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三十七章 惊问

 

适可而止,苏媛见她对长姐印象极差,虽说往日看不惯瑞王,可毕竟是亲兄长,有着天生的护短心理,是以没有再聊瑞王府的事,只帮着元翊笼络了下他们的兄妹感情。
丹蕙对嘉隆帝是依赖、信任的,想起昨晚又难免心疼,问她:“听闻昨夜你在乾元宫侍寝,皇帝哥哥心情是否不佳?”
苏媛无声默认。
“唉,皇兄贵为天子,却连个小小王府侧妃都处置不得,处处受压,肯定糟心。我许久未见瑾贵妃和郡主,她们和过去都不同了,明明是委屈的,却还是附和着母后替瑞王兄求情,都去帮林氏脱罪,倒显得皇帝哥哥小题大做,为难林氏了。”
“公主不必耿耿于怀,皇上若没有想开,又怎会提出扶林氏做正妃的话?”苏媛暗叹,她是不想再提瑞王府,但没想到丹蕙公主还执着着昨晚的事。
“你是当时不在没看见,那种感觉就好像全都把皇帝哥哥孤立了一般,谁都不帮着他。”
“后来呢?”
“瑞王兄要照顾林氏,又说只要侧妃回来了其他事任由皇帝哥哥做主,那入狱的副将参将们也无所谓,听从皇帝哥哥降罪,还将护都营的令符交了出来。”
苏媛装作震惊,“那太后?”
“母后当然生气,”丹蕙脱口而出,又谨慎的望了眼苏媛,似是在琢磨,而后打着哈哈含糊道:“王兄整颗心都扑在林氏身上,想来也打理不了军中事务,交给皇兄安排是应该的。”
她话落,便去捧茶,又觉得茶凉,遂喊宫女换茶。
苏媛也没追问下去。
片刻后,谢芷涵过来,瞧见她们俩很是狐疑,不过丹蕙公主语气热情,拉过她话家常,旁敲侧击的让她说以前宫外的事。
谢芷涵机灵,从善如流的陪她说这话,渐渐的心底里就有了想法,只是不便点破,就时不时的去看苏媛。
等出了公主殿,她就马上问:“媛姐姐,公主是什么意思?”
“公主向你打听过去在府中的人事,难道你猜不出来?”
“我总以为公主气恼哥哥街上冒犯她的事,方才宫女来传话还吓了一跳,还以为她要计较。若不是你也在这里,我都不想过来的。”
苏媛被她拽着手,见其满脸俏皮,笑着说道:“昨日公主突然让我给你哥哥送伤药,将药瓶丢给我就走了,我也是吓了一跳。”
“公主真的……”谢芷涵瞠目,眨着眼睛问苏媛。
苏媛颔首。
谢芷涵就没接话,沉默着不知在想什么。
“不过她和萧家世子有婚约,是先皇赐的。”苏媛提醒道。
谢芷涵点头,“我知道这个,但是从文昭侯府没落开始,大家都没把这纸婚约放在心上。只是现在萧家出了位善战的世子,连着两场战事颇得皇上倚重,又有恭王爷在圣上面前出谋划策。”
她突然就说到了这个层次,苏媛侧目,发现对方毫无隐瞒之态,仍是侃侃说着:“如果公主真的喜欢哥哥,这可怎么办?皇上应该不会让我们家娶公主的。”
谢芷涵纳闷着抬头,见苏媛正望着自己,笑道:“姐姐怎么这般看着我?”
“为何皇上不会让你哥哥娶公主?”
谢芷涵理所当然的回道:“公主是太后娘娘的女儿啊,我们谢家若想要长久站在君王身边,怎可能取丹蕙公主?若是旁的公主,倒也罢了。”
宫中倒是还有几位新皇留下的长公主,不过苏媛进宫这么久,仅在大宴上远远见过,平时并不见嘉隆帝对那些姊妹如何关照。她以为,元翊对丹蕙固然存着私心,可也是有真的感情在的。
“丹蕙公主和萧世子的婚约,姐姐是听皇上说的吗?”
苏媛颔首。
谢芷涵叹道,“这就是了。”
“怎么?”
“我也说不太上来,不过长公主正值芳龄,回京本就有觅驸马之意。不仅是太后会这般打算,皇上也是有深意的。”谢芷涵说得不明确,只是愁恼道:“就是怎么会扯到我们谢家呢,这就麻烦了。丹蕙公主性子骄纵,除了在瑞王府,可还没受过委屈,多半是看上谁就要求太后赐婚的。”
苏媛见她满脸都是不情愿兄长娶公主的模样,轻声道:“你何必愁眉苦脸的,你都说了皇上不会让谢家娶公主的,还担心什么?再说,文昭侯府也不同往日,毕竟是先皇赐婚,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取消的。”
“萧家也不可能。”谢芷涵闻言,语气笃定。
苏媛一想,萧家和谢家都是嘉隆帝意欲招揽的世族,且不说他是否会同意丹蕙公主嫁给他中意的青年才俊,就是那两家怕是也不会娶赵太后的女儿。
想起方才丹蕙公主提起谢维锦时满面的笑容,心中微刺。
“今日是皇上让姐姐过来的?”谢芷涵又问。
“嗯,昨晚我将药瓶交给皇上后,他便如此交代了。”苏媛说得还有些不好意思,感觉对不住丹蕙公主。
“媛姐姐,你何时和公主往来了?”谢芷涵面色奇怪,“她那么讨厌林侧妃,怎会将这么要紧的事说与你听?”
昨日对于丹蕙公主的举动,苏媛也是意外的。
“林侧妃是林侧妃,我与林侧妃又没什么干系,她讨厌侧妃,为何要殃及我?”她笑了笑,却立马止住,因为谢芷涵正定定的望着自己,复轻道:“怎么了?”
谢芷涵不语,继续往前走,走得渐渐快了。
苏媛不明所以,只好跟上她。
许久,谢芷涵突然问道:“媛姐姐,你与林侧妃到底是何干系?”
苏媛双眸微滞,然还没等接话,对面人又说道:“我哥哥在给皇上办事,姐姐你是知道的。有些事虽然不是亲力亲为,不过到底瞒不住,前阵子皇上派人去了杭州。”
苏媛的心,骤然一紧。
“媛姐姐,你真的不肯说给我听吗?”谢芷涵的声音很轻,目光却很炙热,像是期盼像是焦灼,“你的事,我真的想知道,我不想哪日你有事,我却连想帮忙都无从着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