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三十章 良机

 

丹蕙公主深深看了苏媛几眼,想到对方说要去芳华宫看望德妃,又见其如此疑问,面色微凝道:“我皇帝哥哥和德妃、”出言又止,叹息了道:“你侍奉在御前,想皇帝哥哥这般宠爱你,是该给你提个醒的。”
苏媛见她郑重其事的模样,回头使宫女后退,认真道:“我初入宫闱,除却谢表妹,宫中恐再无人替我着想考虑。公主若能提点一二,必记在心上。”
类似的话,丹蕙公主听过许多回,但此刻却没有厌烦不耐等情绪,也可能是因为早前对方的开解宽慰让她心生好感,便回道:“德妃心中没有我皇帝哥哥,所以你莫要在我皇兄面前提起她。”
苏媛想过许多可能,独没有料到是这原因。
贺玲心中没有嘉隆帝?
在苏媛眼中,贺玲贤惠、温柔,更善解人意,懂得顾全大局,念及旧年两家情分,所以她对自己诸多眷顾,又因明辨是非,亦帮着长姐私下往来,欲翻当年冤案。若许是还有其他心思,便是壮大贺氏家族,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贺家门庭荣耀之上。
进宫这么久,唯一见过她失态,还是哲哥哥去世不久后的那次见面。除此之外,众人眼中的贺昭仪,永远都是得体从容。
苏媛刚留意到,原来贺玲也是有个人感情的。
进了宫,心中没有嘉隆帝这个丈夫,于元翊来说算是奇耻大辱了吧?又想着早前听说玲姐姐亦是盛宠一时的,如此倒是也能理解为何元翊不再踏入芳华宫。
可又是什么样的人,能令她不惜失宠于元翊也要记挂在心?
“我知道了。”
丹蕙公主一时口快。等话出口见身边人出神又有些忐忑,毕竟对苏媛不够了解,忍不住嘱咐道:“玉婕妤,你可不要到处宣扬,更别拿往事去害德妃。我皇帝哥哥虽冷了她这么两年,但仍能让她抚养小公主并加封为妃,可见是还有旧情的。我见你不似爱搬弄是非之人,所以才与你说的。”
她的语气中,透着对贺玲的维护。
苏媛连忙应允,颔首道:“公主请放心,我不会说出去的,今日多谢你与我将这个,否则哪日我不知情冲撞了圣上,岂不大祸?”
“你也不必妄自菲薄,我回宫没多少日子,听说的也不少,举宫上下,你可是最得圣心的了。”丹蕙公主话落,眸色渐深。
“我方进宫,终归有许多不懂的,都是皇后眷顾。”苏媛不动声色道。
丹蕙公主也听说过她当初承宠前的事,知道是陈皇后提拔的新人,也没再多说什么,“那你去找德妃吧,我去趟乾元宫。”
苏媛微微福了福身,正要转身,突然又听她喊道:“等一下。”
闻言,不明所以的回眸。
丹蕙公主突然上前道:“玉婕妤刚刚说,你与长春宫灵贵嫔是表姐妹,对吗?”
苏媛点头。
丹蕙公主微微咬了咬唇,又问:“那我皇兄身前的侍卫,是你表哥?”
苏媛微愣,片刻才意识到她说的是谢维锦,忙又点头,眨眼看着对方。
丹蕙公主突然几步蹭回来,也不知从哪掏出个瓷瓶塞到苏媛手心里,“听说他受了伤,你若方便替我将这个给他。”话落又恐对方多想似的,“只是瓶药,拜托了!”
苏媛还没回话,那人就跑掉了,留她僵愣在原地。
梅芯已是上前,“小主,丹蕙公主这是什么意思?”她面色很是难看,“就算您和谢侍卫是表兄妹,可这宫里私相授受是大罪。何况,公主有意的话,可以去找灵贵嫔才对啊。”
苏媛将药瓶收下,心中亦是纳闷,这和涵儿同自己讲的不同。她是知道丹蕙公主和谢维锦在宫外有过节的,但这赠药……
“我确实不适合私下去看谢表哥。”
“公主这事怎能推到小主您身上,不如奴婢去还给公主?”
苏媛摇头,“你去,被人撞见了,不还是一样吗?”看向身边人,她笑了笑:“我来处理吧,先去看看玲姐姐。”
芳华宫位置偏,不过从御花园过去也不算远,等到了门口,正瞧见祁莲带着侍女出来,瞧见她面露笑意,忙迎了过来。
“玉婕妤来了,是来探望德妃的吗?”祁莲热络道。
苏媛默认,“比我想象中清静许多,还以为会有许多人在这儿呢。”
“方才是来了许多,不过你知道的,德妃喜静,推说小公主要休息,收了礼就让人都回去了。”
苏媛看着她身后抱琴的宫女,随口道:“你这是要去哪?”
“司樂坊在编排太后大寿的舞曲,我去抚琴。”
“这事怎要你亲自去?”苏媛不解。
祁莲表情淡然,丝毫没有被轻视的不满,“太后寿宴的事每年都是瑾贵妃筹办的,前阵子明瑶郡主入宫,帮着贵妃一起,偶然间听了我的曲子说好,就向太后举荐了。”
她说着微微含笑,“其实也是好事,能在太后面前侍奉,是个良机。”
苏媛看着她神色莫辨,若眼前人只是个妃嫔,自然不会有什么不妥,自己也不会碍着对方。可是,祁莲是长姐的人,这就不得不关注了。
苏媛拉了她胳膊走到旁边,仔细又问:“你在想什么?”
“真的只是弹曲儿,我不过是个末位答应,能做什么?玉婕妤不要多想。”祁莲面色如常道。
“真的只是弹曲儿?”
“真的!”祁莲语气沉重,想了想若似承诺般添道:“侧妃如今已是处境堪忧,我不会多事的。我只是觉得,自进宫起一直是个无所作为的答应,许多时候甚至连你们的消息都不能及时得知,想帮忙也无从尽力,委实愧对侧妃恩情,因而不愿错过今次机会。”
她说完,挥手领着侍女离去。
苏媛进殿看望贺玲,陈设依旧是从前那样,只是殿内嬷嬷宫女多了些,想是皇后拨来照顾小公主的。
贺玲正坐着绣花儿,看见她时略有惊讶,不过很快就掩去了,“你也是来恭贺我的吗?”不冷不淡的语气,丝毫没有封妃的喜悦。
苏媛正要接话,琉璃突然进内道:“娘娘,朱太医到了。”
贺玲搁下绣架,连忙抬眸,正望朱红色的雕花殿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