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三十四章 直率

 

萧韵妆容精致,姣好的容色上隐约显着几分隐忍的薄怒,控诉般的目光,叫苏媛好生费解。她笑了说道:“护都营负责京城守卫,是替皇上安定百姓的,而不是搅乱民生。我叔父谨遵皇上圣谕,谈不上什么厉害风头,我更不知萧婉仪口中所说的得意是什么道理?”
“你不必说的这么冠冕堂皇,皇上整顿护都营,陈翼长功不可没,而你叔父往日惟陈翼长之命是从,如今可不是得了好?”萧韵语气嘲讽,面色轻蔑。
苏媛摇头,语气渐沉,“萧婉仪这话错了!我已说过,我叔父遵君之令,行臣之职,做的是本分,你怎可说他遵的是陈翼长之命?萧婉仪难道觉得,这护都营不是皇上的?”
“你胡说什么?我哪里是这个意思!”萧韵恼羞成怒,她是心情不好,午后她去找丹蕙公主劝说时受了冷言冷语,转念又听闻公主和苏媛要好,还一起在御花园赏花,心中甚不是滋味。
“那萧婉仪的意思可要说说清楚,否则我误会了不要紧,让皇上误会就不好了。”苏媛语调轻柔,轻描淡写的目光扫过去。
萧韵矜骄惯了,被这样的眼神扫视,往前两步反笑道:“玉婕妤,你如今位分比我高,但也莫要太得意了。我是先皇御封的平阳郡主,我们萧家百年勋贵,可不是寻常的小门小户可比的。”
“萧婉仪的家世,我早有耳闻。”苏媛不惧的迎面对视,替她说道:“你的哥哥是征战在外的萧世子,皇上近来颇为倚重,族中父亲和叔父都有治国之才,你出身侯爵之府,身份尊贵。我纵使得了皇上宠爱,可得宠不了一世,若是现在我对你稍有不敬,往后自不会再有舒坦日子过,对吗?”
这是萧韵的潜台词,被她大大方方说出来,有些拿不准对方何意。可对方细数是真,萧韵胸有底气,抬眸睨道: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“只是,这又如何呢?往后如何谁都不可说,不过目前,我的位分是皇上钦许的,不是吗?”
你的背景再花团锦绣,可又如何?后宫讲是位分,婕妤在婉仪之上,这不就够了。
萧韵被她这样看得竟有些接不上话来,干干的回道: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“婉仪又犯糊涂了,我从未与你比较,更没主动打搅过你,倒是你三番两次前来……”苏媛话语微顿,笑容明媚,“倒不知是我哪里得罪了婉仪?”
你得宠,就是对后宫其他妃嫔最大的得罪!萧韵心中如是想着,开口却警告道:“盛极必衰,玉婕妤莫不是觉得你这样霸着皇上,其他人还能念你的好。”
“原来是这个。”苏媛低喃,像是恍然才意识到原因,真诚道:“既如此,萧婉仪该劝的是皇上。皇上若是不想见我,我又如何能在这里?以此推及,若是方才我推说累了不见婉仪,你这会子要么同其他人一样侯在殿外,要么就是回毓秀宫了,对吗?”
“你!”萧韵怒道:“你不要太嚣张了。”
苏媛捧茶而饮。
苏媛怒容满面,顷刻突然轻了声又问:“萧婉仪总侍奉在皇上身边,该听说我兄长快回京了吧?”
苏媛颔首,“膳前皇上还与我提起呢,说萧世子上了折子奏请回京,恭喜萧婉仪了。”
萧韵见她仍是不知厉害的模样,丝毫不对自己产生惧意,心中很是难受,总想着看她卑微在自己眼前。
“萧婉仪如此看着我是为何?我是皇上的妃嫔,皇上不发话,纵然萧世子军功赫赫,难道还能冲到后宫来为难我一女子?”
对于萧韵,苏媛是不怕的。几番下来,对方不过是个喜欢逞口舌之人罢了,好胜心强,却没什么阴狠歹心。
萧韵突然上前,在她对面坐下,径自言道:“我在这等长公主。”
苏媛没再说话。
正殿里毫无动静,等到梅芯回来,苏媛听着外面动静道:“婉仪可以去找公主了。”
萧韵知道过不了多久嘉隆帝就会来这里,本是想借着苏媛留下面见圣颜,可是终究拉不下来脸,心中既羡慕苏媛的得宠,又憎恶接近她,听她开口,板着脸站起来往外。
苏媛看着她的背影沉默。
旁边桐若开口:“小主太忍气吞声了,萧婉仪这样欺您,方才就该早些请她离开的。”
苏媛眨眼,苦笑了自语道:“她性情直率,有什么想法都写在了脸上,这点怕是连涵儿都不及她。”
谢芷涵年纪虽小,但谢家蛰伏在王家、赵家之下这么多年,说到底隐忍和心计都不简单。涵儿作为谢家小姐,表面天真无邪,心中却对朝堂、后宫局势了如指掌,自然不是真的直率。
苏媛愿意搭理萧韵,除了那不可说的理由,未必没有羡慕的因素。
桐若不解,“小主怎的还欣赏起了萧婉仪?她可从没给过您好脸色瞧,句句不离侯府和萧世子,这是拿家世压您呢。”
“欣赏不是喜爱。”苏媛收回眼神,望向梅芯,淡淡道:“不提萧氏了,皇上怎么处置的林侧妃?”
梅芯虚虚的答话:“回小主,消息没传出来,奴婢只见瑞亲王抱着林侧妃回王府去了,瑾贵妃和明瑶郡主陪太后回慈宁宫。”
苏媛身子危正,“就这样?”
梅芯颔首,“殿里的情形,是传不出来的,不过看着倒是没出什么事儿,皇上似乎宽容了瑞王爷。”
苏媛不信,只是梅芯终归只是个侯在外边的宫女,知晓不了内情。她心中替长姐开心,只要她没事就好。
待嘉隆帝回来,苏媛起先没有主动提及,倒是他好奇道:“先前不是挺好奇朕要怎么处置的吗,现在朕回来了,怎么不问?”他站着任由苏媛服侍宽衣,面上笑意点点,显得心情极好。
苏媛就顺话接道:“好奇着呢,正打算求皇上告知解惑,梅芯去打听了可什么都不知道,只说安静得很。”
“打听事儿都打听到朕殿门口了,还如此理直气壮的,你倒是胆量不小。”元翊笑意不减,虽故作怒意,眼神却很温柔。
苏媛就知道他没生气,如此哼了嗔道:“这么大的事,大家都等着看皇上要如何处置,臣妾派人过去,实则是好奇皇上何时回来罢了。”
“哦?这么说,媛媛是盼着见朕才那么做的?”元翊懒过她的腰,见她千娇百媚的靠着自己,身子发热,挥手就屏退了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