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三十六章 无心

 

“胡说,朕怎么会不要你?”元翊喃喃出声,像极了床帏内情动时说的情话,又问她:“阿媛心里可有朕?”
苏媛不假思索的回道:“皇上明知故问,嫔妾心中若没有皇上,还能有谁?”
“是啊,还有谁?”他伸手按上她胸口,本是轻柔重复的语调,但随着掌下力道,话锋凌厉一转:“你的心里,若是藏了别人,朕宁舍你也不会便宜了他人的。”
他几近贴着她耳朵说的这话,语气认真,像是警告。
苏媛的心没由来的一抽,伴着他的力道往前贴去,娇嗔道:“皇上多虑了,还请圣上怜惜。”
烛火熠熠,夜渐绵长。
次日苏媛向皇后请安后便去了丹蕙公主殿里,将元翊的吩咐如实说了,又为难的表示歉意。
“罢了,是我轻率了,怎能让你给他送药。”丹蕙公主面色失落,却也意识到妃嫔与侍卫之间的敏感,没有多言责怪,只是惊呼道:“这么说,皇兄知道了是我给……”顿住了话,双颊泛红,隐含薄恼。
“嗯。”苏媛低声。
丹蕙公主就踱步打转,念叨道:“这可怎么办,皇帝哥哥肯定是想多了,他若是误会了怎么办?我其实就觉得那侍卫是替皇帝哥哥当差才冒犯了瑞王兄,母后罚他罚得冤枉,我就想着给送个药去的,其实我真没什么意思。”
她开始语无伦次。
苏媛没有言破,只是抿了口茶随意道:“其实也不打紧,谢侍卫很得皇上器重的,公主赏个药原也没什么大碍,只不过……”
她可以拖长了音调,丹蕙公主便紧张着神色问,“不过什么?”
苏媛像是犹豫像是矛盾,纠结着才说:“其实你大可直接让宫女送药过去,就算被人知道了也没什么,如今皇上必定多想。”
丹蕙公主脸上烧得厉害,不敢直视对方目光,悠悠道:“皇帝哥哥怎么说的?”
“倒是没说什么,就是昨儿看见萧世子上奏回朝的折子,提了句他与公主的婚约。”苏媛低声,留意着对方表情。
果然,本娇羞的丹蕙公主听了这话,立马激动起来,“什么婚约?那都是幼年戏言,我都许多年没见那什么萧家世子了,难道还要嫁他不成?”
苏媛不疾不徐的添道:“听说是先皇的旨意。”
“我不嫁!”她语气坚决,忽而双眸晶亮,“我这就去找母后,取消那什么劳什子婚约。”她说着就要出去。
苏媛忙起身唤住她,“太后因为瑞王府的事已忧心许久,公主这时候过去,岂不失妥?左右只是皇上随口提及,又不是真要将你马上嫁进文昭侯府,莫急。”
丹蕙觉得她所言在理,便随着对方拉扯坐了回去,“我母后不喜欢萧家,连先前我与韵姐姐、不,是萧婉仪了,多说几句话,她便交代我不要往来过频。”
苏媛只做不知,“这是为何?”
丹蕙欲言又止,摇头敷衍道:“反正是萧家的人,我母后素来不喜欢的。不提这个了,你刚刚说皇帝哥哥很器重谢侍卫的?”
“嗯。”
丹蕙心中对谢维锦很感兴趣,想着多听些与之有关的事,见对方只“嗯”了便没有下文,没忍住追问道:“你以前在谢府住过一阵子,可知他品性如何?”
“公主好奇他品性?”苏媛反问。
“没有,他怎样品性都好。”丹蕙公主低低轻语,又攀上对方胳膊,凑近了道:“你就和我说些他的事就好。”
“谢侍卫正直英勇,很爱护妹妹。”苏媛莞尔道:“公主若是好奇,可去找灵贵嫔,她可是谢侍卫的亲妹妹。”
丹蕙有些心动,却迟疑,“若是让灵贵嫔知道了,他岂不是也晓得了?”
“谢侍卫得公主青睐,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,难道公主不想他知道?”苏媛笑容更深,“说来,涵儿性情与公主差不多,你们应该很聊得来。”
“那我找人去请她过来?”
对于大族之女,丹蕙本并不十分喜欢亲近,尤其是不相熟的,总觉得世家闺秀扭捏,而且女儿家的那份心思,还在能不能被人知道中摇摆。
“涵儿年纪小,心思单纯,你会喜欢她的。”
丹蕙凝目看了她眼,似是在判断对方是真心还是假意,片刻后望向身边人,“红莲,去请灵贵嫔过来,就说本宫和玉婕妤在等她。”
宫女应声而去。
苏媛又吃了口茶,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我听说昨晚皇上有意替瑞王将林侧妃扶正,最后被太后拒绝了。”
“我也不知道皇帝哥哥是怎么想的,不治林氏的罪就罢了,怎的最后还想要加封她?”提起这事,丹蕙就来气,“纵使慈宁宫内落胎和王府失火的事与她无关,但她魅惑我王兄,怎么瞧都不似正经女子,怎么能做亲王嫡妃?”
“瑞王喜爱她。”
“喜爱又如何?我王兄待她千好万好,也没见她记在心上,昨晚更是挑拨离间,趁机怂恿王兄。明知我母后不同意,她还肖想着嫡王妃的身份,简直不自量力。”
这样的话,听在苏媛耳中是不好受的。
“听你的语气,是觉得对她不公了?”丹蕙又问。
苏媛自是不好承认的,模棱两可的回道:“感情的事,谁又说得准。他们若觉得非彼此不可,那其他所有人都反应,也是阻拦不了他们的,不是吗?”
“你是不知道内情,那个林氏没心的。”丹蕙语气气愤,“但凡她对我王兄也有半分感情,我与母后也不会那般阻拦了。”
“什么?”苏媛诧然。
丹蕙公主表情有些难看,“其实说与你听也不要紧,时间长了都能看出来的,林氏待我王兄不甚上心,稍微给个柔情好语,我王兄就可以为她同母后起争执。”
苏媛听了,想起昨晚元翊的问话,心情微落。其实,长姐与瑞王的相处模式,她能推出一二,毕竟那是赵太后的儿子,长姐怎么可能喜欢他?
只是没有想过,长姐竟然连掩饰都没有,任谁见了都能发现她对瑞王无情。想起那位残暴名声在外的亲王,苏媛心中亦是迷惘,他知道长姐心中在想什么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