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三十五章 位置

 

初夏的夜已有些闷热了,殿内却春意融融,锦榻上被翻红浪,屋内娇吟不息。
早已布好了热汤,却迟迟没听见里面喊人。李云贵亲自带着徒弟在外候侍,脸上不显山水,看不出在想什么。
刘明喊了声“师傅”就嘀咕:“皇上今日歇得早了些。”
话刚出口,就被李云贵瞪了道:“瞎议论些什么,玉婕妤在这儿,自然不比往日。”
“师傅说的是,徒儿就随便一说。”刘明笑呵呵着打哈,“还是师傅眼光独到,这位玉婕妤得尽皇上圣心。”
李云贵没接话,纹丝不动的站着。
刘明觑了眼师傅,也不出声了。
殿内云歇雨止,苏媛整个人还有些晕眩,柔顺的枕在他的臂弯内,任由身上那手轻轻抚着自己,缓缓闭上眼。过了片刻,不由想起那日侍寝他什么话都没说就送自己回了永安宫,有些摸不透身边人此时心中又在作何想法。
元翊身心舒畅,搂着她意味不明的开口:“瑞王果真痴情,为了保林氏,竟愿意交出护都营。”
苏媛浑身一僵,她怎么都没想到,瑞亲王居然会把守卫京城的护都营交出来,怪不得嘉隆帝那么容易就放他们出宫。
如此,元竣虽然还是亲王,但没有护都营在手,到底大不如前。
“恭喜皇上,如今禁军与护都营都握在皇上手中,您想要动左相府,再无后顾之忧了。”苏媛娇声道。
元翊却摇头,“哪有这么容易?张英前次还来禀朕,说姜孝泉私下鼓动秦氏旧部投诚太后,你当禁军真在朕手中了?”他声音似喜似忧,“瑞王主持护都营五年多,护都营也不是好接的。”
苏媛揣测着,小声道:“是否太后那里,不开心了?”
“朕罢了她亲儿子的实权,太后怎会开心?”元翊低低瞥了眼身边女子,口吻轻嘲,“朕与太后,怕是不能再母慈子孝了。”
这语气,苏媛一颤,怎听出了几分恨意?
不由抬眸去看他,方才还柔情缱绻的男子此刻目色狠绝,搁在她身上的大手亦微微用力,紧着坐起身,拿过旁边的衣袍披在身上,也不系带子,就这样坦胸披着唤李云贵送热汤进来,就要去沐浴。
苏媛心惊,不知自己说错了哪里,又恐他再把自己送回去,忙穿了中衣跟着下床,主动道:“嫔妾服侍皇上沐浴吧。”
她是矛盾的,心中不喜元翊亲近,却又期待享受着他的宠爱。苏媛知道,若是失了宠,她进宫就再无作为可言,她不能失了元翊的喜爱,纵使只是男女之欢的喜爱。
她的语气有些急,元翊止了止步,最后道:“过来吧。”
他入了浴池,苏媛就跪在他身后替他捏肩,见他只凝眉不语,神态间更是小心翼翼。
元翊皱着眉,身子泡了热汤许久,闭目养神。顷刻,他开口:“方才朕还是头回见你话中带了几分焦虑,怕朕离开?”
“是。”苏媛如实道。
他便拉住她的左手腕,苏媛一时不知该怎么,婉转间索性右手往下,抚上他的胸膛,脖颈前倾,柔媚道:“嫔妾怕皇上不喜爱我了。”
元翊没有阻拦她,任由她撩拨着自己,眉头舒展,显然对她的撒娇很受用,弯唇笑道:“你倒是难得在意朕的。”
苏媛侧头亲了亲他面颊,“嫔妾向来在意皇上,上回嫔妾都不知哪里做的不妥了,惹皇上将嫔妾赶了回去。”她娇娇柔柔的语调,似乎十分委屈。
“你这是恃宠而骄,朕以往召妃嫔服侍,素来鲜少留夜的。”他呵呵笑了。
苏媛大着胆子回道:“那是旁人,臣妾从前都是留在这儿的。”
“你说,若瑞王知道他侧妃故意欺骗他,可会后悔?”嘉隆帝突然开口,“朕以往与那位侧妃接触不多,今日听她回话,倒是觉得朕的那位皇弟错付了深情。”
“皇上此言,何意?”
“林侧妃以琴姬身份入的瑞王府,有今朝地位都是瑞王替她争取的,她却丝毫没有感恩知足之心。她以前进宫,常顶撞太后,使瑞王左右为难。后来太后与瑞王深谈,这情况渐渐好了,却又与丹蕙、贵妃结怨,让太后左右为难。”
“这不是很好吗?”苏媛分析道:“若没有她,瑞王总盯着营中庶事,皇上才不好着手,不是吗?”
“朕刚刚有意将林氏扶正,瑞王欣喜不已,却遭太后阻拦。侧妃闻状,上前问太后为何阻拦,太后道家世身份之理,侧妃只称瑞王不在意,见太后坚持,被气得当场晕在瑞王怀中,倒也好笑。”元翊语调轻缓,突然看了眼苏媛,再道:“林妃是装的。”
长姐演技如此不堪吗?苏媛哑然。
“有了她,赵家和瑞王府结亲不了,倒是省了朕许多事。”
苏媛颔首,正要说话,突然一个力道将她拉下了水池,她“呀”了声勉强站直,已浑身湿透,怒目瞪向对面男子。
元翊微微一笑,好看的丹凤眼上挑,突然以额相抵,“是不是觉得朕近来对你忽冷忽热的,心里委屈?”
苏媛观他心情善,哼了声回:“嫔妾不敢。”
“明显是有怨气,既然委屈,为何不问朕,不担心朕真的冷落了你吗?”
苏媛瓮声道:“我不敢。”侧过身不去看他,又怯怯道:“如果皇上真有此意,岂不更加怪罪我无理纠缠了?”
“朕是在想,将你放在什么位置才最合适。”他突然无比认真的说道。
什么位置?
苏媛突然意识过来,当初自己出现在嘉隆帝眼前时,是他前一个宠妃韩婕妤刚被害死之时,他需要一个新人替他分去瑾贵妃精力及后宫注意。
当时元翊想要个有点小聪明、貌美、家世又不是很高的女子,那样若是出了差错也可以说舍就舍,不会有前朝纷争,这就是他在自己和涵儿之间选择抬高自己的原因。
可现在,贤妃不在了,秦妃也去了,瑾贵妃已断了左膀右臂。这后宫都在皇后掌控下,皇后是他信任的妻子,而以他现在的步伐,对付赵氏的计划中似乎用不到自己了。
苏媛心慌,本红润的容颊一点点褪去颜色,颤着音启唇问:“皇上,难道是不想要嫔妾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