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三十八章 明言

 

四目相视,谢芷涵脸上是苏媛从未见过的凝重,眼神紧紧盯着她不肯错开分毫,等对面人反应。好半晌,她都没听见声音,终是合眼掩去了满心失望,晃晃悠悠的往前面走,边走边说:“媛姐姐,你还是拿我当做外人。”
苏媛想要解释,翕了翕嘴唇却发现任何言语在此时都显得太过苍白,只得道:“是我不能说。”
谢芷涵望着前方,突然笑道:“姐姐,如果我真不值得你信任,就我现在知道的那些,想对付你已经够了。不说其他,就去年你在瑾贵妃宫里的那桩事儿,就可以让你在后宫没有立足之地。”
苏媛眼神惊诧。
“还有那位朱太医,他能帮你找药,你们俩的关系肯定非同寻常。你是杭州知府的千金,过去与京中人事毫无交涉,凭什么让宫中太医院里的资深太医替你做那样的事情?”
谢芷涵徐徐又道,语气不重,但每一字每一句都敲在了苏媛心上,“我只是不愿去想去调查,我以为媛姐姐你对我如同我待你一般,无论是什么秘密,你早晚都会告知我,我一直都在等。
你或许不知道,这宫里你既然选择信了我一分,就只能信我一世!你我既然姐妹交心,我若是一知半解,你有难时该如何帮你?而你也不要以为我年岁小就怕担事,不要认为瞒我便是为我好,你我早已命运相连。你若哪日犯了什么罪,我说我不知道,你觉得这宫里会有人相信?”
习惯了自己和涵儿说道理,劝她开解她,没想到今日听她说了这番道理,苏媛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很有道理。
是啊,这宫里哪里是说摘清就能摘清的。她先前选择信了涵儿,就只能一直相信下去。
苏媛转身,同梅芯道:“你们先回去。”
谢芷涵面色微喜,亦跟着挥退了左右。
宫殿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地方,就这样两人边走边说话,才能不入第三双耳。
“涵儿,其实我不是你表姐。”苏媛终于说出这句话,“我不是杭州苏府的小姐。”
谢芷涵眉目微瞠,却也没有过于惊讶,启唇道:“那姐姐你是……”
“你知道朱太医曾愿意暗助我,是什么难以出口的身份你应该能猜到几分。”苏媛看着她,也不等对方猜想,明言道:“我是罪臣林氏的女儿,林媛。”
“当年被灭满门的林院判林家?怪不得你对当年那件事那么在意。”谢芷涵虽聪颖,心理有所准备,却没想到是这样惊天的身份,转念想起瑞王府的林侧妃,更加惊愕了道:“那,林侧妃是你什么人?”
二人容貌这样相像,必是近亲。
“她是我长姐。”
说出身世,苏媛如释重负,“所以你知道我为何不能告知你了吧?这件事不止事关我个人那么简单。我告诉了你,是将我、我长姐、朱太医、德妃及贺家,还有杭州那么多人的性命都交到了你手上。”
谢芷涵伸手握上对方的手,承诺道:“媛姐姐,我不会出卖你的,你永远不会后悔今日将这么大的事告诉我,真的!”
“嗯,我知道你会替我保密的。”
谢芷涵又问:“那姐姐,你进宫是为了翻案吗?”
“先皇亲判的案子,说是翻案,谈何容易?当年的事,贺贵嫔到底为何小产身亡,为何那药里会多了味附子,其实大家都能猜到。可惜,当年的赵皇后如今已是赵太后了,我想喊冤,又有谁会替我做主?”
“那姐姐打算怎么办?先皇已经不在,当今圣上会替你再定那件陈年旧案吗?何况,赵太后是皇上养母。”谢芷涵替她忧心,“孝义当先,皇上怕是不会做这个主,哪怕他再宠爱你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苏媛冷声,“皇上要做孝子,就算现在如愿铲除了左相府,可是也不会替当年的往事翻案。但是赵氏不除,太后就更不好动了,皇上想要亲政,想要摆脱左相控制,至少现在我与他的目的是相同的。”
谢芷涵想起早前眼前人与自己所说嘉隆帝吩咐她做事等等,好奇的又问:“媛姐姐,你的身份,皇上知道吗?”
苏媛摇头,笑道:“他怎么知道这个?若是知道了,怕是不会留我这样有异心的人在身边。涵儿,不瞒你说,其实我这几日有些慌,皇上当初宠我,是想借我平衡后宫,替皇后对抗瑾贵妃,又用迷恋我迷惑太后。可是,现在贤妃不在了,秦妃也不在了,而我知道那么多事,你说他还会不会留我?”
“媛姐姐!”谢芷涵急声,不知是慌还是焦虑,脱口而出就道:“皇上那么喜欢你,就算没有本来的那些打算,你还是可以做他的宠妃啊,他不会舍得弃你的。”
“喜欢我?”苏媛反问,“涵儿,你觉得咱们的那位皇上是个念情的人?”
谢芷涵不语,她知道不是。
当时她腹中的孩儿,嘉隆帝说不要就不要,那么冷酷的人,怎么会有真情。谢芷涵只能紧紧握住身边人,“姐姐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苏媛没有接话。
过了会,谢芷涵突然又道:“若是皇上能像瑞王宠爱你姐姐那样喜欢你就好了。”
“你又怎知瑞王是真的喜欢我姐姐的?”苏媛面色不定,“他如果真喜欢我姐姐,又怎还会让明瑶郡主进府?”
“如果瑞王对林侧妃都不算喜爱,我就真不能相信真情了。”谢芷涵说道,“我们对瑞王府的事不了解,可是听你的意思,林侧妃进瑞王府怕是目的不纯吧?媛姐姐,以前我是不知道林妃身份,不明白为何她与太后总是针锋相对,对瑾贵妃又那般敌视,现在明白了。瑞王纳她这么几年,枕边人如果一直都在算计他,你说他真能什么都不知道吗?”
苏媛被她点明,恍然道:“难道瑞王知道了?”若是如此,长姐处境岂不很危险?她面露焦虑。
谢芷涵见她如此,复安慰道:“姐姐也不必太担心,就这次的事情,瑞王不是还护着侧妃吗?那她的情况必然也不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