵过来做什么?”陈皇后嘀咕了句,暂时收回了方才的吩咐。
春庭便退到旁边站着。
萧韵自是来求皇后做主的,进殿请安后诉道:“皇后,嫔妾委屈,求皇后替嫔妾做主。”
“这是出什么事了?”
陈皇后使了个眼色,春庭上前搀她起身,“小主快起来,有什么事自有皇后给你做主。”
萧韵的哥哥萧远笙快回京了,陈皇后自然得知了这个消息,文昭侯府也随着萧世子的军功渐渐起来了,虽然赵家有意压制,可战功摆在那,皇上想要褒奖朝臣也无从阻拦。
这宫里的女人呐,地位与家世密不可分,萧家荣而萧韵荣。
陈皇后对萧韵笑道:“快过来,与本宫说说,是谁给你受了委屈,让你这么晚还跑来找本宫。”
“还能有谁,就是那苏氏。”萧韵顺势在皇后身边坐下,小声道:“她以前仗着皇上宠爱,三番两次羞辱嫔妾倒也罢了,毕竟她是婕妤而我只是个小小婉仪,也不敢来惊动娘娘。可是方才我去乾元宫给皇上送汤,那苏氏竟然拦我!”
拈酸吃醋的事儿,陈皇后心中不耐,这等琐碎小事还特地跑来,只是面上则不懂分毫,与对方道:“玉婕妤素来得体,断不会无故折辱你,必是事出有因。”
“什么有因?嫔妾就是担心皇上操劳国事过度,特地送碗汤过去罢了,她却出来阻我面圣,还将嫔妾的汤羹给打翻了!”
萧韵进宫一年多了,是什么性情陈皇后心中明白得很,何况这事就发生在皇上门口,萧韵能跑这里来,可见皇上是护着了苏氏,既如此,这个头是真不能出。
陈皇后安抚道:“许是不小心打翻的,玉婕妤自然从里面出来阻你,那必是皇上授意的。萧婉仪,本宫劝你句话,别自取其辱。”
萧韵本委屈满面的容色顿时白了,震惊的望着眼前的陈皇后,还是以往的端庄雍容,说话时风轻云淡有条不紊的。
可是,陈皇后何时会讲这样不留情面的重话?
萧韵咬着唇不说话。
陈皇后就再道:“你啊,只当本宫是皇后,是这六宫之主,什么事都能办,本宫却也有许多无可奈何。玉婕妤得宠,皇上既然没有给你做主,那就是庇护苏氏的意思,那你来求本宫,又有何用?”
“可是,可是就这样由得她嚣张吗?”萧韵不甘,“她日日都缠着皇上,难道娘娘就不嫉妒?”
她不信这后宫的女人,真能做到看着皇上宠爱别的女人而不嫉妒的。
“荒唐!”
陈皇后随即板起脸,“本宫是皇后,本宫的职责就是替皇上照顾好后宫,让皇上可以安心朝事无后顾之忧。宫里的女人不准有妒,萧婉仪你懂吗?”
她如此严肃,萧韵只能点头。
“好了,本宫知道你委屈,可是你谁不好惹,偏去惹苏氏?做人要量力而行,她如今得皇上的喜爱,你就不该去自讨没趣,那是难为了你自个儿。”
陈皇后循循善诱,“这宫里的女人跟御花园的花一样,没有哪朵是开花不败的,真正聪明的人不会在别人花期正盛的时候撞上去。你还是个花苞儿,日后有的是机会,做什么要争这一时之气?”
她借花喻人,萧韵再迟钝也听明白了,忙起身恭敬道:“嫔妾谢娘娘点拨,嫔妾明白了。”
“你懂得就好。”陈皇后笑容欣慰,拉过她的手拍了拍,语重心长道:“你是文昭侯府的嫡女,先皇亲封的平阳郡主,没必要妄自菲薄,与那些人争风吃醋,你该有更好的前途。”
萧韵又福了身,“还是要娘娘提拔,嫔妾才能有来日。”
陈皇后望着萧韵,对她还是满意的,知道这宫里谁才值得倚仗,自己就需要这种人,有向上的心、脑子却又不够聪明,不会像苏氏那样,不经意就失了控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