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廷计之至尊皇妃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二十八章 丹蕙

 

贺昭仪晋为德妃的消息立马传遍了宫闱,苏媛几乎是从明瑶郡主寝殿出来的瞬间就有宫人将这信告诉她了。她在原地略站了站,与桐若道:“备份礼,随我去芳华宫。”
“小主自进宫起,德妃就诸多照拂,如今她封妃,是该前去探贺喜。”桐若“哎”声应了,先快步回永安宫。
她走了,梅芯道:“以前从不见皇上宠幸贺昭仪,突然就封妃了。”
“德妃进宫多年,能做九嫔之首,自然也有皇上厚待的缘故。有些恩宠,不是表面上看得出来的。”
苏媛如此说着,心中却亦很好奇嘉隆帝和玲姐姐之间的关系。进宫这么久,就没见元翊踏入过芳华宫。
“奴婢听闻,德妃刚进宫的时候也是极得皇上宠爱的,后来不知什么事惹恼了皇上才受的冷落。”梅芯是打听过的,继续道:“她经常在慈宁宫侍奉,是除了瑾贵妃,太后最器重的娘娘。”
思及贺家,苏媛暗叹了声,没有言语。等往前走了阵子,她突然道:“景和宫的事都妥当吗,没有留下什么隐患吧?”
“太后亲自发落,景和宫中稍稍得脸的宫人就没留下活口,紫银都不在了,这事应该是无碍。”毕竟是东银出去办的,梅芯知道的不是很详细,只安慰道:“秦妃也没了,方才瑾贵妃和明瑶郡主对小主的态度,奴婢瞧着没有疑心您的。”
想起方才和赵琼说话的场景,苏媛低低道:“这位明瑶郡主可了不得,比瑾贵妃厉害多了。”心中暗自侥幸,还好钟粹宫里的不是赵琼,而是赵环。
“左相府的四千金,听说是左相亲自教养的,奴婢瞧着十分温厚和善。”梅芯语气惊讶,“小主还记得方才她说的话吗,郡主说是她自己不好惹得瑞王爷生气,并非瑞王羞辱她,是在替瑞王辩说呢。”
“所以是真厉害啊。”苏媛目视着前方,“若是寻常女子,怎能有这样的隐忍?”忍常人所不能忍,心中所谋也定不寻常。
换做任何人在经历了被瑞王羞辱、被人下药谋害,都不可能如她那般冷静,自始至终苏媛都没听她抱怨指责一句林侧妃。
苏媛并没有回永安宫的打算,想着桐若回去挑礼再前往芳华宫需要些时辰,便在御花园中坐了坐。这几日宫里出了不少事情,尤其是今日秦妃还被处置了,本莺莺燕燕的御花园都失了热闹,她在这独坐了许久,只碰见了匆匆而行的丹蕙公主。
丹蕙公主是不喜欢苏媛的,苏媛早就知道,只是逢面不打招呼也说不过去,便从亭中出来,上前见了礼。
丹蕙公主脸色并不如何好,干干的道了句“玉婕妤”,又没好气的说道:“婕妤倒是好心情,还有空在这里赏花。”
苏媛似没听出来她话中讽刺,如常回道:“我刚探视了明瑶郡主出来,在这略歇片刻而已。”
“你去见琼姐姐作甚?”丹蕙公主双眸微睁,“你们这些人打着探视的名义,可有几分真心?”
“皇上吩咐我去的。”
听到嘉隆帝,丹蕙公主面色微缓,“既是皇帝哥哥的吩咐,那探视了琼姐姐,怎么不回去复命?”
“正要去呢。”
她这种审问的语气实在不怎么好,苏媛看了看她,好笑道:“公主似乎不太喜欢我,可是我哪里得罪了公主?”
“作甚你会觉得谁都要喜欢你?”丹蕙公主不答反问,“皇帝哥哥宠爱你,我便要接纳你了吗?与她生了张一样妖媚的脸,连性情都一样!”
这个“她”,自然是林侧妃了。
这话越来越恶劣了。
苏媛抿抿唇,盯着她片刻才接道:“是我多问了。”说完想了想再道:“我还有事,先行告辞,不打搅公主了。”
丹蕙公主本是要出宫去瑞王府寻林氏晦气的,她实在咽不下这份委屈,连皇帝哥哥都要替她做主了,偏偏瑞王兄将人护了起来,到现在都不带进宫请罪,她越想越生气,忍不住就摆脱了宫人要出宫。
在这里遇见苏媛,瞧见那张和林氏肖像的脸蛋,不免有了牵连之意。此刻自己还未说话,她就不耐烦的要走,更是不悦,“玉婕妤方才还有空赏花,如今陪本公主说几句话倒是不耐烦了?”
“公主说的哪里话,是我嘴拙怕说错话惹公主不高兴。”
丹蕙公主上前两步,“本公主已经不高兴了。”
苏媛面露无措,问道:“那公主欲如何?”
丹蕙公主也不知道到底要如何,这宫里好像谁都很忙,她悠悠的走进凉亭,坐下了转着石桌上的茶杯道:“林氏诬陷我,又如此羞辱琼姐姐,母后竟然让我稍安勿躁。那明明是我的亲哥哥,可是为了个女人如此对我,那次还对我拔剑,你说他是不是被迷惑过了头?”
苏媛当然不好接话。
她像是无奈,又似是委屈无处诉,也不管身边人是谁,径自喃喃道:“不过就是个姬妾,纳成侧妃已是了不得,竟然为了她连我这个亲妹妹都不理,母后也是偏心的紧!”
“这件事,相信皇上肯定会给公主一个交代。”苏媛回道。
“我知道皇帝哥哥疼我,可毕竟为难了他。我母后强势,她要护王兄,王兄又护着林氏,你且看着,这事儿到最后就要被她们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。”丹蕙公主垂着脑袋,很是不开心。
苏媛揣测了下她刚刚行路时的面色,小心翼翼的问:“公主是打算出宫吗?”
“你看出来了?”她抬眸瞥了眼对方,将茶杯搁正,“如此有失公允,我心里不开心,想出宫当面问问王兄。可是就算到了王府又能怎样呢,王兄哪里舍得责骂他的心上人?”
“其实你也不是得罪我,我不过是见你与林氏有几分相像才这样对你的。这待你不公平,我讨厌林氏,但是你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苏媛没有说话,拿起不久前宫人刚送来的茶水,替她斟了一杯。
丹蕙公主没有拒绝,“你是皇帝哥哥宠爱的人,我不该那样待你。”她说话坦荡,如她刚出现在苏媛面前的那个直率模样,“我本来想出宫去的,想想还是不去自讨没趣了,你陪我在这说说话吧。”