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三十三章 婚约

 

很早之前,苏媛就知道嘉隆帝的丹凤眼生得与常人不同,显着凌厉,处处透出帝王之威,纵然是刻意含笑的打量探究,也不会显出轻浮魅惑。
被他这样的目光凝视着,心绪很轻易就被带动,苏媛心中微惊,启唇道:“皇上,怎么了?”
“丹蕙公主方才的说辞,是你教的?”
他问的直白,苏媛应得坦然,欠身回话:“是,嫔妾先前在御花园里遇见了长公主,她似有出宫去瑞王府之意。”
“那你可知,朕要的是什么?”元翊手指敲在御案上,好整以暇的模样,却给人无比压迫之感。
“皇上觉得,丹蕙公主到了瑞亲王府,是能杀了林侧妃,还是能被瑞王爷给杀了?”苏媛不答反问,迎视其目光,继续道:“若只是小吵小闹,嫔妾觉得瑞亲王与丹蕙公主之间的矛盾嫌隙已经够深了。”
“你觉得?”元翊微微一笑,站起身来,盯着她道:“是不是朕这些日子待你太宽厚了,玉婕妤便觉得可以自作主张了?”
“嫔妾不敢。”苏媛屈膝跪下,整颗心提了起来。
元翊看了她会,又问:“玉婕妤如此有主见,那你说说,这件事如何收场才最好?”
“皇上想要的,不过是禁军的实权,以及左相府内乱,瑞王的低头。”苏媛徐徐道:“可是依嫔妾所见闻,左相府并非普通门第,不是用一个林侧妃就能离间瓦解了的。想必皇上也听说了,明瑶郡主清醒后就澄清了瑞王府之事,替瑞王爷做了声名,可见赵家是不会追究的。”
“赵氏齐心,确实不好动。”
元翊叹气,想到瑞王那般轻率惊扰百姓,左相府的人却暗中出资安抚,纵然闹出了人命,可是左相已经觉得那事蹊跷,正在替瑞王开脱罪名。
这招想他们自相残杀的计谋,看似动静很大,却成效颇微。
“如今还有个林侧妃可牵动瑞王心绪,只要她还在,以侧妃与赵家的矛盾,明瑶郡主想入王府是不可能的事。皇上,您难道真的要治了林侧妃,替太后娘娘与赵相解除忧患?”她跪的恭恭敬敬。
元翊弯身执起她的手,“你说得对,林妃有大用。”
苏媛松了口气。
他将她碎发拢至脑后,温柔的语气:“还是朕的玉婕妤思虑周全。”声音渐柔,“朝堂之事,你如此洞悉,可见平时伴驾时果然是尽心尽力,忧君之忧。”
苏媛表情僵硬,刚喊了声“皇上”,又听对方说道:“太后偏疼瑞王,这件事丹蕙受了委屈,朕方才见你们俩眉来眼去,竟是有交情?”
“嫔妾也是凑巧碰见公主,她心情烦忧,遂与嫔妾说了几句。”苏媛想到一事,态度恭敬的又道:“对了,嫔妾还有事要禀报给皇上。”
元翊看着她。
苏媛就将瓷瓶递过去,笑着道:“这是丹蕙公主托嫔妾交给谢侍卫的伤药。”
元翊接过,坐回去拿在手中把玩。
“听灵贵嫔讲,长公主先前在宫外曾遇见过谢侍卫,发生了点争执。嫔妾听说那日太后下令杖责谢侍卫,也是公主出面制止的。”
她话中又话,元翊是聪明人,自然听得明白,面色如常的点头,“这件事,朕知晓。”
他将药瓶搁在旁边,吩咐道:“明日你去找她,就说这药瓶不慎落在朕这儿了,何况维锦已回府休养,你见他不便。”
“是。”
“丹蕙正值芳龄,该觅驸马了。”元翊笑容绽放,牵着苏媛的手紧了紧,满意道:“你能把这事告诉朕,很好。”
苏媛本还有犹豫,到底要不要说给嘉隆帝听,此刻却大为放心。这些事,想来谢维锦早就禀报给眼前人了。
她试探道:“皇上打算让谢侍卫尚公主?”
元翊不答反问,“好奇了,是替灵贵嫔打听的?”
“嫔妾入宫前在谢府居住了许久,姨父姨母待我十分好。”
“丹蕙有婚约在身的。”元翊随手拿起手边的折子递过去,见她不敢接,好笑着说道:“朕若是要怪罪你插手这些事,就不会总将你带在身边了。”
苏媛这才伸手打开,折子是在外征战的文昭侯府世子萧远笙写来的,说是战事顺利,将要回朝。
她笑道:“萧世子大胜,恭喜皇上。”
“远笙与丹蕙是先皇定的亲。”
苏媛惊诧,“长公主有婚约在身?那她……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丹蕙公主对谢维锦有意。
“太后不喜这门婚事,总打算着替丹蕙另觅驸马。”
“可这是先皇旨意。”
元翊冷声道:“那又如何?太后与故去的萧淑妃斗了半辈子,怎可能将女儿嫁去侯府?罢了,这件事还早,当务之急还是瑞王府的那些事儿,朕本意让林妃入狱吃些苦头的……”他说着,看向苏媛,显然是被她搅乱了。
“嫔妾是听闻林侧妃身体羸弱,不能受牢狱之灾。”苏媛知道嘉隆帝很重视丹蕙公主,不断施恩,方才那副模样又让公主感动不已,她不相信是真的兄妹之情。听说了婚事,又想到萧家和谢府如今朝上局势,她在心中暗猜嘉隆帝的目的。
“听闻?”嘉隆帝抿唇,“刚见过德妃?”
苏媛抬眸,愕然道:“公主说与皇上听了。”
“倒不是丹蕙说的,不过朕的旨意一下去,芳华宫肯定门庭若市。你素来又和德妃多有往来,自然不会不去。”
苏媛颔首,“是,嫔妾去看过德妃。”
“她和林侧妃是有些交情的。”元翊呢喃,也不等苏媛再接话,唤了李云贵道:“传膳吧。”
晚膳用的很快,苏媛替他布菜,等差不多时才坐下一同吃,只是还没几口就听人道瑞王和林侧妃请来了。
元翊起身匆匆往正殿去。
苏媛跟着站起,却听他道:“你继续,膳毕去寝殿等朕。”
苏媛特别想去见长姐,心中焦急无比,闻得此话不得已只能留下。她心不在焉,便吩咐梅芯去打听消息。
不多会,就听说太后携瑾贵妃与明瑶郡主到了,再没多久,皇后也和丹蕙公主同进去了。
后宫中有好热闹的,正殿进不去,听说苏媛在,遂直接来寻她。
是萧韵。
苏媛想起方才看的奏折,她哥哥萧远笙即将返京,便也客气了几分。见其打听,无奈的语气回道:“我与婉仪一般,也是在外等着消息呢。”
“你陪着皇上这么久,难道不知道皇上要怎么处置?”萧韵语气不佳。
苏媛摇首,“圣意难测。”
“我看是玉婕妤不肯告诉我吧?”
“萧婉仪想多了。”
萧韵哼了声,没好声道:“我听闻护都营中许多副将参将都受了罪被革职,玉婕妤的叔父倒是厉害,不但置身事外还能出尽风头,想必玉婕妤心中得意得紧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