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三十九章 想见

 

苏媛回永安宫后,找人将朱允请了来。先前在芳华宫看见他,只是没说上话,于是特地以例行把脉的说法与他见了面。
她看着朱允,说道:“原来你和玲姐姐也有来往。”
朱允回道:“林家与贺家当年差点就结成秦晋,贺家也是当年那场冤案里的受害者。”他顿了顿,想着又道:“这几年,德妃帮了你姐姐不少。”
“所以,你负责替她们传递消息?”苏媛问。
朱允模棱两可,“也不尽然,你长姐随时可进宫的。何况,她也不是什么事都会让我知道。”最后一句的语气,竟有些低落。
苏媛看着,认真又问:“你是何时知道她身份的?”
“我在林府住了那么多年,对大小姐的样貌焉有不熟悉的?你姐姐初次随瑞王进宫见太后在慈宁宫晕倒,瑞王将所有太医都召了过去,我那时候就知道了。”朱允想起往事,添道:“你姐姐这些年,过得很不容易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苏媛合眼,问出自己心中所想,“你经常去瑞王府替她诊病,对她的事情应当很清楚。你实话和我说,瑞王对她,好不好?”
朱允眼眸微垂,默了片刻才道:“很好,瑞王是真心喜欢你姐姐的。”
“可是这次的事……”苏媛停顿,郑重再问:“她在慈宁宫滑胎的事,你之前是不是就知情?她、故意的,对吗?”
虽然苏媛心中早有猜测,可是还是想问个确定答案。
“对,我知情,一如你先前在钟粹宫一样,都是提前算好的。”朱允的声音很淡,淡得听不出丝毫感情,随机又道:“那个孩子,本来就留不住,她的身体太差了。”语气低沉,透着几分怜惜几分复杂。
苏媛是能揣测出几分来的,只是朱允这样的情愫在这座深宫里又有何用,注定是只能掩埋。她也不会说出来惹他尴尬。
“我姐姐的身子,到底怎么了?”
“她,很不好。”几个字说得艰难,说完望向对面的人儿,突然存了丝期盼,“你们是亲姐妹,你劝劝她吧,报仇不是就那么一条路的,不要再用自己的身体做资本算计太后和瑞王了,这不值得。她的病是以前在北地做琴姬的时候落下的,被灌了许多药,本就伤了元气,她还不肯配合治疗,怎么能好?”
朱允说到最后,语气都有些哽咽了。
苏媛底气不足,“我想劝,姐姐会听吗?出了这么大的事,我连见她一面都难,何况是劝?我也着急,但是我身在宫里,她又在王府,除了向你们打听,我连她的情况都不能得知。”
“她的事,以后我会传给你知道。”
苏媛突然再问,“你也是这样传给德妃的吗?”
“德妃和你不同,你是她亲妹妹,告诉你无妨。而且我知道她唯一能听进去的,就是你的话了。”朱允感慨。
苏媛沉吟道:“我得见她一面。”她觉得先前的几次匆匆见面,都用在重逢的喜悦上了,根本没有考虑接下来的方向。实则苏媛也有很多好奇想问长姐的,可惜姐妹俩分离多年,又经历了那样的大变,终归不像年幼时亲密无间了。
长姐的计划,似乎根本不打算让她卷入。
苏媛很苦恼,喃喃又语:“这世间,我就她一个亲人了。”
朱允见了心里也不是很好受,不过还是出言安慰,“这些年她一直记挂着你,你们血浓于水,你的话她应该能听见去的。”
“希望吧,姐姐以前吃了那么多苦,回京城后还好有你与玲姐姐帮她。”苏媛看向朱允的目光愈发感激。
朱允却道:“那日我在芳华宫见到小主,小主与德妃关系很好吗?”
苏媛好奇,反问道:“我进宫起就受玲姐姐照顾,怎么了?”
“恕我直言,德妃的心思,其实是很难琢磨的,毕竟她还要考虑贺家,你不要太轻易与她交心,有些人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纯粹。”
苏媛不可思议,“她不是也一直在帮姐姐吗,不至于不可信吧?”
“你听我的,这也是你姐姐让我带给你的话。以前的德妃我们能信,可是贺哲过世后的德妃,怕是变了。”朱允面色凝重。
这个,其实苏媛也有感觉,只当贺玲是丧弟之痛,而且她也与自己讲过,有共同的目的。
她想着猜着,突然道:“哲哥哥的死,是不是与长姐有关?”屏息凝神,她讲得小心翼翼,又严肃无比。
朱允脸上闪过惊讶,接着才掩去,不答又问:“是不是德妃与你说过什么?”
“我先前觉得,她对长姐有几分责怪。”苏媛大胆揣测,“我一直不确定,这件事是不是与长姐有关。”
朱允没有隐瞒,却点了点头。
“你长姐进京这么久,风头又盛,有些事瞒不住的,你懂吗?”
苏媛不愿相信,“真的是长姐……”
“这件事说来话长,宫外的事,你不用管。”朱允语气果断,“你今日不传我过来,我也有事想来问你。先前明瑶郡主宫里的事,还有秦妃获罪,是不是都和你有关?”
苏媛对眼前人放心,又知他全心全意替林家替长姐打算,点头。
“真的是这样。”朱允皱着眉头起来,在殿内来回走了几步,“这件事你怎么办到的,谁帮的你?”
朱允肃面,满脸探究的看着苏媛。
元靖的事,苏媛犹豫了下,要告诉他吗?
她不过片刻迟疑,朱允就又开口:“罢了,你不想说就不说,只是宫里险峻,你要照顾好你自己,别让你长姐为你分心。有机会的话,你见到你长姐多劝劝她顾全身子,再这样下去早晚殚尽竭力的,我相信恩师和你们父亲在天之灵也不会愿意你们为了报仇这样子的。”
话落,他行了个礼,跪安。
话都差不多了,苏媛也没有留他,只是等他出去后,独自在窗边站着。
梅芯进殿,替她换了杯茶,苏媛望着她说道:“你说,我要是能出宫就好了。”
“小主,你怎么了?”
苏媛也无顾虑,这宫里的人信了就是信到底,尤其还是梅芯这样近身服侍她的。她眼中有忧,“我想去见林侧妃。”
梅芯滞了一下,最后启唇,“那要不要找王爷帮忙?”
想起元靖,苏媛的心情就更复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