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三十二章 问话

 

苏媛见他摇头,心中就是“咯噔”一下,又见贺玲面色不善,思量着遂起身告辞。
贺玲微露意外,像是不相信她这么快就走,只是瞥见那旁的男子,终究没有开口,唤了琉璃送她出殿。
到了芳华宫外,琉璃压低了嗓音道:“玉小主,朱太医前来为我们娘娘诊平安脉的事,您别多虑。我家主子视您为妹妹,向来维护小主居多,是不会害您的。”
她是贺玲近身人,当然知道许多事。
苏媛微微笑了,“你不必提醒,我心里都能明白。”她回头望了眼庭院,迟疑道:“我长姐过去,也多亏了娘娘照顾。”
“小主能明白就好。”琉璃安心,欠身恭送。
等走出段路,梅芯方道:“小主,朱太医与德妃娘娘……”
她话尚未说完,就被苏媛打断,“太医医治妃嫔,很寻常的事,莫要将方才所见宣扬。”
梅芯虽然未知殿内情形,可是自家小主与德妃屏退左右,却留了朱太医,明显事有隐情的。
“奴婢知晓的。”此刻听了主子关照,梅芯连忙应允,思虑着试探道:“小主可求了娘娘?”
事实上,苏媛来芳华宫,显然也有替长姐考虑的因素。但是方才贺玲的话说得那么明白,她没有立场去替瑞王府的侧妃在圣上面前求情,亦无理由。
“这件事,她不便出面的。”
“那小主打算如何?”
苏媛长吁了口气,渐行渐前的低道:“不如何,说到底明瑶郡主的事还是我推波助澜了一把。林侧妃罪孽深重,皇上要秉持公道,瑞王要护爱姬,且看着吧。”
梅芯听了,满脸不可思议。
着急紧张了这么久,最后竟是静观其变?
其实不如此,苏媛又能做什么呢?人微言轻,这些事无论是元翊还是元靖的计划,又或者有长姐自己的安排在内,到底已经如此地步。或许,像贺玲那样的态度才是对的。
只是,朱允说长姐身体受不了牢狱之灾,这可怎么办?
苏媛脑中闪过念想,足下速度快了,赶到乾元宫的时候,丹蕙公主果然尚未离去。
李云贵是极得眼色之人,晓得早前他的皇主子交代了玉婕妤过来陪用晚膳,又知里头只是简单的兄妹叙话,没有通禀就直接引了苏媛进去。
尚未踏足,就听少女娇俏的声音入耳:“皇帝哥哥,臣妹知道您疼我,不过那林妃落胎的事本就还没查明白,而王府失火缘由也尚未查清,您这样让刑部去王兄府上捉人,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?”
苏媛闻言心中乍惊,惊动了刑部吗?
已经去了?
她顿足在门口,李云贵即冲内通传:“皇上,玉婕妤回来了。”
“让她进来。”
苏媛跟着进殿,请安后行了礼就看见丹蕙公主正攀着嘉隆帝胳膊摇晃,撒娇的面色,迎上她视线时微微一笑,道了声“玉婕妤”。
元翊侧眸看了眼身边的皇妹。
苏媛跟着回道,“公主。”
元翊盯着苏媛,连忙招手,“阿媛,快过来,朕这个妹子可是缠人的性子,前两日要朕替她主持公道,今日又让朕别多管闲事了。”语气温厚宠溺,望着丹蕙的目光极其无奈。
苏媛尚未走近,丹蕙公主就嗔道:“臣妹哪里有说皇兄多管闲事,我这还不是替大局着想?皇帝哥哥你为了这事已操劳几日,母后也多番教育臣妹,且看瑞王兄的相护之意,臣妹是怕误会一场,倒是惹得皇帝哥哥与母后情分生疏。”
元翊看着她,满脸真诚的摸了摸她头,关切道:“朕是不想你受了委屈。”
丹蕙眼眶微红,她当然知道皇兄好意。如果自己真的只是不懂事的公主,肯定不会来说这些劝话,自然要眼前人狠狠惩治了林侧妃才好。
偏偏,宫闱里出身的女儿,又有几个不懂尔虞我诈的?丹蕙自幼便知,面前的皇帝哥哥与自己母后、亲哥哥之间的微妙关系,素来两方矛盾,都是皇帝哥哥委曲求全、忍气吞声的。
如此想着,心中愈发感动了,靠着身边人软软道:“丹蕙不想追究了。那林氏虽然讨厌,总仗着王兄宠爱对本公主多有不敬,可是臣妹回头想了想,她如何都不会舍得拿她自己骨肉作饵来给我添堵吧。这件事约莫就是误会,皇帝哥哥也别深究了。”
元翊语气复杂,喊了声“丹蕙”,便沉思皱眉。
“林氏若是入了刑部大牢,瑞王兄非跟着闹去刑部。”
苏媛闻言,也跟在心中打鼓,刑部尚书刘泽,乃是右相陈楷的女婿。如今嘉隆帝正想着办法削弱左相府势力,又多次召见右相,意思不言而喻。若这关键时候,刑部被瑞王府端了……太后与赵相自然对右相党羽不尽公平,说不定还会以什么冒犯亲王罪名换了刘尚书,那对陈家和嘉隆帝是大大不利的。
元翊当然也考虑得到这些,凝眉没有说话。
殿内突然安静下来,丹蕙公主看向苏媛,喊道:“玉婕妤,你说对不对啊?”
苏媛刚进来,本不该参与他们话题,偏偏被点名,迟疑了下上前道:“皇上与公主在讨论林侧妃的事吗?说来这事有皇上定夺,嫔妾是不该多话的。不过皇上让刑部之人去抓侧妃入狱,是治她什么罪呢?”
“污蔑公主,谋害皇室血脉,又纵火王府,条条都是大罪。”
苏媛缓言:“可是嫔妾听公主方才言语,是没有追究林侧妃的,而谋害皇室血脉更是滑稽,这种事就算有怀疑,可终究没有证据的。诚然,纵火王府也只是流言,没有真凭实据。
皇上,林妃到底是瑞王爷府上的侧妃,是入了宗室宗谱的,如果有怀疑,召进宫来问话在情在理,让人捉去刑部大牢未免不妥。”
“难道是朕非要动用刑部?”元翊语气不善。
还不是因为瑞王强行从陈逸轩手中接走林侧妃?他在宫里等了这么久,就是等瑞王主动带林妃入宫。
苏媛心中明白,思量着小心翼翼道:“皇上不如传旨,旨意言明是请林侧妃入宫问话,省得瑞王爷关心则乱,误会了皇上的意思,生出误会,致使皇上与王爷兄弟失和。”
“是啊,皇兄你想替臣妹做主,前提要把事情查清楚嘛,没必要动不动就让刑部的人去。”
“朕下旨,瑞王能将人带进宫里来?”元翊嗤笑一声,不以为然。
丹蕙公主面色尴尬,毕竟太了解那位亲哥哥了,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,最后道:“皇帝哥哥您看这样好不好,臣妹带禁军亲自去传旨?”
元翊想了很久,最后才似勉为其难的应了。
等丹蕙公主拿了手谕出去,苏媛心中一松,正抬眸却撞上了元翊目光,炯炯不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