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二十九章 调和

 

说是陪她聊天,但苏媛更多的是在听丹蕙公主说话。
丹蕙公主委屈极了,诉说当年瑞王误会她逼得林氏投河,兄妹嫌隙越来越大,最后不得已跑去金陵别宫;又说年前她身体本已大好想回京过年,可听说林侧妃身体不好,又有瑞王暗责她当年之过的书信才没有回来。
总之,她与长姐结怨已久。
苏媛知道长姐心思,或许就是存了意思想离间瑞王与亲人之间的关系。可是站在她的立场,明知长姐过分却责怪不了她,听着听着竟反而有些同情丹蕙公主。
她抿了口茶,不想说话,为自己荒唐的同情而摇头。
有纤手在她眼前晃。
苏媛聚眸,望着她不解道:“怎么了?”
“你果然没在听我说话。”丹蕙公主面色失落,“就知道你觉得无趣,萧婉仪这几天说话也是尽不如我意,她总是跟我分析道理,还附和着母后她们让我息怒。”
“公主与萧婉仪,不是极好的交情吗?”
“从前是要好,现在她做了皇帝哥哥的妃嫔,就不同了。”丹蕙公主聪慧,苦笑道:“原先我刚回来那阵子,她待我特别热情,日日往我宫里跑,可我如今想明白了,她不过是借着过去情分来博得皇帝哥哥青睐,说到底也不过是利用我。”
“毕竟您和太后是母女,为着外人而生分没有必要。”
“怎么,你也要劝我吗?”丹蕙公主语气激动,蹭的从石凳上立了起来,“那林氏算外人吗?你是没瞧见我王兄那痴迷的模样。”
苏媛怎会没有瞧见?
“那日慈宁宫外,瑞王进宫接林侧妃遇见公主,我瞧见了。”苏媛轻说道,“这些事儿,我是没有评论的,对瑞王府的事也不甚了解,只是私下听见皇上心疼公主,想替你做主又有心无力,便想着公主过于执念也是颇没意思。”
这说话却是新奇了。
“你说,皇帝哥哥私下里提起我?”
苏媛颔首,对上目光晶亮的公主,应道:“是啊,皇上说许久没见你,却让公主刚回京就受委屈,他这个皇帝当的窝囊,连替妹妹出头都做不到。”
她顺口捏来,叹息道:“我陪在皇上身边,见之也是着急。皇上势要让瑞王府给公主个交代,偏偏太后袒护着瑞王爷,甚是为难。”
丹蕙公主面色感动,“皇帝哥哥竟这样疼我。”
“你是皇上的妹妹,他自然心疼你的。”苏媛故意道,“皇上也是非常不能理解瑞王心思,姬妾能有许多,公主这位妹妹却只有一位,怎么就非袒护了那位林氏。”
赵太后虽然疼爱女儿,但心里毕竟是重男轻女,对元竣寄予厚望,对小女儿难免疏忽懈怠。元翊从小养在她宫里,和丹蕙本就胜似亲兄妹,丹蕙甚至对元翊比元竣感情要深得多。
听了这番话,她看向苏媛的眼中渐渐带了好感,语气更友善许多,“多谢婕妤告诉我这些,皇帝哥哥这样难做,我就不去瑞王府添乱了,毕竟我也不可能真动的了林氏。”
苏媛想了想,没忍住道:“敢问公主,您打算如何处置林侧妃?”
“皇帝哥哥都拿她没办法,我又哪里处置得了?不过秦妃身边的宫女之前遭受拷打时,说了件事,道宫内传林妃摔倒污蔑我的事,是秦妃故意放出来的。我母后听后,觉得冤枉了林氏,方才还和我说是误会一场呢!”
苏媛趁机道:“秦妃唯恐宫闱不乱,故意挑事,公主也要慎重。”
“那宫女这样说,那日林氏在我面前摔跤的事又成了迷,或许还真有人以为是本公主故意。”
“怎会,公主心地仁善,定不会做那样的事。”
“当然,再怎样我也不可能害了王兄的孩儿!”
苏媛心思微转,正色道:“或许真是误会,林侧妃摔跤只是没站稳,秦妃先前的话太过无稽之谈了。公主且想,林侧妃纵然骄纵,但掉的孩子亦是她腹中胎儿,瑞王爷又那般疼爱她,她怎么可能以孩儿性命故意来诬陷公主?”
“你说的倒是也有理。”
“可不是,指不定林侧妃那般咬定是公主所害,也是受人挑唆。”
丹蕙公主越想越有理,可转念马上意识过来,双眸炯炯的望着对面人,“你在替林氏说话?”
“我不过是如实分析。”
丹蕙公主大致也觉得眼前人没有替林侧妃说好话的必要,细细捉摸着就相信了她,“林氏痛失孩儿,若有人挑唆,还真有可能怪罪到我身上。只是这件事越闹越大,就算我不追究,琼姐姐那呢?”
苏媛佯作不知,反问道:“明瑶郡主怎么了?”
“你明知故问!”
苏媛摇头,徐徐答道:“我方从郡主那过来,她说瑞王不曾羞辱她,又说是自己请命回宫侍奉太后的。”
“怎么可能,她真这么说?”丹蕙难以置信。
苏媛肯定,“自然是真的。”
“你把我思路都搅乱了,让我想想,好好想想。”她站起来在亭中走了几下,突然道:“哎,不去想了,我还是与你同去乾元宫看看皇兄吧!”
苏媛咯噔一下,这怎么突然与自己同行起来了?见其起身,亦跟着站起,为难道:“德妃刚刚封妃,昔日我住在芳华宫受她照顾良多。”
“哦,你要去长春宫啊。”
“那我们一起粗御花园。”
苏媛颔首,听身边人道:“德妃性情是最好的,与世无争,从来不和那些妃嫔争宠,皇帝哥哥以前可喜欢她了。我还记得,当初德妃刚进宫的时候,是俪昭容刚去没多久。”
丹蕙公主,碰了下苏媛又问:“你知道俪昭容吗?”
苏媛点头,“听说过一些,她是沈太傅的孙女。”
“是啊,她是个极好的人。”丹蕙公主面露回忆,片刻又提醒道:“时过境迁,以前的事还是不提了,你也不要在我皇兄面前提这些旧事。”
苏媛自然点头,关于那位俪昭容的往事,她也没有兴趣。倒是对玲姐姐……她启唇轻问:“公主可知道,皇上为何从来不踏入芳华宫?”
闻言,丹蕙公主止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